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不要了太多_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

但其实这事儿也正常.原时空的刘佳玲可没人为她出头.一个小演员而已,面对拿枪的,她能怎么样,她敢怎么样.不要命了啊.

可现在不一样了,乔峰的出现和表态,让梁超伟和刘佳玲都有一定的信心赌这一把.

每个人在做选择的时候都是一次赌博.手中的底牌则直接关系着买大买小的结果.

乔峰的出现让这个时空的刘佳玲选择了另一种结果.

..................................

乔峰带着保镖陪着刘佳玲,梁超伟一起到了警局重新录口供.

至于为什么现在的口供和之前做的笔录完全不一样也很好说,之前是被吓到了嘛.所以,自己说的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现在想起来了,所以重新录一下很正常.

而就在刘佳玲还在警察局录口供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消息的各方媒体也很快就云集在了警局门口.

但让他们失望的是当事儿刘佳玲还有她的男朋友梁超伟却没有露头.而惊喜的则是他们见到了等候在此的乔峰.

可乔峰却想要刘佳玲继续追究下去,那显然就不是光为了解决目前的事情的.

要不然就光为了利益的话,最好的办法该是让刘佳玲吃了这个哑巴亏,然后再找人把照片要回来,这样才能保证刘佳玲的个人形象和商业价值.

既然不是这样,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乔峰已经对帮派不守规矩的扰乱整个电影市场的环境极其的不满了,此次就是要借机会杀鸡儆猴给那些不守规矩的人看的.

那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小演员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抱住乔峰这个大腿,甘心不甘心的都只能当个给由头的马前卒.

没准还能让乔峰看在给他提供弹药的面子上以后多给点帮助.

“那万一那些人被逼急了把照片散布的哪儿都是,不要了不要了太多我还怎么活?“刘佳玲说出了自己最大的担忧.

虽然乔峰说了后续的事情他会解决,刘佳玲也相信乔峰肯定能挡住对方可能的报复.

可是照片呢?

哪怕现在乔峰出面让对方服软了,可难道还能管住以后吗?

“我怎么知道?我当时被她追杀。哪有空记那么多……”

那金发青年语气十分不好,不过他估计也意识到杨云帆不是个好惹的人,话说到一半,忍住了吐槽的欲望。

他仔细沉吟了一下,想道:“大概在东边三千里的地方吧。我记得那里有一座黑色的通天塔。她拦住我问了几句,我没理她,呵……那位凰女殿下脾气可不怎么好,一言不合就要杀我!”

杨云帆闻言,点了点头道:“她的脾气,却是不怎么好。我替她向你道个歉。多谢你告知我她的消息。”

“你替她向我道歉?”

那金发男子听到这话,愣了老半天……他还是没明白,这算几个意思?

这个星球可是在进行神火传承图的争夺战啊,打生打死的,谁杀了谁都很正常……道歉?这人该不是个疯子吧?

对,这家伙肯定是个疯子!

别人都疯狂的在外面赚取积分,这家伙一个人躲在这地底夹缝之中,不知道搞什么鬼。

不是疯子,也是脑子不怎么正常的。

“噢,这可真巧。”楚念禾伸手,看着赵思颖死死握着她的手,虽然心里满是嫌弃,赵家就是暴发户家里,能进沈家多少是托了关系的。

“女神,你跟楚安歌真的是一个妈生的吗?好大 会把人家弄坏的为什么看着天壤之别,她那么土,你却这么精致。”

赵思颖凑过去,说话也是无脑直白,可这样正好中了楚念禾的心。

楚念禾的脸色微微沉了:“思颖啊,这话你可千万别在安歌面前说,她才刚回楚家多少拘谨的。”

“她那么对你,你还帮她说话啊,他们都说她故意把你推倒。”

赵思颖迫不及待地献殷勤了。

楚念禾叹了口气:“唉,妈怕她习惯不了我们的生活,让我忍让着些,安歌是从乡下回来的,有些坏习惯也很正常,思颖啊,你跟她一个班的,往后还要请你多多包容呢。”

赵思颖叹了口气,没想到女神居然心地这么好,她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

“今晚她也要来吗?”

