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的囚妾h蓉笔趣阁_军中奶妾

苏逍遥宠溺地笑了一下,笑容转瞬即逝,起身走过来,盯着盛心灵沉静的睡容,面色柔和,眸中是温柔的光芒。

只是这些盛心灵都没有看到。

她确实困了,今天起了个大早,折腾的一个上午的策划案,吃过午餐就跑过来了,陪着苏逍遥吃饭的时候还没有什么。

可各自忙碌,办公室安静下来之后,瞌睡虫就找上来了,于是盛心灵就握着笔和资料,窝在沙发一角就这么睡了。

苏逍遥看了一会儿,轻轻抽出盛心灵手上抓着的笔和资料,放到旁边的茶几上,然后才俯身把人抱起来。

刚抱起来,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苏逍遥皱起眉头,冷冷看向门口。

王明在门口没有听到里面的声音,没敢再敲门。

苏逍遥继续抱着人走到自己的休息室,掀开被子一角,把人放在床上,轻轻盖好被子,又打开休息室的空调,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这儿,带上休息室的门,这才朝着办公室门口去。

王明没有得到苏逍遥的回应,就静静地在办公室门口等着,没等多久就等到苏逍遥过来开门。

“好啊好啊!”盛心灵开心地拍手,对苏逍遥的建议表示很开心,“那离这边近一点的吧,这样不忙的时候就可以来看你啦。”

“嗯。”苏逍遥又揉揉她的脑袋,

“要不要吃点?”苏逍遥的筷子递过来。

盛心灵眼睛一亮,苏逍遥醒来之后,洁癖什么的就都起来了,哪怕是面对着她,今天居然还主动给她夹东西。

共用一双筷子哎,苏逍遥失忆之后盛心灵以为就不会有这种待遇了,没想到今天苏逍遥居然主动喂她吃东西!

“吃!”盛心灵俯身咬住筷子。

“策划书带过来没有?”苏逍遥时不时地喂盛心灵一口,一边和她聊着工作室的事情。丞相的囚妾h蓉笔趣阁

“有电子版,在邮箱里。”盛心灵笑着,“你要帮我看看吗?”

“嗯,等会吃完饭帮你看。”

盛心灵更高兴了,把策划书通过邮箱发送给苏逍遥之后,就窝在沙发上接受苏逍遥的投喂,和回答问题。

“准备什么时候招人?”

果然。

“这个东西你们收不收?”那人是拍了拍怀里抱着那物问道,“不过,如果价钱太低,我可不会卖给你们!”

白掌柜不有哑然,笑说道:“您至少也要让我看过你们是什么东西,我才好给您开价,您说是不是。”

那人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掌柜,还是不放心地说道:“你们不会抢了我的东西然后不给钱吧!”

白掌柜指了指外面的天笑说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日的谁敢明目张胆的抢东西?您要是信不过我们,要大可去另一家看看。”

听白掌柜如此说,那人反而是相信了,直接把那个用几成毛巾包裹着的物品放到八仙桌上面,一层层的剥开毛巾来,弄了一份多钟,才终于露出了里面的真面目——一个白色的开口大碗。

她猛地回过头去,只见是疤痕脸将那只锋利的匕首狠狠捅进了顾景卓的胸口。

“顾景卓!”

摘下了嘴上胶带的舒念,惊呼着跑过去,只见满手是血的顾景卓握住她的手,候府贵女h腐读阁艰难的对她说:

“念念,我对不起你,但我真的只是为了替我爸报仇,求你别恨我~”

“别跟他废话,跟我走!”

疤痕脸见顾景卓起不来了,就想要再次上前抓舒念,可这一次,却不等再碰到她一丝,突然一个身手矫捷的高大身影冲过来,一把拽过疤痕脸就连连出拳踢腿,转眼将疤痕脸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傅斯彦!”

舒念惊讶看去,直到看见傅斯彦来了,她那颗紧绷了三十多个小时的心脏这才松懈了几分。

冥冥之中,只有他,才能给她那份最踏实的安全感。

而傅斯彦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顾景卓,他便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个赶来救她的人,不由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他受伤了!”顾不得跟他多说,舒念回头看到顾景卓已经昏了过去,便焦急的道:“快叫救护车!”

