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大佬的宠妻_养了一群狼崽子np

“逃逃逃,既然逃出来了,赶紧爆发速度逃!”

林云拉着艾琳,然后将自己的速度催动到极致,幻影迷踪术第二层也暴发。

与此同时,林云还摸出一颗,疗伤的中级丹药服下。

因为林云受伤的缘故,他的速度,自然大打折扣。

“糟了,以我们这速度,三长老很快就会追上来!”林云暗道不妙。

上一次跟袁良斗,袁良没有神识,林云借力逃跑之后,袁良不知道林云往哪儿逃去了。

但是三长老有神识,他能够通过神识,迅速探查到林云二人,然后追击。

“没事,我还有一张底牌!”

艾琳手一摊,一个魔法卷轴,出现在艾琳手中。

“这是一份高级瞬移魔法卷轴,是父亲曾经交给我,作为保命的底牌。”

艾琳一边说,一边准备注入能量激活。

“高级瞬移魔法卷轴么?你还有多少瞬移魔法卷轴?”林云眼前一亮。

林云暗道,这艾琳不愧是族长的女儿啊,竟然还身怀高级魔法卷轴。

少年闻言点点头:“有的。”

夏晚星听了就说:“你们怎么卖?”

少年挠挠头,家里的玉米都是拿来为牛喂猪的,平时也不怎么卖,他也不知道多少钱合适。

夏晚星看他这样就知道他不知道价格,于是就说:“全国玉米价格平均一公斤3块多,要不一根玉米两块钱,怎么样?”

夏晚星说的一公斤价格是脱粒后不含玉米柱的价格,她按照两块钱买一根玉米其实也不能说算贵,还是可以的。

少年听了就说:“姐姐,我也不懂这个,四个大佬的宠妻我去问问我爷爷奶奶。”

“好的!”夏晚星应了声,她也没想要一个少年做主。

少年听她应了之后就让二妹招待好客人,然后自己跑出去喊爷爷奶奶了。

二妹看起来十岁左右,她给夏晚星和宋致臣搬了椅子过来请他们坐,又给他们倒了一杯水。

等待中,宋致臣颇有兴致的问二妹:“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读几年级?”

二妹回答:“我叫马小玲,十岁了,读四年级。”

面对夏树前后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马丹当下心中一寒,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沉默了几秒后,看着夏树的眼睛,再次逞强道:“夏树,你敢威胁我,行!你早晚会后悔你今天所说的话!”

这个夏树!

实在是太讨厌了!

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丢了颜面不说。

还在公共场合吼劳资?!

哼!

这个仇我马丹记下了!

可是,夏树则是一脸的淡然,口中确实冷冷地说道:“马丹,你也老大不小了,表哥劝你三思而后行,做事别冲动,有些事一旦做过了头,就没有挽回的空间了!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这些话,夏树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马丹一个人,独自在人来人往的地下娱乐城抓狂。

“夏树,你可别怪我!这一次是你主动惹我的!宠妻之四个总裁一个妻”

马丹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今天的耻辱给找回来!

没错!

就拿那件事威胁他!

当观众可能遗忘自己这样一个念头浮上赵亚芝心头,加上乔峰说的条件这么宽松,赵亚芝的内心肯定是很容易动摇然后答应下来的.

不是说为了让赵亚芝演女主角,乔峰就不择手段又是吓唬又是怎么的,主要是他知道赵亚芝是想要拍戏的,赵亚芝当初和黄瀚伟离婚的起因是什么,还不就是赵亚芝想要拍戏,而黄瀚伟不喜欢他拍戏,两人之后的种种矛盾,黄瀚伟对赵亚芝的家暴以及两人的离婚都是建立在这个起因上的.

因为拍戏这件事都引起了离婚,可见赵亚芝心中对拍戏这个事业是如何喜欢在乎的.之所以赵亚芝现在没提起复出,不想复出,不过是因为两个孩子的存在,她要照顾两个孩子所以禁锢了她的爱好.

可是,正如乔峰所言,两个孩子都不小了,弟弟小宜都六岁了,足够赵亚芝短时间内放手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即便是不拍戏,每天白天,小光小宜上学的时候赵亚芝还不是一天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吗?每天干得就是上学放学的时候接送一下孩子,然后白天一天就过去了.

