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女儿苏茜茜11章_唐雅婷第11章免费阅读

可饶是如此,他们两个也都是满脸鲜血!

苏锐几乎以一己之力,就搞垮了五辆车!其中还有一辆是五百万的宾利添越!

被撞成了这个样子,可以直接申请报废了!

苏锐真是艺高人胆大!

他也没有立刻离开,就这么静静的等在原地。

其实,如果不是已经来到了这苏迎龙的老巢,他或许还不会用出这样的招数。

看了看方向,苏锐判断,他们距离苏家大院大概还有十来公里的路程。

“看来,自己也得好好的了解一下苏家的旁系与分支了。”苏锐摇了摇头,在心中说道。

还剩两辆跟在后面的奥迪,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这场惊心动魄的车祸,几个穿着黑衬衫的保镖忙不迭的从车子上跑下来,去那辆几乎完全变形的车子前把他们的主子给拉出来。

“啧啧,真是有点可惜啊。”苏锐看着那辆面目全非的添越:“不过,这么沉的车,回头卖个废铁也能值回不少钱。”

要把这种豪车给卖废铁?

赵芙荷一片空白的脑子,出现了应激反应,忽然之间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跪在地上握着自己的手腕痛哭,一会儿念叨视频,一会儿喊救命。

死亡的恐惧击溃了她的理智。

周安北皱了下眉头,“顾总?”

靠在椅背上的顾平生闭着眼眸,膝盖上的手指,轻轻的弹动了两下。

周安北会意,让医生先给赵芙荷缝合伤口。

医生让两名保镖按住惊恐的赵芙荷,准备给她局部注射麻药。

但顾平生却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削薄的唇角开阖:“直接缝合。”

直接缝合,不用注射麻药。

医生顿了下,好友女儿苏茜茜11章周安北却冲着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照做。

没有麻药,直接缝合的过程,疼痛感甚至比匕首划破手腕还要剧烈,赵芙荷中途晕了过去,有被用水泼醒。

缝合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只有医生和身旁的一名助理操作。

惨叫声在雨夜显得格外的惊悚刺耳,后来,赵芙荷的嘴被重新塞上。

如果苏迎龙现在能听到这句话的话,他一定会当场吐血!

看着那几个保镖把满脸是血的苏迎龙从变形了的车门里面拉出来,苏锐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冷笑:“多行不义必自毙。”

苏迎龙的伤势倒不算重,顶多是脑袋上开了一个口子而已,只不过流了不少血,看起来挺吓人。

韩步义则是有些凄惨了,这个家伙的鼻梁骨本身就已经被苏锐给砸断了,此时又和座椅靠背来了个亲密接触,简直差点让他疼晕了过去!

他们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踢到了铁板!

“本来想逗逗鹰,结果却被鹰给啄瞎了眼!”韩步义躺在地上,愤怒的说道。

四辆奥迪轿车严重损伤,一辆宾利添越几乎报废,这损失得七百多万了!

就算是再有钱的人,让他一次性的扔掉七百多万,心中也会非常不爽的!更何况,苏迎龙还没有钱到那种地步!

况且,他本来就把苏锐当成了可以随随便便捏死的小虾米,压根就没把对方放在心上,所以,此时他越惨,心里落差也就越大!

徐其琛唇瓣轻动:“余力……”

不遗余力:将剩下的精力都用上。

“什么时候可以探监?爸爸父亲爹张雄结局”徐其琛问道。

晋茂:“两天后。”

徐其琛看了他一眼。

晋茂知道这个结果他不会满意,解释:“……温小姐刚刚入狱,那边制度严苛,所以……”

两天已经是最快的结果,按照四方城监狱的正常流程起码要等到一个星期以后。

成雅居。

当赵芙荷淋雨被推进来的时候,顾平生刚刚换好从车上拿下来的衣服,脚上踩着棉拖,垂下来的短发还是湿润的,他就站在客厅的陆地窗前,看着窗外“哗哗”而下的暴雨。

这是四方城入冬以来,下的最猛烈的一场雨,像是要将整座城市颠倒。

“唔,唔唔唔……”

赵芙荷口中被塞着东西,挣扎的时候被两名保镖牢牢的按在地上。

周安北率先走过来回话;“顾总,跟您猜测的一样,这个女人正准备坐飞机逃走,只不过天公不作美,今天突然的一场大雨将机场内所有的飞机都暂时停飞了。”