而对于南桥玩具厂来说,这个主题公园就是一座天然的活广告,对于旗下商品打开知名度,提升品牌价值帮助极大。只要这座主题乐园一直屹立在城南,每年的品牌推广费就能省大一半。

李枫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奇思妙想,是因为未来十多年里,南郊风景区建设一直是仙湖市的重点工作,也是仙湖市提升城市形象,发展旅游业的重要支点。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仙湖市的东扩和南扩就是近几年内要发生的事。

仙湖市的南部临近连片的山区,空气清新,风光宜人,只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侍妾承欢之途桃姚不过在未来,随着南部旅游资源的开发,这里已经成为仅次于仙湖风光的第二大旅游支点。

但由于南屏山遭到严重破坏,南郊的大好风光蒙受了一定程度的损失,未来的十多年里,仙湖市政府也在为如何修复南屏山而头疼。

如果能将现有的矿区尽早取缔,转而发展成一个富有特色的主题公园,对于保护南屏山一带的风光大有帮助,甚至还能大大促进这一带的发展。

相信以林振民的眼光,也会认识到这个建议的重要性,若是万丰集团真能拿下,甚至能主导未来的整个南郊风景区建设,对于集团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好。

所以,这是一盘多方共赢的大棋,目前摆在眼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拔除南屏山石矿这颗钉子。而拔除这颗钉子的突破口,就在纨绔二世主曾俊杰的身上了。

这次原点文学社的调研报告,以及以此衍生出的一系列公关运作,对于未来计划能否实行至关重要,李枫觉得还是要亲自出马,协助徐正轩推进各项工作。

而反对校园暴力这项全市学生大签名活动,经团委组织发动之后,又得到了仙湖市教育局的支持。

仙湖市教育局由于之前的禁网行动,已经在仙湖市整个舆论圈灰头土脸,他们也希望通过这次机会,重振他们的形象。

所以这次,市教育局局长蒋旭明放下身段,几乎是求上来合作的。

这样一来,这项团委的工作得到了市教育局的大力支持,春浓花娇芙蓉帐64章在力度上立刻就增加了数倍,甚至连市公安局的领导也看到了这项活动的重要意义,也一起跟进,原本只是一个小范围的“反对校园暴力倡议”,一下子变成了一项“反对校园暴力大行动”,甚至已经有公安干警真刀真枪地开始严打了。

“呃……”王智峰愣了一下,苦笑道:“你们小两口吵架,就不用找我了……”

在唐韵面前,他也不用假正经的装什么教务主任的威严,他的事情林逸一清二楚,还装什么啊!

“小两口?”唐韵差点儿没一步没迈稳摔在地上,自己和林逸……是小两口?关键问题是,这话还是王智峰说出来的。

“好了,我送你进去!”王智峰也不再多说,因为已经到了高三九班的教室门口,王智峰敲了敲门。

唐韵有些无语,教务主任以往那严肃的印象,和今天,实在是不一样……太不一样了……这是那个发现男女同学在学校场稍有亲昵就大发雷霆的王主任么?高三九班的班主任老师见到是教务主任亲自敲门,赶紧过来开了门:“王主任,有什么事情么?”

“哦,没什么,我送唐韵同学过来的,”王智峰指了指唐韵:“这是个好学生,很不错!恩……对待好学生上面,做老师的应该就多宽松一些,给学生一些自主的空间,不要过多的干涉她的私事!”

王智峰给唐韵的班主任来了个暗示,不暗示不行啊,万一她发现了唐韵和林逸的事情,横插一杠子,陈府姜儿zydzyd娘亲卖乳那小子急了,拿自己说事儿……所以王智峰将话说的很透彻。

“很强。”张洪江连忙点头。

方川又问道:“比起你们落日组织呢?”

“不比我们落日组织弱!”张洪江实话实说,“而且,可能比我们落日组织还要强大!”

“那你明白他们为什么给你们任务了吧?”方川笑了笑。

张洪江连忙点头,恨得咬牙切齿。

要不是梁家这些人,委托一个这么变态的任务给他们,他们那个小组的人也不至于会死得这惨。

他怒道:“那是因为他们想要借我们的力量,来试探、消耗方先生你的力量,坐收渔利!”

“嗯。”

方川点点头,然后一挥手:“既然这样,你上去吧,一人给我抽他们二十个大嘴巴。”

“是!”张洪江连连点头,带着愤怒走了过去。

“你敢!”梁远亮被封印了能力,但那股气势还在。他的实力,可在张洪江之上。

张洪江冷笑道:“我有什么不敢?”

啪啪啪……

他说着,抬起手,就是一个一个的大嘴巴子抽过去。

2021-05-10

2021-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