公主的女将军爱人gl_将军在山洞要了公主gl

她眼下,最在乎的事情,仍旧是【元始玉虚宫】。

这一座横亘在无尽深渊的神秘道宫,乃是她一生的执念,若是有生之年,她能知晓这道宫之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就算死也瞑目了。

“是,我明白。我会好好努力。”

杨云帆点了点头,十分认真。

“嗯。”

神凰老祖轻轻回应了一句,而后她似乎有一些疲倦了,慢慢的陷入沉睡当中。

“抱歉了,老祖宗。”

杨云帆看着那一缕梧桐神树下,慢慢陷入寂静的万劫紫凰焱,心中有一些愧疚:“并不是我有私心,故意隐瞒【元凰剑图】的事情。”

“而是这件事,实在是这太凶险了。”

“万一被那一位【御天帝君】发现,这会害了整个紫金山一脉。”

瑶池女帝留下的传承,不单单是凶险,而且涉及到了那一位恐怖的【御天帝君】,杨云帆不敢有丝毫的泄漏。

甚至,他不愿意找黑羽冥凰与空桑仙子,要【天毒玄霜焱】以及【金翅凤凰焱】的演化之法,也是怕自己在修炼【元凰剑图】的事情,不小心被【御天帝君】发现之后,免得牵连到两位老祖宗的身上。

天阶怪汉听到有人劝阻,双目一瞪就要反驳,不过转头看向孙静怡,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道迷茫,却又变得柔和了下来:“玥儿?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天阶怪汉有些奇怪的看着孙静怡,又转头看了看林逸:“你说他是立儿?”

孙静怡虽然不知道天阶怪汉为什么会突然变得不暴躁了。不过总归是好事儿,连忙点了点头道:“是啊,他就是您的徒弟立儿啊……”

“唔……那就对了!”天阶怪汉放开了林逸,公主的女将军爱人gl点了点头:“既然玥儿说你是立儿,那你一定就是立儿了!”

“呼……”林逸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侥幸!孙静怡虽然一头雾水,但是林逸却猜出了个**不离十!天阶怪汉估计是看自己长得不像李福,突然的清醒了一下就发难了,但是又看到了孙静怡。误以为她就是孙落玥孙婆婆,所以又觉得她说的话是真的,又认为自己是立儿了……

多亏孙静怡在这里。不然林逸还真不好解释了。

“不对!你不是立儿,你不是!”天阶怪汉看了看林逸,突然又大叫了一声,但是看了看孙静怡,目光又变得疑惑了:“你是玥儿……这倒是没错……但是你不是立儿……你是玥儿……你是立儿?你不是?你是?你不是……”

唯有杨云帆的这一只仙鹤坐骑,浑身绿油油的不说,脑袋上还有一根呆毛,跟人说话的时候,小眼神一股子猥琐,有点贼头贼脑的感觉。

这猥琐的绿毛仙鹤,跟器宇轩昂,英姿勃发的蜀山剑主在一起,气质十分不搭,是个人都会多看几眼。

对于这样的一对主仆,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认错。

……

“嗡~~~”

杨云帆与青铜仙鹤,大唐公主的世子驸马gl落在在神凰宫之外。

不久之后,神凰宫那一扇古朴的青铜大门,缓缓的从里面打开。

随即,走出来一位身穿火焰神袍,气质高贵,浑身流转着三种凤凰神焱的俊逸青年。

“本尊,幸不辱命。”

火焰分身看到杨云帆本尊,淡淡一笑,然后神识一凝。

刷!

“有点棘手,你说这些人也真是,一个插板插那么多电做什么,这个电又不是万能的,要是起火了咋办?”

朱文平摇了摇头感觉很恼火。

的确也是这样,就算是城里,也有很多人不知道电的正确用法,时不时就来一个超负荷,然后电路起火,要不就是断电。

这一断电,他们也不会找自身原因,还说是电线质量太差,他们只管收钱不管别人死活。

每次去维修住家的,朱文平不仅仅修理电路,还要跟他们科普关于电的知识。

“那你喝口水先,我把这件衣服打完了先。”

林芳这会儿就在踩缝纫机,前段时间,局里给大家发了店棉布,质量很好,她打算给两个孩子做点衣服。公子不猜gl

这夏天的衣服就是节省料子,两个孩子一人一套是没问题的。

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几乎都有缝纫机,缝缝补补都是靠自己。

“你也别搞太久,我和爸说点事去。”

反正家里天天都有事,朱文平磨了一会儿才过去。

白曦一早听说要杀猪,吃过早饭就带小黑过去看热闹。

“姑奶奶来了!”