在赵芙荷求饶的声音尚未响起来的时候,就被人重新塞上抹布,捆绑起来。

车上。

司机看着被捆绑着带走的赵芙荷,透过不断左右摇摆的雨刮器,多看了两眼。

顾平生指腹磨搓着手上的婚戒,“明天起,你就不用来了。”

司机猛然转过头:“顾总。”

“我会安排你去别的地方工作,饥饿的女儿全文阅读或者你愿意去陪那个女人在地下城工作。”顾平生眼眸沉冷的说道。

司机连声说不敢,车窗外的雨还是不停歇的下着,在空中形成一层雨幕。

“跟她睡过的男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是,多谢顾总。”

澜湖郡。

赵姨和王姨一听到脚步声,连忙走过来。

但是却只看到顾平生,身后并没有温知夏的身影。

赵姨试探性的问道:“顾总,太太是……回医院了吗?”

太太还没有做手术,身体还没有好,是不是庭审结束之后,就直接回医院了?

顾平生把人踢开,像是踢走一毫无用处的垃圾,眼眸赤红的动了杀念。

他的话落,身后就已经有保镖从身上拿出了匕首,反射着头顶的灯光,刀锋泛着凌冽的寒光。

赵芙荷顾不上喘息,连滚带爬的想要向外逃,却被人反手从后面拽住头发,把她的手腕按在了地上,看着拿着匕首的保镖越走越近,赵芙荷惊恐的摇着头,“不,不要,不要!学长,学长,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只是太爱你了,我只是不想要再跟别的女人分走你的爱,我是因为爱你啊!好友的傻女儿小陈叔叔”

赵芙荷这个时候,还是不忘记自己要打的苦情牌。

从她的口中听到爱,顾平生只觉得玷污了这个词,如果他没有钱,没有现在的地位,她这种女人会跟他谈爱?!

“不要,不要,学长,啊!”

在赵芙荷的惨叫声里,保镖划破了赵芙荷的手腕,不偏不倚正好是她上次为了把顾平生留下,而上演“割腕自杀”的位置。

只不过,这一刀,比她上次那不深不重的一刀要深的多。

所看到的是剑灵所看到的画面,因此龙陌白才会看见天空出现一扇门。

段迁流缓缓道:“眼下杜振南抢了洗髓丹,给他时间日后必定是个心头大患。”

“摆明是串通好的。”剑无殇咬牙切齿。

“两位师父,你们先别着急,我有办法救她。”

龙陌白当务之急先救戴芯兰,先来到她身旁,俯身扶起上对方,拿出洗髓丹直接给对方服下。

心脉被震碎只有洗髓丹能修复,没有剑无殇的真气护住恐怕早已身死。老友的女儿全文阅读

“这...”

两人还没问,就看的说不出话来,只见龙陌白将那枚丹药为戴芯兰服下。

龙陌白笑道:“两位师父,你们放心,那老东西抢走的锦盒,里面装的是一枚逍遥丹。”

“什么....”

“哈哈....这下杜振南那老东西,肠子悔青了。”

两位老人一个吃惊,另个开怀大笑。

龙陌白见两位老人,突然想到什么,便询问道:“两位师父,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秦广的人?”

顾平生蓦然起身,一脚踢在她的胸口,脚捻在她的手指上,身体半弓着,弯下腰,“你知道,坏了我事情的人,是什么下场么?”

“学长,学长你饶了我,饶了我吧。”赵芙荷从来没有见过顾平生这般阴沉狠厉的模样,像是下一秒就会杀了她。

不为其他,而是……就在刚才,顾平生接到了许律师的电话,温知夏放弃了让他提起上诉。

并且……不肯见他。

不是不肯见许律师,而是,不肯再见他顾平生。

她那人的好说话,也就是在平时,就是在表面上,说不见他,那在她出狱之前,他就真的不可能再见到她。

还有她让许律师带的话,什么让他“好自为之”!

她就是在气他。

“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做,嗯?我的情人?怀了我的孩子?你也配?!她现在不做手术了,你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顾平生抬脚踩在她的胸口上,沉重的压迫感和窒息感,让赵芙荷体会到了自己此刻离死亡的距离有多么近,“不是想死么,放干她的血。”

2021-06-10

2021-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