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老师叫我去她宿舍_班花做生物课的肉教具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女神这是要进娱乐群的节奏?”

“白金镶钻鳄鱼皮凯莉包,大爱啊!”

“这身衣服真好看,嗯,买不起。”

“女神有新欢了,情人桥腕表,宝玑皇后已经在厕所哭晕。”

“悄悄告诉你们,女神买腕表都是同款全色一并带走。”

一时间说什么话的都有,好在闫妮和张嘉一,还有姬她的爱人很快统一做了声明。生物老师叫我去她宿舍

声明很简单,大致意思是拉法女神是几人的小妹妹,受到张嘉一和闫妮的邀请来探班,顺便一起吃了顿饭,太晚不放心就让姬她开车送了下。除此外还放了几张晚饭时的照片。

林宁在沪市的活动,有不少人关注,先前在恒隆和东方明珠塔更有照片和视频被人放在网上。

加上各品牌和几人的有意引导,很快众人就把注意力放在了林宁的穿搭和新电影上。

没几个水军敢炒这个背景神秘的拉法女神绯闻,只是各别的吃瓜群众也掀不起风浪。

林老板的微博号不知是被谁翻了出来,没有认证,只有四张打卡自拍照的微博,很快就被人石锤是本人没跑。

苏茶一脸的‘我了解’,随即又对曲洺生说:“洺生哥,待会儿我想请你跟我跳支舞,可以么?”

“不可以。”

“别这么快拒绝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对你要说的没有兴趣。”

“如果和嫂子有关,你应该就有兴趣了吧。”

苏茶这一话一落下,就连秦非同都停下了往会场走的脚步。

两个男人同时以冷漠又锋利的眼神盯着她,仿佛她敢说出什么对秦之意不利的话,就要当场把她大卸八块。

那个身世肮脏的野种,竟然也配得到这两个男人的庇护?

苏茶表面依旧笑着,内心却有种变态的快感——把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从云端拉入泥沼,看她骄傲碎落一地,我在老师杯子里下了药看她痛苦挣扎,简直人生美事。

“你们不用这么看我,我没想干什么,是有人想要闹事。”

“你说林念?”

“不止哦~”苏茶笑得又坏又得意,那副神情和她嗲嗲的声音十分违和,她道:“秦大小姐得罪过的、收拾过的人,可太多了,她有难,八方围观欢呼呢。”

在这一方面,还是罗挺当属第一。

“老幺,找出来。”

拐杖递到罗挺手中,罗挺左右手捧着拐杖,转身就朝棺材跪了下去,哭着叫了一声师尊,徒儿不孝,得罪您老了。

罗挺看东西那确实是得了夏鼎真传。

双手捧着雷竹拐杖,轻轻一掂,反手一旋,雷竹调转位置再复一掂。

雷竹重量已在心里。

右手握着包浆如玻璃底早已玉化的雷竹表面,从杵头开始慢慢的往上收起,直到拐杖头。

跟着又交换位置,从拐杖头往下拉了一趟,抬起头来,双目红肿黯然摇头,沙哑的嗓音哽咽的说道。

“师尊神乎其技,我们一辈子都赶不上的。”

这回夏玉周相当吃惊了。

连小师弟罗挺都找不出来这根雷竹的秘密,那还有谁能找得出来。

“徐新华!”

“黄鑫!”

夏玉周转了一圈点了徐新华和黄鑫的将,叫两个人到了自己跟前,我吃英语老师的山峰下达命令。

想必沈家那边也是心中有数,不想出意外,所以才里三层外三层地安排人。

可就是这样,林念还是混进来了。

秦非同和曲洺生的心里都清楚,这城里想要秦曲两家倒下的人,不在少数。

有多少人明着不敢和他们作对,暗地里也会跟着点一把火。

两人自休息室出来,迎面撞上了苏茶,她娇声跟曲洺生打招呼,曲洺生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随即侧身想要从她身边经过。

苏茶伸手拉住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曲洺生说:“苏小姐,松开。”

“你这么讨厌我啊?”苏茶笑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

一旁的秦非同轻嗤了一声,一脸嫌弃。

正准备走开,又听到苏茶说:“秦总,容小姐也来了,正在外面找你呢。”

秦非同:“……”

“不过你放心,她找你应该是想要和你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因为今晚……她有男伴。”

秦非同眉头一皱,只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跟我无关。”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我把语文课代表干了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卧槽,这样也行?”赤龙看着那一片血肉与硝烟,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都能挡下来?

神忍的强大,似乎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力!

山本恭子远远的看到这个场面,目光之中满是阴沉!

龟山景洪今天在船上杀了那么多的山本组成员,每一刀都是不留任何情面,此时甚至毫无顾忌的抓起她的手下来抵挡火箭-弹,人被炸碎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

山本恭子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她最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这种因素是最不可控的了!卫生课陈老师让我当模特

请神忍帮忙可以,但是当神忍发狂发疯的时候,谁能控制的了他?

一旁的下属们看着山本恭子的拳头,都纷纷的意识到,这个龟山景洪就算今天不死在太阳神殿的手上,也终将会在日后死在山本恭子的手上!

山本恭子极少会做出这种单手握拳的动作,在这种时刻这样握拳,就意味着她对龟山景洪下了必杀之心!

“你不敢。”

这个时候软禁自己,只会把自己激怒,如果自己要硬闯,后果怕是会更加糟糕。

他不过是做做样子,想让自己主动妥协罢了。

秦之意抬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终于收服了这个浪子。

如今的曲洺生,事事以自己为先,总想着护她和孩子平安。

若是再往前几个月,自己大概会很高兴地将此事昭告天下吧?

可现在……

这么优秀的人,又愿意为爱情收心收性,应该有更好的人来配他。

与他比肩的那个人,也应该是这世上最耀眼的女人。

而不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来,往后也无处可去的人。

秦之意在看到林念传过来的那份东西时,忽然就明白了秦非同为什么说自己一直身处地狱。

她有一次和秦非同聊起过容颜,总觉得秦非同的眉宇之间,不似他说出来的话那么冷漠无情。

后来她知道了——

2021-05-11

2021-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