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越来越主动_为什么男生越来越不爱

“广先生死在我怀里,给我交代了几件事。我心口窝子难受,到现在都憋着一口气。”

“我,要问张先生几个问题。同时也给张先生说几句心里话。”

“我问的话,请张先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的心里话,请张先生听进心,也记在心!”

张百忍面色悠变,直起身子如松挺立:“金先生,您请讲。”

四十分钟后,金锋和张百忍脚跟脚下楼。

边晓凯完成了任务早就走了人,只剩下张百忍和他的名义上的老婆在一楼大厅等候。

带着张百忍穿过长达三百米的古堡,到了昔日卫队驻防的营地遗址所在地。

房门从内部打开,洋葱头对着张百忍笑吟吟点头,领着金锋和张百忍进入地堡。

这是一处地堡所在地。

和第一帝国一样,在备战时期都挖了无数的地堡和避难地。随着时间老去,这些地堡和避难所早已被世人遗忘。

沿着阶梯一路向下,空气中还残留着潮湿的霉气。数十年未曾修缮,男生越来越主动两边的墙壁已经严重渗水。

张凡迅速的扶着李姐的身体,让她前倾位的坐着。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躺下来,出血太凶了,一旦躺下,血液涌入气管引起剧烈咳速,哪真正的是雪上加霜。

胡军一进病房,看到满地黑红的血液,再看到病号惨白的脸色,对着张凡说道:“胃底静脉破裂?”

“嗯。双气囊三腔管,准备输血。”护士还没来,也等不及了。胡军开始当护士,给张凡传递急救用品。

李姐的父母吓的脸色发黄,双手抖动、站都站不住了,“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啊!柏冰,你别生气了。我们走,我们走还不行吗!千万别生气啦啊!柏冰啊!”她妈妈首先就坚持不住了,李姐满嘴满嘴的献血直冒,眼睛都睁不开了。

两位老人站在床边挡事,张凡一边准备器械一边对他们说道:“出去!”连客气的话都来不及说了。

这个时候的时间,太珍贵了,慢一点,李姐直接就是大出血而死。男生感情中被动变主动可以说是多一秒少一秒,活下去的几率都不一样。

护士也来了。张凡对赶来的护士说道:“五十mL气体注入。把被子拿过来,顶在患者的背后,小王你坐到被子后边顶着患者,一定要顶好。”

“只有我让你教导的才需要教导,其他你就不用管了。”方元道。

“是,明白了。”少族长应声。

“好了,你去玩吧,我把绳子给你放长一点。”方元说着直接开始放绳子。

这条绳子自然也是方元特意买的超长可以伸缩的那种,全部放出去得有六米长,这个距离也差不多够少族长玩了,因此方元也就没管摸出手机看了起来。

而少族长也是应了一声后,迫不及待的带着六米的超长绳子向其他的狗子奔跑而去。

当然,期间方元还是会时不时的看看少族长的,毕竟这是它第一次出门,既需要适当的自由,也需要适当的看顾。

只见少族长径直跑向一个正在草地上四处嗅闻的小短腿柯基犬。

“汪汪,你在做什么?男生不主动联系但回复”少族长一过去就友好的招呼起来。

因着离的不远,方元还是能听见少族长说了什么的,当然柯基的回话方元就听不懂了。

“我在找草。”柯基小心道。

“找草做什么?”少族长好奇的问道。

“你的谛都山银行成立,他在第一时间把所有资金全都转移到你的银行。也购买了你的不少股份。”

“这些,都是我要求的。”

“原本我打主意让他遁隐几年时间,等待机会再出来。但是,他在上个月却是突然失踪。”

“广基失踪,我们心急如焚。我们害怕他会说出其他事情。我们满世界的发动人和关系寻找他。就差没请你出马。”

“二十一天前我们接到了消息。所以我们不惜一切代价要把他救回来。”

“无论死活。”

耐心听着张百忍的话,金锋露出最深的痛。

深入他人禁区作战,这本就要冒天大的风险,哪怕是大铁头那钻石脑袋都得掂量斟酌。

“广先生,当得起这份荣誉!”

金锋声音沉穆:“他绝对的当得起!

“那些敌人又是谁?大毛、还是其他人?”

