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骞司空绾_司空绾拓拔骞

那些围观的男人,则是一个个义愤填膺起来。

他们一方面,被哭泣的陈丹激起了保护欲,为陈丹打抱不平。

同时,之前羡慕嫉妒的,现在是加倍的羡慕嫉妒。

他们心中怨恨,为什么被美女表白的不是自己?

如果是自己,自己早就把美女搂进怀,好好安慰了。

怎么舍得让美女流泪?

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这个温绍年,太暴殄天物了!

于是也都纷纷怒骂。

“那小子,你是不是男人?温柔一下你会死啊!”

“看看姑娘哭的,你于心何忍!”

“你不上我上!”

“对,帅哥都不可靠,女士们,找男友就要找我们这些丑的!”

“你算了吧,人家姑娘独身一辈子也看不上你啊……”

局面乱哄哄的几乎要失控。

连我身边的小芬和小芳,也都对温绍年展开了激烈的批判。

于是很好奇问:孩子的奶奶和爸爸为什么不问呢?

当时孩子的奶奶因为朋友邀请去旅游了大概要走一个星期,拓跋骞司空绾家中只剩下倾城与孩子,还有宁辰!孩子的爷爷一直都是在外工作的!

家中只剩下念他们一家三口,宁辰把钱全部拿去赌博了,全部输光到最后还欠了不少钱,到家就要问倾城要钱,倾城当时因为没有工作,孩子奶奶给倾城留了几百块钱,婆婆只留了他们一个星期的伙食费!

宁辰不依不饶非逼着倾城拿出这些钱给他去做赌资!

倾城心中很清楚,这些钱只要给了宁辰,绝对是一去不复返的,很是强硬的说:“宁辰,这些钱不能给你!”

宁辰根本不听,直接的对着倾城就是拳打脚踢,而其对倾城的脚踢的情况下,倾城守着钱强硬说:这是给孩子的生活费,买营养品的,不能给,不能给他,但是一提到孩子的时候,宁辰就将目标锁定在孩子身上!

倾城一看到宁辰目标转换,要打孩子的时候吓了一跳!

于是护住了孩子,宁辰根本不顾这些,对着倾城身上一脚一脚踹了下去,嘴里还不听的咒骂着:“都是孩子的事,害的自己没有自由!”

他在谢氏集团隐藏了好些年,这忽然改变了目标,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谢若巧想了想,说道:“你那边需要很久吗?”

杜晓南说:“尚不清楚。”

谢若巧说:“那我们不如回南江市,你也能上手快一些。”

杜晓南还没应话,李元曼立马道:“回什么南江市呀,司空心拓跋杰结局免费试读巧巧,你这才跟舅妈相认呢,怎么着也得多留一段时间,还有,你慕霖哥哥快结婚了,你至少要呆到他结婚以后再走吧?”

谢若巧一听陈慕霖要结婚了,又是诧异,又是高兴,问道:“慕霖要结婚了?”

李元曼点头:“是呢?”

谢若巧问:“什么时候结婚?”

李元曼说:“原本定的是腊月,但女方临时有事,没能回来,就改到了明年初春,不晚,就二月份。”

谢若巧挑眉:“女方……不是渝州的人?”

李元曼说:“是渝州人,只是目前不在渝州。”

谢若巧哦一声,含笑的目光看向陈慕霖:“恭喜慕霖哥哥,马上就要结婚了,什么时候带嫂子见个面?”

陈家音说:“我暂时还没想好。”

安崎妍说:“那等你想好,我们再来商讨下面的事情。”

陈家音立马道:“已经没时间了,安姐姐放心,我承诺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如果真办不到,到时候安姐姐尽管找我算帐就是,但现在,还是要请安姐姐帮帮忙,在安崎英那里游说几句。”

安崎妍看着她,能清晰地看到她眸底的着急,是了,马上就十月中旬了,距离陈氏企业竞选董事长的时间没有多少天了,司空心拓拨杰她当然着急。

而陈家音着急,安崎妍却不着急,想要拆散杜晓南和谢若巧,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安崎妍不想做恶人,更加不想给杜晓南留一个坏印象,以免他以后厌恶她。

能利用陈家音,倒也是一件十全十美的事情,想要让陈家音尽心尽力帮她,就得先给她点甜头尝尝。

安崎妍想了想,说道:“我回家与崎英说一说。”

陈家音立马道:“谢谢安姐姐!”

