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来给我灭火_乖帮我拉开拉链它想你了

正如同孙立恩说的那样,飞机在短暂的振动和上升后,进入了平稳巡航的阶段。胡佳看着周围人都很放松的样子,自己小心翼翼的试了试地面的结实程度,这才长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

而等到胡佳转过身来,打算朝着孙立恩道谢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紧紧的抓着孙立恩的手腕,手上短短的指甲都掐进了孙立恩的皮肤里。

“对不起,对不起……”胡佳哪儿顾得上担心飞机飞行,一叠声的道歉,又急忙从口袋里摸出纸巾,焦急的擦拭着从伤口里漫漫沁出来的血珠。

其实被掐住了胳膊以后,孙立恩原本打算提醒一下胡佳,但看她脸色发白,睫毛颤抖的可怜模样,竟然连一句话提醒的话都觉得不忍说出来。反正想着小姑娘害怕,自己让人家掐一下好像也没什么。

谁知道胡佳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手上的力气着实不小,飞机刚刚起飞了十几分钟,孙立恩的胳膊上就留下了五个往外沁着血的伤口。

“没事的,真的没事。”孙立恩一边安慰着看起来快要哭出声的胡佳,一边用余光撇了撇坐在自己和胡佳正对面的空姐。她正低着头在看着手里的本子,但却借着翻页的机会极其隐蔽而且好奇的朝着这边看着。

剩下的旅程没什么好说的。飞机飞行平稳,偶尔遇到一些颠簸的时候总能引起胡佳的不安。但飞机上其他的旅客这个时候基本都在犯迷糊睡觉。坐上来给我灭火于是胡佳就只能拽住孙立恩的胳膊然后死死的闭上眼睛——后面几次她都还挺小心,没有用手去抓,而只是用自己的脸颊和胳膊把孙立恩的手抱住。

等到飞机平稳落地,胡佳终于放松了下来,她的头发被孙立恩的胳膊蹭的乱乱糟糟。胡佳连忙松开了孙立恩的胳膊,不好意思的报以一个笑容,然后赶紧从包里掏出小镜子,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发型。

手上的温香软玉忽然消失,孙立恩顿时觉得心里面仿佛空了一块似的。但孙立恩的胆量也就到这一步为止了——再让他做点什么,孙立恩确实是没这个胆量。帮忙提着包,两人一起下了飞机,等到了托运的行礼,然后一起坐上了去酒店的出租车。

全国的出租车司机都是话唠,而其中又以北京出租车司机为甚。开车的师傅自从两人上车后嘴就没停过。从“宁远是个好地方,我年轻的时候去过两趟。”到“你们是医生?现在的医院都是骗子,我邻居的舅妈的对门的小学同学就是被医院治死的。”几十公里下来,小小的出租车里成了表演单口相声的茶馆。

“别紧张啊。”空姐朝着孙立恩笑了笑,“我之前也见过宁远的医生去北京开会的。他们都和你这打扮一样,衬衣口袋里三根笔,衣服口袋里两根笔。好像一转眼笔就不见了似的。”

孙立恩这身打扮纯属个人习惯,平时上班之前他都得准备上三五支中性笔揣上,等到下班的时候基本就全丢了。男朋友叫我夹他是什么好在现在中性笔之类的实在不贵,三十块钱能买上60根,算下来一个月支出120块左右,就能够保证自己每天都有笔可用了。

听到这个解释,胡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前的紧张不安也随之烟消云散。

空姐坐在孙立恩和徐有容的正对面,和两人聊起天来不要太方便。正聊着,忽然听到飞机广播中传来“叮”的一声。空姐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站起身来对着两人道,“要派餐了,今天提供的是鸡肉焗面和牛肉饭,你们想吃什么?”

在得到了答复后,空姐朝着机尾的方向走去,而孙立恩则稍微松了口气——空姐穿着的裙子不算太长,坐在他对面的时候,空姐习惯性的把腿翘了起来。这样倒是不容易走光,但孙立恩却还是有些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放。要不是胳膊上一直传来着疼痛的感觉,只怕孙立恩多多少少得出个洋相。

“那就好……”

董丹丹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死人,她爷爷出手的话,这事还是有转机的。

“那你去季氏的玉石店干什么?”