张百忍直面金锋,漠然点头。

金锋不再说话,低垂眼皮连着抽了三支烟又顿了半响才轻声说道:“广先生的家人怎么安排?”

“出乎我的意料。”

“广先生最后那句话,和你说的殊途同归,心理学一个男人不主动含义一样。”

“殊途同归,叶布依对我说过,周皓也对我说过。”

张百忍默默点头。

时间变得凝固,两个人都沉浸在对往昔的回忆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金锋轻声开口问了一句话。

“还有其他白手套吗?”

张百忍抬起头凝望金锋,肃重沉稳静静说道:“有!”

“但我,只负责广基!”

金锋炊烟静穆,又过了半响沉声说道。

“我和广先生萍水相逢,渐成知己。交心换心,肝胆相照。”

“我对广先生的敬佩,程门立雪,高山仰止!”

“我金锋,不如他!”

张百忍肃然起敬,慢慢站起向金锋颔首致礼:“你的成就已经超越今古。”

“神州血脉以你为荣!”

金锋摆手说道:“谢谢你告诉我广先生的过往。让我了解了我挚友的过去。”

雪域之主开口说着:

“雪神秘府乃是当初雪神留下的。”

“其中蕴含着雪神留下的传承力量和各种宝物!!!”

“我们若是能进入雪神秘府,得到雪神传承。”

“到时候对付冰雪神国和那小子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到那时,他们就是我们案板上的肉,任我们宰割了。”

雪域之主说道。

“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雪神秘府,恋爱中男生越来越不爱只有雪女才能开启。”

“如今雪女不在我们手中,我们如何开启雪神秘府?”

隐雪宗宗主说着。

“既然雪女能开启雪神秘府,那我们就让她主动开启雪神秘府。”

雪域之主冷笑着。

“你的意思是威胁她?”

“可是拿什么来威胁雪女?”

冷乾冷道。

“雪罡!!!”

雪域之主直接说道。

“这……”

当即冰宗宗主眉头一皱。

“冰宗主,我知道你和雪罡关系不错。”

“但这种关键时刻,你应该和我们团结一致!!!”

“不然一旦给了冰雪神国喘息的机会,以雪皇那女人的强势和霸道。”

雪皇眼中泛着浓浓的野心,霸气的说道。

“有野心,不过我喜欢!!!”

“我会帮你完成这个目标的。”

“不过你是不是得先犒劳犒劳我啊?”

楚风看着雪皇邪魅一笑。

“好,你今天表现不错,本皇就好好犒劳犒劳你!!!”

雪皇展颜一笑,她直接将楚风给扑倒了。

接下来……

与此同时,在雪境的一座宫殿中。

四个中年男人坐在这里。

这四人分别是冰焰殿殿主,隐雪宗宗主,冰宗宗主和雪域之主。

此刻冰焰殿殿主一脸阴沉森冷的表情,显然还沉浸在失去父亲和儿子的悲伤之中。

“冷殿主,节哀!!!”

雪域之主对着冷乾说道。

“我一定要杀了那小子!!!”

冷乾拳头紧握,眼中杀意盎然的喝道。

“那小子肯定不能放过,但他并不简单。”

阴森的地下通道,每隔一个卡哨就有特战值守。

直到这时候,张百忍才明白过来金锋所说的戒备森严,果然不虚。

走到尽头,房门再次从内开启。

这回开门的是张丹!

龙四徐增红养伤,张丹和王恒一接手金锋护卫。

此间的房间不大,中间摆着一个大铁柜。

“这是广先生交代我办的第一件事。他就是在这里被捕的。”

“这处庄园古堡我买了下来。”

“我没动他。你自己开!”

张百忍重重点头致谢。

火星四溅中,大铁柜被暴力破拆。里面装的是一个保险柜。

按照广基所留密码开启保险柜,映入眼帘的,却是空空如也的柜子。

张百忍顿时呆住,回望金锋。

金锋轻轻说了一句,张百忍立刻按照金锋所说,探手在保险柜上层摸索。

这一回,张百忍摸出了一张小小的卡片!

看到这张卡片当口,张百忍露出最欣慰的笑:“就是他的!我认识。”

“再检查一遍,看看还有没有遗漏?”

2021-06-09

2021-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