她又给安崎妍倒酒,两个人开始愉快地喝着。

现在不是垂头丧气的时候,既然他们要战,那就战!这时候谁先泄了气势谁就输,尽管对方来势汹汹,但《易然少年》也并非没有机会。

《易然少年》每一首歌都属于大众流行音乐,市场接受程度很高,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反观范奕武的专辑类型是偏向嘻哈说唱风格的,最近两年也算火热,但受众还是太少,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风格的。

所以这么一看,我们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没错!”苏易自信地笑道:“那还有什么好怕的?我不够他帅吗?我写的歌比他差吗?我的才华比他弱吗?

无论哪一项,我自认为都不输他,虽说不是稳赢,但我绝对不怕任何人的挑战!”

“好,那我们就出发吧!”

黄茹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带头出了休息间,苏易紧随其后,其他人相互对视一眼后也点头跟上。

这时会议厅里已经集结了不少苏易的粉丝们和各路媒体,不负相思不负卿全诗在苏易刚出现的时候,台下就响起了一片尖叫声。

我笑着摇摇头。

没回应小芬的话。

我哪看过什么情感杂志?

我不过是见识了世界上的丑恶多了一点罢了。

所以对人生看得比较透。

至于爱情,我也见过爱情最虚伪、最狼狈的样子。

所以再搞什么浪漫气息,在我看来,都是些无用的烟雾弹罢了。

对待爱情唯一正确的态度就是,不相信爱情。

那样你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这些话,连我都觉得太黑暗,太消极了。

还不想对小芬和小芳说。

小芬追求文艺,小芳天真无邪。

她们都在处在对白马王子期待的年纪,我于心不忍,不想打破她们的幻想。

……

舞台中间。

陈丹还在哭泣。

温绍年劝说几次,都没有让陈丹平静下来。

于是他选择了转身要离开,把舞台留给陈丹自由发挥。

于是把孙子一装到底,在绘图室主任不满的目光中拿到假条的宁晓东,一离开绘图室,就马不停蹄的骑上自行车朝着二分厂奔去,如今只能看那位试制办主任爱人能不能搞定了,所以宁晓东怎么的也得跑一趟,争取把这关给过了。

……

就在宁晓东绕着永宏厂转圈圈时,9号大楼六楼的组织部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敲响,正在里面给本部门开会的宁志山停下话头,楚夕瑶司空瑾小说冲着门口喊道:“进来。”

很快一位青年拿着一叠文件走进来,冲着宁志山汇报道:“宁部长,总工办的技术干部考察名单出来了。”

“哦,放到我办公桌上吧,等会看。”宁志山说完,便冲着其他人继续道:“这次对年轻干部的考察牵扯咱们厂未来的长远发展,要作为今后工作的重点,好了,散会。”

说完便合上笔记本,长身而起,去自己的办公桌坐下后便翻开刚送过来的文件,开始审阅,从那不是皱起的眉头看,似乎这位两鬓斑白的部长看得十分投入。

可没谁知道此时宁志山心里懊悔的都快骂起娘了。

陈家音看着她,笑着说:“安姐姐打算让安氏企业在背后支持我父亲吗?”

安崎妍淡笑不语。

陈家音挑眉,站起身给她倒了一杯酒。

安崎妍没客气,端起那杯酒喝了两口,这才出声说:“这几年我一直在外地,公司的事情都是安崎英在打理,想要让安氏企业支持你父亲,还得安崎英那边点头同意,我也不确定能不能让安崎英点这个头。”

陈家音笑道:“你跟安崎英是亲兄妹,你的话,安崎英怎么不听呢?安姐姐也不用在这里跟我打官腔,我既通知了你关于杜晓南和谢若巧的事情,那就是打算诚心与你合作的,你放心,你只要能帮我父亲保住董事长职位,我就一定能让你心想事成。”

安崎妍不是小瞧陈家音,而是陈家音所说的心想事成的事情是拆散杜晓南和谢若巧,安崎妍可不认为那是一件比保住陈锐林董事长职位还要容易的事情。

得罪杜晓南的下场,她也有可能承担不起。

安崎妍问:“你如何让我心想事成?”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