董丹丹接着问道。

“这事是季光宝在背后指使的,他想让我破产。”

陈羽嗤笑了一下。

“让你破产?他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价已经堪比季氏了么?”

董丹丹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耸了耸肩:“也可以理解。已经是他握不住的丰盈”

是可以理解,季光宝根本不知道季氏已经成为了陈羽的囊中之物。

苗家药妆和古玩街也是今天才到了陈羽的名下,季光宝回去之后对陈羽的调查结果就是陈羽开了一家医馆,还刚刚开始装修,合作方就是季氏。

像陈羽这样的赤脚医生,对季光宝来说,那就是个路人甲,电视里活不过两集的那种。

偏偏就这么个路人甲,在路过的时候踩了他一脚。

还是照脸踩的。

偏偏还把脸踩变形了。

“废话!当然是人!不过这人有病啊,半夜三更不睡觉,居然在床上打坐,老子混了几十年江湖,差点被他吓死!”老头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我勒个擦!竟敢打坐吓我,今儿非得把他吓成精神病不可!”小平头恨恨的啐了一口,当即蹑手蹑脚的摸了进去,准备好好吓一吓林逸,结果没走两步又退了出来,一脸古怪的对着老头努了努嘴:“今儿邪门了。”

“邪什么门?让你干点事儿就推三阻四的!这次换你主动坐上来”老头骂了一句,在小平头拼命示意下又往里看了一眼,顿时也愣住了:“居然是白天那小子,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怎么办?”小平头问道。

“什么怎么办?照吓不误,反正他也认不出咱们,化着妆呢,怕什么!”老头说罢推了一把小平头,催促道:“别磨磨蹭蹭了,赶紧的,你先上!”

“怎么又是我?”小平头抱怨了一句,但还是装作一副厉鬼的样子飘了进去,反正骗一次是骗。骗两次也是骗,要怪也只能怪这小子自己倒霉,次次都自己撞枪口上来。

“废话!不是我,还是谁?”杨云帆无语的看了那两小弟一眼。

“好,杨老大。”那两人见杨云帆没有怪他们,顿时如释重负。

从车里下来,杨云帆蹦跳了几下,又做了几个古怪的扭体动作,全身的骨骼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呼……”

长出一口气,杨云帆抬头望了眼天上被遮盖的新月,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对许强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去叫上所有人,我们的捕猎计划,开始!”

“董大炮,叫兄弟们开工了!另外,你过去一下,把我的罗威纳犬牵出来!自己做下去自己动”许强对着身后叫了一声,跃跃欲试!

“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辆霸气威武,充满了野性魅力的黑色路虎车,缓缓开进了停车场。

那引擎的轰鸣声直冲云霄。

等路虎车开进来之后,杨云帆只觉得这车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而等那车门打开,迈出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足上涂沫着殷红的蔻丹,外加一双黑色的细高跟,杨云帆的心里就越发感觉熟悉了。

“我倒不是怕麻烦,就是担心沈海这孩子整天打架斗殴会学坏。其实,我很看好这孩子。他既然分到我的班级,我就不会让班级里的孩子,有一个掉队的。”

从赵旭见到辛纬的第一面,就知道她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

人的一辈子如果能遇到一个名师,真得是莫大的荣幸,将会改变人的一生。所以,赵旭心里面对辛纬非常尊敬。

赵旭和辛纬聊了一会儿关于沈海的问题后,对辛纬问道:“辛老师,沈海的成绩出来了吗?”

“哪有那么快,下周吧!不过,我看过他的试卷,比我想象中强不少。这孩子还是有希望的,希望赵先生不要放弃。”

赵旭点了点头,说:“放心吧辛老师,我是不会放弃沈海的。”

“赵先生,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是沈海的监护人吗?”辛纬问道。

“是!”赵旭点了点头。

于是,他向辛纬讲了沈海的身世,说这孩子的身世很可怜,父母双亡无人照顾。

辛纬也没有想到沈海的身世会这么惨,对赵旭说:“自己以后在学校会多留意沈海的,让赵旭有事情及时和她沟通。”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