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前面开车我在后面_领导从后面突然抱我

风雨雷电冰霜雪,化为无数刀枪剑戟,纷纷向着卡路牙攒射。

那频率和密度,林逸自己看着都觉得心塞。

若是遇到个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不需要命中,直接就能胸闷而死了。

卡路牙脸色大变,这是什么万一?赶紧加速,突围!

此刻,卡路牙依然坚信,只要他能突围而去,再回手干掉林逸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然而,林逸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想跑?那就让你跑吧!

战阵中的分身没有拼死去阻挡卡路牙,而是任由他逃窜,但是却在后面紧追不舍!

这种情况下,卡路牙看似还有机会逃脱,自然不会留下来和林逸拼命,只是在他不知不觉中,就已经进入了大量的消耗状态之中。

林逸的目的就在于此!

避免卡路牙狗急跳墙鱼死网破,而是不断消耗对方的力量,顺便还能测试移动阵法和战阵的配合效果。

所以,等卡路牙发觉不对时,已经晚了!

老大笑了笑,深吸了一口香烟。

他这一口吸得很用力,燃烧了三分之一的长度。

“我还从来没有数过自己一根烟能抽多久,这次终于算是知道了!”

他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又再度将过滤嘴送到了嘴边。

又是三分之一香烟化作一团浓郁烟雾,从他嘴边缓缓吐出。

“你自尽吧!”

说着,肖舜将老大脚边的枪踢到了对方的跟前。

老大摇了摇头:“不用,兄弟们都是堂堂正正死的,我怎么可能示弱呢,我是他们的老大,是他们的榜样啊!”

话音刚落,爸爸前面开车我在后面他再次猛地吸了口烟。

一根香烟终于被抽完了。

吐出了一口血红色的烟雾,老大嘴角流出了一团带着已经被烧糊内脏的鲜血:“呵呵,这口烟抽着还真痛啊,比前面两口痛了无数倍,怕是已经烧到我心脏了吧?”

他一边说着,嘴里同时还源源不绝的吐着一口口混合着内脏组织的黑血,那些混合物统统都带着一股灼热的高温,暴露在空气中时,升腾起了一阵阵的白烟,仿佛在体内被高温灼烧过一般。

他们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灼热的气浪,能够闻到浓烈的烧焦味道,周围的气温在渐渐升高,但是,这些弟子们的心里面却拔凉拔凉!

这意味着……刀箭门被彻底毁掉了!

虽然这门派绝对不算大,但是却有着自己的两把刷子,而且传承那么多代了,此时……说没就没!被从华夏江湖世界中彻底抹除掉了!

这个太阳神殿到底是什么,竟然在华夏也可以这么强势!

现在,这些在场的刀箭门弟子们都还没有意识到,毁掉他们门派的,可是西方黑暗世界中的顶级天神势力!

“你们这群混蛋!真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掌门李先华见状,愤怒的大吼了一声,随后身形直接跃起,朝着维多利亚扑了过来!

他的双手就像是鹰爪,男朋友坐我电动车后面目标正是维多利亚那修长而雪白的脖颈!

这李先华之前虽然被马尔基尼奥斯狠踹了一脚,不过也只是让他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并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伤势,那一脚所造成的屈辱感比受伤要更重一些。

但是现在这样,他是真的没法忍受了,门派被灭,山门被烧,祖师爷的传承彻底断绝,李先华觉得,这帮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要把脚踩到他的脸上来狠狠碾压了。

看到王珊珊不屑的眼神,王强感觉到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珊珊啊!今天看见你小舅了没?还有晚上吃饭了吗?”张洪清看到老公王强气急败坏的样子,她立刻走过来和蔼地问了起来。

张洪清总觉得老公这种方式不对,女儿已经大了,还用小时候那套方法,应该没有啥作用了。

而且姑娘在出去之前是和他们说好的,晚一些回来,有同学送难道还出问题了。

张洪清对于女儿十分放心,她了解女儿,现在的王珊珊是不会轻易找对象什么的,要是老公这么做,反倒会好心不成变坏事。

“看见小舅了,他还给我们几个照了相片呢!我临走的时候告诉小舅,我们几个同学的照片,到时候让他放在家里,等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过去的时候,帮我取回来,到时候我拿给几个同学。”王珊珊搂住妈妈的胳膊,一边说着,一边对王强做了一个鬼脸。