“嗯,她是楚家的小姐,沈家跟楚家关系从来都很好地。”

王恬蕊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彻底放弃对安歌的约束。

“总之以后我们不会再管你吃什么用什么,但是明天的晚宴,你务必穿上之前刷卡买的衣服,就当妈求你了。”

王恬蕊低声下气,移开视线,不去看那手机。

怕把自己气坏。

安歌白皙的手落在屏幕上,顿了一下,收到肖瑾的短信,她头也不抬地说道。

“前面路口停一下。”

王恬蕊被这种无效的沟通弄得很狂躁,男朋友那里太大吃不下声音也不由得加重:“叫你停车啊,听不到吗?”

“妈妈。”楚念禾摇摇头,一副嫌隙的模样,等着安歌下了车之后,才说道,“我们要多包容姐姐,毕竟她才回来,不是吗?”

王恬蕊受不住这样的委屈,眼里的泪水不由自主地落下来。

她前半生到底造了什么孽,上天要安排一个这样的女儿来折磨她。

“你没事吧,南星说你也摔倒了?”

“我没事的,妈妈。”楚念禾乖巧的很,像个瓷娃娃一样坐着,“姐姐也是无心的,不过我看今天沈家三爷那反应,似乎认识姐姐?”

看上去简单而又有些空荡的客厅里,随意扔掷在地上的摄像头,凌乱的桌椅,以及打碎的瓷器和茶杯……几乎所有肉眼可见可移动的东西,全部被扔在了地上,整个客厅一片狼藉,就像是被入室抢劫的人翻了一遍。

在客厅一处的沙发上,目光冷淡,面上没有丝毫表情的崔皓月看着面前的镜头,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太多的生气。

“沈亦臻……”看向镜头的崔皓月轻轻的呢喃了一句,喊出了沈亦臻的名字,然后忽然的冷笑了一下,看向镜头的目光满

是嘲弄。

“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哼看来惩罚还不够你可真的是把家里弄成了一个高级监狱。”带着点酒后沙哑的声音,格外的低沉轻缓,很是好听,但是其中嘲弄的语调却更是瞬间的抓住人的耳朵。

崔皓月,向来是瞧不起沈亦臻这个人的,即使他清楚的知道沈亦臻主人格的身份,知道自己副人格的身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沈亦臻表达自己的蔑视。

“在此,我真的不得不感叹你的大手笔,为了关住我,居然也能让自己生活在这样完全不自由的环境之下,不过……”

刘佳玲被绑走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是记者们最关心的,而乔峰的出现则让记者们认识到此次的新闻恐怕比自己等人所以为的还要大,甚至大的多.

几乎是在乔峰露面的第一时间,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记者们就拥而上,看那架势,要不是乔峰带的保镖多拦住了,这些记者能你挤我推的一人一脚上去把乔峰踩死.

“别挤,都别挤,就站在这,一个一个问挨个来.“乔峰的保镖头子王建国挡在乔峰身前大声的喝止了推搡拥挤的记者们,不要 会有人看到的然后自己站在乔峰面前给记者们画下了道.

记者们虽然人多,但在乔峰这些久经战场的退伍兵保镖面前却都不够看.

而且他们面对的可是乔峰,整个娱乐圈都算是老大的人,除了一开始见到乔峰过于激动了有些失去理智外,现在一个个冷静下来也都不敢造次了,很乖也很快的都站好了位.

“乔先生,能知道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外边传言说刘佳玲帮绑架了,您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吗?“第一个提问的是明报的记者.

在采访乔峰和乔峰有关的人的时候明报第一个提问已经是默认的惯例了,没谁会抢第一个问题.

所以,在崔皓月的这次占据身体主导之后,他将屋子里沈亦臻安装用以监视的摄像头全部的拆掉砸坏,并给沈亦臻留下了一段视频作为警戒和最后的通知单。

而穆青接下来也拍摄的,就是崔皓月的这一段威胁的视频。

在这一段之中没有其他人的出场,只有他一个人面对镜头的一个独白,所以穆青这边也是在坐定之后,迅速的将背熟的台词在脑海之中过一遍。

对于这一段,为了拍摄的顺利,穆青自己也拿手机自己录制了几遍,所以是非常有信心一遍把它给过去的。

“穆青,好了吗?”也是全部的准备完毕,导演李洋洋朝他打了个手势说道。

穆青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酝酿情绪的时候朝着人点了点头。

那边的李洋洋会意,也就立即的指挥开来剧组的人员。

其实这一场的拍摄也简单,毕竟这一场也就是穆青一个人对这镜头发挥,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太需要忙碌的。

“action。”

早已经磨合了的演员和导演,效率自然而然的上来,于是,在工作人员喊过一句之后,穆青也是迅速的入戏。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