“姑奶奶,您早啊!”

“姑奶奶,您吃了没?”

“姑奶奶,有两日没见了,您睡的可好?”

“姑奶奶……”

“姑奶……”

白曦从容的点头,从大家让开的路走了进去。

好家伙,六头猪都被绑了手脚,正在在长凳上嗷嗷嗷的叫唤,可等白曦带小黑出现的时候,猪就不敢叫唤了,也没在挣扎。

“姑奶奶,您来啦。”陈大柳正在和李老黑说着怎么弄呢,一看白曦过来,忙走了过来,微微弯腰问好。

“我无聊,过来看看热闹。”白曦背着手,衣服大人的做派,只是她才五岁,这举动做出来,只让人觉得软萌可爱,恨不得抱在怀里稀罕,只是因为她是辈分,让人不敢乱动而已。

“那姑奶奶……”

白曦一看陈大柳这语气,立马想起了她每次开场的程序,可别杀个猪也得要她开一个敲锣开场,多傻啊!

其中还有两位中年男人一身实力超越了洞仙境,深不可测!

这个阵容,足以直接秒杀九辰界的三大家族!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目光全部扫向这数十人。

楚风冷眸注视着那位白衣青年:“你那冒出来的?古代当将军娶公主gl”

“在下天龙界全真宗左宇!”

这青年看着楚风不卑不坑的说道。

“天龙界全真宗!”

这时宁家老爷子听到这六个字,

他的脸色一变,眼中充满震惊之色。

“公子,他们乃是全真宗的人,我们不宜得罪!”

当即宁家老爷子来到楚风身边,轻声说道。

“这个世上就没有我不能得罪的人!”

楚风嚣张至极的冷道。

而他并没有放低说话的音量,

因此他这句极其嚣张的话传遍四周,

在场所有人全部都听到了!

一时间,众人听到楚风这句话,议论纷纷。

“行,你说。”白曦探了探脑袋,不在意的应了一声。

她明明就是个小奶娃,可村里大小事情,就没有不和她商量的,白曦都不知道要说村里人是重视她还是不重视她了。

陈大柳见状,脚步移动了半步,却不是避开,而是佯装不经意的又挡住了一些,说道:“是这样的,咱们村今年一共要杀六头猪,比去年整整多了四头,刚才您没来的时候我带大伙都称过了,娶残疾公主为妻gl每一头都有二百斤出头呢,最少的二百一十五斤六两,最重的有二百三十六斤三两。”

白曦闻言点头,佯装大人的沉思了一下,说道:“不错,大家功劳都不小,应该表扬表扬。”

“开始吧,别磨蹭了,没见大家都等着分肉吗!”

陈大柳也看出白曦懒得弄那开场,现在天气冷,可不得快一些弄,要不然,收拾好都半夜了。

于是他对着大家抬了抬手,在场面安静下来后,点了几个强壮年出来,和李老黑一起杀猪。

可能是感觉到自己即将要没命了,六头猪不约而同的喊叫起来,闹的白曦不由的皱眉。

小黑一看,立马对着六头猪吼了两声,一下子就把它们给震住了。

村民们被小黑秀的这一手怔愣了一下,然后纷纷惊奇的夸起它来。

小黑则是抬头和白曦邀功,主子,你看我乖吧?

白曦看了小黑一眼,虽然没有说话,可眼里分明透露着两个字,出息!

没一会儿,陈大柳眼见李老黑刀子磨好了,为了怕白曦看到血腥的一幕害怕,就忙找她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只见他侧身挡着李老黑走去的第一头猪的方向,认真的同白曦开口:“姑奶奶,有个事儿,我得和您商量一下。”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