“就你机灵!”张洪清慈爱地在王珊珊的秀鼻上轻轻刮了一下,去外婆家的路上颠簸和蔼地说道。

“当然了,不看看是谁的女儿。我最像妈了。还有,我们晚上出去吃的大餐,您知道省政府那边的日本风味餐厅吗?今天我们到那边吃的。”王珊珊轻轻地蹭了蹭母亲的肩膀,有些显摆地说了起来。

肖舜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站在老大的面前。

若要是阮金水今天换一个方式来威胁他的话,这些人或许就不用死了,但他们动了宋灵儿,所以没有例外。

“我这辈子除了爱惜兄弟姐妹之外,唯一的爱好就是抽口烟了,劳烦你借个火行么。”

老大嘴角的笑意依然没有敛去,带着洒脱以及淡然。

旋即,他又从烟盒中摸了四根烟出来,通通叼在了嘴边,喃喃道:“老大对不住你们,这最后一根烟就让我来替你们点吧,而后弟兄们一块儿下地狱砍恶鬼,上天堂屠神仙!”

铿锵话语在仓库内来回飘荡,这汉子脸上挂着坚毅的神情看向肖舜。

肖舜敬他是条汉子,亮出指间的蓝色火焰,为其点燃香烟。

“谢了!”

老大飒然一笑,将脑袋凑上前去一根根的将香烟点燃,接着取下其中四根,倒放在自己的身边。

“火很猛,慢点儿抽!”肖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车上的妈妈去姥姥家搬家

“我怕追不上兄弟们!”

让刀箭门和青龙帮互相争斗互相消耗,然后江龙会在一旁静待,从中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这刀箭门最终的下场会怎么样,王勤富和江龙会可完全不在乎!只要能把青龙帮给干趴下,那么过程怎样不是无所谓的事情吗?

然而,就在王勤富准备把自己的这个主意发消息向江爷做汇报的时候,宋副掌门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王珊珊对于父母,基本上是有什么说什么,就是小女生性格,她更是觉得,这个事情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你说什么?你上什么地方吃饭去了?”王强声音一下子就又飙了起来。

王强前段时间和厂长那边聊天的时候,可是听厂长说过,他们厂子在日本风味餐厅那边请上级领导吃饭,一顿饭花了四百多元钱,就是他们的厂长都觉得,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贵了,哪怕是公家花钱吃饭,也是吃不起的。

一顿饭四五百元钱花出去,他们几个人还没有吃饱,回家以后又吃了一顿面条,才算是填饱肚子。

“日本风味餐厅啊!那边的饭菜很好吃,都是一些我以前没有吃过的,吃得可开心了。”王珊珊一脸幸福地说了起来。

王珊珊在风味餐厅那边可是没少吃东西,基本上是拿出来了吃奶的力气,在路上爸爸前面开车直到吃不动了才停下。

要不是回来的时候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她都感觉到胃胀得不舒服。

“你看你,一惊一乍的,姑娘出去吃个饭,你也大惊小怪的。”张洪清鄙夷地望了王强一眼,转头对王珊珊说道:“吃得开心就好,吃饱了没有,我姑娘能吃,还不长肉,用不用我再给你弄点什么吃的?”

以为有着破天大圆满的实力等级,可以无视巫灵体的各种神识手段,就能碾压一切,结果直接完犊子了。

移动阵法在林逸的操控下越发完善,威力也在不断上升,加上不死的分身组成的战阵,那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直接把卡路牙打的找不着北!

卡路牙发出不甘的怒吼,状若疯狂的不断冲击各处,可遭遇的反弹却越来越大。

最终,卡路牙浑身都是伤痕,鲜血流了一地,强大的力量渐渐消散,脚步踉跄了几下,颓然倒在地上。

原本神光内蕴的眼瞳只剩下空洞和茫然,他估计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有这样的下场!

林逸没有放松警惕,卡路牙看似到了穷途末路,可只要没死,一切皆有可能!

顺风顺水被翻盘的案例多不胜数,林逸不想自己也成为其中一例。

所以攻击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强大了几分,轰隆隆的轰击在卡路牙身上,直至将他彻底击杀,再也没有半丝气息!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