去拍戏也不过就是不能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罢了,又或者有夜戏会少一些和孩子相处的时间,但这些也不过就是区区两个月不到而已,很快就拍完了,又能在家陪孩子了.

正要踏出办公室的时候,夏树回头突然问了一句,我的四个凶兽爸爸“老方,叶诗兰有没有具体到洛丘的时间?”

“这个……并没有,差不多就是明后天吧。”

回答夏树的同时,方宏博脸上也是阴晴不定。

要知道,苏家二小姐可并非一般的豪门千金。

得罪了她,只怕公子要吃点苦头了。

主要是当年公子不辞而别,引起的轰动对一个未婚女人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这种精神上的伤害,说严重点,恐怕一辈子都无法释怀。

一晃几年过去了, 苏家二小姐一直在托人打听夏树的下落。

好在前不久,夏树跟自己的家族取得联系后,叶诗兰才有了他的动向。

……

视线回到夏树丈母娘这边。

今天对陈天骄来说是春风得意的一天。

这才三天不到,她就收获了两百万华夏币。

所以,一大早她就睡不着了。

去逛了个早市,买了只土鸡回来。

这……怎么可能呢?

这特么不是开玩笑,又是什么?

马丹听得非常不爽,拉了一下夏树,指示他道:“夏树,他们这些人又看不起你,我可是见识过你的厉害的,你赶紧给他们解释,立刻告诉他们我说的都是事实。”

“算了,说了这帮人也不信,要不这样,你马上给地下皇满战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从小到大,马丹还是头一次被人质疑。

而且,质疑他的都是他那些所谓的朋友。

这谁受得了?大佬们的宠物h

马丹自然是不服气,不立刻证实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这让他以后还怎么跟他们相处?

谁知道!

夏树耸了耸肩,摇头回道:“马丹,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哪儿认识什么满战啊,我倒是认识一个叫螨虫的人,要不要……”

“哈哈哈……”

“露底了吧……”

“我说什么来着……”

一时之间,那几个小年轻哄堂大笑起来,无一人顾忌此刻马丹的感受。

她这话丝毫不避讳,被录音麦收录了下来。

工作人员里有不少人是出生农村,听见华晓雯的话,大家都老不舒服了,什么叫脏兮兮的穷鬼?这个村子其实不是特别贫困的那种村子,民房也在这几年翻新了很多,村子民风也淳朴,怎么到了华晓雯嘴里就是脏兮兮的了?!

导演也皱了皱眉,这个华晓雯也太不像话了,也不知道华家是怎么教孩子的。

就她这一天一夜下来的素材想找出一个好地方都没有,缺点一大堆,播出去还不得被网友喷死!

夏晚星和宋致臣出来后,弟子们都是裙下之臣np两人商量着到老乡家问问,可不可以换一些玉米之类的。

甚至还问问他们想要点什么。

村子里都是大部分都是老人和留守儿童,年轻人都到大城市工作去了,今儿是周末,村子里有小朋友和青少年放学在家。

他们都帮着爷爷奶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就是种花家很多农村的现状。

村里知道有人在村里拍摄节目,但是村长说了不能打扰,他们也就没去凑热闹。

柳书元接过书来,发现是一本,仔细看了看也没啥特殊的,一脸疑惑地还给了白松:“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啊。”

“你看看书最后一页。”白松又递给了柳书元。

“徐纺...白...白松?”柳书元看到了作者名字,愣了一下:“和你重名?”

白松轻轻地摇了摇头。

柳书元愕然,看了看书的简介,翻了翻书,把书再次还给了白松:“说了半天,感情你这是在跟我显摆你写了本书?”

出书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是现在出版的入门难度越来越低,有几千块都能把自己写的东西出版出来,白松参与写了本书,柳书元是觉得挺厉害的,但是也没必要这么装x吧...

“没让你看作者,出版日期是三个月之前。”白松以只有柳书元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这里的图书馆,不是买的旧书,而且定期会采购新书。”

柳书元这才意会到白松想说什么。

之前唐教授卖那些旧书的时候,那些书虽然旧,但是基本上都是没人动过的新书,只是放的时间长罢了。这样的书非常非常便宜,基本上一些公益性质的图书馆都是这种书,价格很低,按斤称。

2021-05-24

2021-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