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女孩子的我被宠_永久变成女孩子的我

还好,包括黑暗魔兽一族化形的雄壮男子在内,他们都不用再面对林逸的战阵了,因为雷霆千爆加上超级丹火炸弹,已经将他们彻底撕碎。

当一切平复下来的时候,七大高手全部殒灭,连一丝渣渣都没有剩下,而林逸的神识在观察到这些的时候,就直接挥手散去了大部分分身,只留下了七个分身回到自己身边。

雷弧消逝,火焰熄灭,整片区域又恢复了原先星光熠熠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那七大高手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利欲熏心,愚不可及!”

林逸对着那处空荡荡的地方冷冷的丢下了两句评判之词,就当是给那六个助纣为虐的人类强者写的墓志铭了。

其实最该死的是那个红发女子,不但第一个对林逸出手,还挑动了其他人跟着一起出手,金袍男子则是和红发女子有些不和的样子,为林逸说过话,当然那更像是在怼红发女子。

可惜他最后还是和红发女子同流合污了,站在了林逸的对立面,变成女孩子的我被宠最终成为了炮灰之一!

老实说林逸本不想用如此暴烈的手段,点出黑暗魔兽一族的身份之后,大家联手拿下那个雄壮男子,才是最优的选择,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些黑暗魔兽一族的珍贵情报。

跑步机虽小,可安全和舒适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

熟门熟路,周安安在五金城一期某家不起眼的健身器材专卖店里买了个有品牌的跑步机。

四千五百,保修两年。

嗯,价格不知道有没有贵,但是肯定是正品。

这老板是周安安高中同学的老爸。

那位高中同学大学毕业之后,将他老爸卖健身器材的行当发扬光大,甚至还创造了自己品牌,一年盈利上百万。

“呼,呼,呼。”

跑步这种东西,真是不能落下,才两天不跑,周安安就感觉有些累。

体验了一下新的跑步机,周安安才跑了3个公里,就开始有点累了,才消耗了多少卡路里。

这个时候,周安安心里多了几分警惕。系统将男主变成女孩子

锻炼不好,身高不继续发育怎么办?

锻炼不好,人生鼓掌运动的有效次数减少怎么办?

锻炼不好,辛辛苦苦成为亿万富翁活不了几年怎么办?

生命,在于运动。

方寒没吭声,让女人换了一条胳膊,继续摸脉,同时观察着女人的气色。

别看女人症状不少,可无论是从脉象还是气色来看,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病,这还是心病.......

“生病之前两口子吵架了?”方寒试着问。

“没有,和儿子吵架了!”男人叹了口气。

青年下意识的有些眼神闪烁。

“能详细说说吗?”方寒问。

男人又叹了口气,道:“哎,我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了,毕业其实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单位,一分钱没赚,还找家里要了不少,大半年前,我父亲生病住院,又花了不少钱,老人家还去世了,家里看病,办葬礼,花了不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可他.......”

说着男人看了一眼儿子,变成女人的变身药气的胸口起伏:“可他还是不出去好好工作,还找他妈要钱,她妈不给,他还打她妈........”

“我就是当时上头,没控制住,再说,也没打到.......”青年急忙辩解。

当看到已经有人从里面出来以后,雷凡收回了视线,看着叶君泽说道:“好了,目前发现的问题就是这些了,能教给你的也都教给你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慢慢领悟了。”

叶君泽闻言,缓缓点头,一脸真诚的说道:“多谢雷老师。”

雷凡摆摆手,说道:“这些客套话就不要再说了,那你就在这里先好好想想之前和你说的。我失陪一下,去看看其他的人。”

叶君泽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微笑道:“好的,就不打扰雷老师你了。”

雷凡摆了摆手,没有说些什么,便向着刚才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些人附近走去。

叶君泽目送着雷凡离开以后,便收回了视线。

想着在刚才雷凡教给他的全部的点,叶君泽揉了揉眉心,像是一时之间要把这些东西全部运用到现在的实战当中,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索性,叶君泽的心态不算很差。被系统变成了女孩子的我

叶君泽心里暗道:“管他呢,慢慢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全部熟练的运用起来了。”

他摇了摇头,便索性不再多想。

青年的脸色微微一变,男人也急了:“医生,这究竟是怎么一个病啊!”

“心病!”

方寒有什么说什么,道:“这个病就是被气的,家里情况不好,儿子动手打自己,心伤了,有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女人从头到尾,一直没吭声,那会儿男人吐血,方寒过去的时候也只是在女人的眼中看到了绝望和无助,从那会儿一直到现在,女人都是一声不吭,也就方寒问症状的时候低声说了几句。

这正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现。

五十来岁,对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十之八九的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可以说活的就是子女,奋斗、赚钱,干劲十足,不敢病,不敢休息,不敢喊累,都是为了子女。

子女要上学,衣食住行,儿子长大了要成家,要结婚娶媳妇,要买房买车,这都是很大的负担。

可无论负担再重,只要子女懂事,父母再苦再累总是有盼头的。

然而青年的举动却等于熄灭了女人的希望。

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穿上女装就变成女生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

李老看着许阳,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樊嫣没有拒绝,结果水杯后,却也没有当即便喝。

李凌看着樊嫣的样子,不由得说道:“你说说你,一个大姑娘家的,就不能留点力气,那么拼干什么。”

樊嫣摆摆手,说道:“你不懂。”并没有和两人解释着什么。

李凌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看向叶君泽,眼神当中充满了求助的意思。

叶君泽回以他一个更加无奈的眼神,同时耸了耸肩,就像是在说,别看我,我也不懂。

而好在,又有着一阵突然传来的招呼声,打破了两人此时的尴尬境地。

“叶君泽,李凌,哎,还有樊嫣,你们都出来了吗。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一声充满了惊喜的声音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

三人闻言,立马转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地方。

虽然有些事方寒没问,可大概还是猜得到的。

慈母多败儿,儿子败家,敢打母亲,也和母亲的教育脱不了干系,男人家境不好,却依旧会养出一个败家子,肯定是女人对儿子很疼爱,哪怕自己受穷,也不让儿子受半点委屈,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儿子大手大脚的习惯,家里无论多穷,母亲总是予取予求,儿子也就没那个概念了。

二十五岁的青年,和父亲陪着母亲来医院看病,钱却在父亲身上,从这一点其实就能看出一二,父亲对儿子的德行很清楚,这个钱不敢让儿子拿,哪怕是母亲看病的钱。

人之初,性本善,这世上没有天生的坏人,没有天生的败家子,孩子的成长和家庭教育脱不了干系。

也正是因为母亲对儿子溺爱,儿子动手打人,母亲才更伤心。

爱之深,责之切!

自己那么疼儿子,那么宠儿子,生怕他受半点委屈,结果他却打自己,那一瞬间,女人的心就已经碎了,绝望了,对生活没有留恋了。

女人自己都绝望了,感觉活着了无生趣了,身体自然也就垮了,后果可想而知。

2021-05-26

2021-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