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驸马_穿越成驸马渣男

此时此刻的山本宫羽根本来不及想象自己有多么的屈辱了,他咬紧牙关,一遍又一遍的承受着疼痛的冲刷!

…………

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那种疼痛感觉并没有任何的减轻,除非伤口愈合或者辣椒水被彻底的冲洗干净,否则这种要命的疼痛将会如影随形的伴随着山本宫羽!

而那根大号针筒,此时还被周显威插在了山本宫羽的体内,后者的双手被铐住,真的是想拔也不出来。

堂堂山本太一郎的弟弟,此时此刻终于像是蔫了的狗尾巴草,软软的趴在浴缸里面,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

苏锐这时候走进来,说道:“是不是恨极了我?”

山本宫羽被疼痛折磨的半死不活,根本无法回答苏锐的话了。

苏锐微微一笑:“那就让你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好了,接下来,还会有更加精彩刺激的节目等着你。”

论起审讯时候的花样,苏锐可绝对有经验,如果让他丢掉节操来折磨山本宫羽,后者估计会永久的留下心理阴影!

“大哥,这种人渣还留着干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就弄死他。”周显威一边撸-着袖子一边说道。

“行,交给你来折磨他了,反正你的口味够重。”苏锐望着周显威这义愤填膺的样子,不禁说道。

“口味重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周显威似乎是有点不太理解,穿越成驸马不过他现在真的是满心想弄死这个山本宫羽。

“你现在去把这里最大号的针管给我找来,然后在里面装满辣椒水。”苏锐说道。

在国安的秘密居所,找到这些“工具”似乎并不是太难的问题。

“针筒和辣椒水?大哥,你太阴险了!这招够狠!”周显威说罢,便兴冲冲的离开了。

过了十分钟,他便雄赳赳气昂昂的回来了,手里举着一个超大号针筒,就像是举着一把手枪一样。

而在针筒的里面,却充满了红色的浓稠液体!

周显威说道:“大哥,我把这里最浓的辣椒精给搞来了,要是插进这山本宫羽的喉咙里面,绝对能让他爽翻天!”

“你要干什么?”山本宫羽扭过头来,望着举着红色针筒的周显威,继续吼道:“你们这群支-那猪,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那好,现在看看到底谁能杀了谁。”周显威被这句话给气着了,把鼻孔里的两团纸给扯下来扔到一边,然后紧紧攥着那大号针筒,高高举起,而后重重落下!

山本宫羽的菊花再一次绽开了,同时一股辛辣的红色液体充斥了他的肠道!

“好好享受吧!”

周显威并没有拔出针筒,而是猛地用力一推,长公主倒追驸马gl针筒便彻底的没入了山本宫羽的体内!

而后,周显威便掀起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转身走出去了。

“大哥,任务完成了。”周显威说道。

“口味果然够重的。”苏锐嫌弃的摆了摆手,“你都碰到了那地方了,抓紧洗手去。”

周显威登时哭丧着脸:“大哥,你以为我想碰啊?你这是过河拆桥!”

然而,周显威还没来得及去洗手呢,卫生间里面便传来了山本宫羽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血口喷人?”海无量好整以暇的笑了笑,看都不看龙奎霸一眼,转向众人道:“在场诸位都是明眼人,你们仔细回想一下巫暴良和程浩楠比赛的情形,这俩人身上都有一层诡异的黑气,你们难道就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吗?”

-优-优-小-说-更-新-最-快-话说到这个地步,众人还反应不过来那就是真傻了,之前没往这方面去想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经海无量一提醒,顿时就察觉到了种种蹊跷之处。重生为长乐公主的驸马

“明明只是金丹大圆满,巫暴良和程浩楠二人却有远超金丹期高手的实力,甚至连元婴期高手都未必是他们对手,这正常吗?何况,他们身上这层诡异的黑气,相信诸位从没在正常修炼者身上见过吧?”海无量趁热打铁道。

“一派胡言!”眼见众人都一副若有所思的怀疑眼神。龙奎霸不由急着辩解道:“照海无量你这个逻辑,那么所有能够越级挑战的高手都是邪修了?身为堂堂四海镖局总镖头,难道你的眼界就这么低。连这种天才人物都没见过?至于黑气什么的,纯属是毫无根据的恶意中伤,这是绝不外传的独门秘技,大家之前没见过很奇怪吗?”

“对对,展示一下!”场下众人纷纷赞同,他们刚才都还在纳闷呢,程浩楠怎么从来都不用基本武技,而只是一味的用普通拳脚对敌,就算这是他的战斗风格,但是身为堂堂金丹大圆满高手连一个拿手武技都不用,未免太诡异了吧?

不仅是程浩楠,连刚才的巫暴良也都没有展示过明确属性的基本武技,只有一招让大家都看不懂的强悍武技,现在回想起来,怎么看怎么邪门……

“这……”龙奎霸顿时傻眼了,这下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长公主的小驸马gl

但凡是邪修,无论是直接修炼,还是半途入道,至少有一点是无可争议的,那就是所有邪修在开始修炼之前,都必须自废之前的灵根属性,因为所有的邪修心法都是违逆常规,其创立的根源就在于反灵根属性。

不仅是五大常规灵根属性,还有那些罕见的异灵根属性,都必须全部废除,否则就会在体内造成致命冲突,唯一的下场就是走火入魔暴毙而死。

龙奎霸傻眼了,程浩楠也傻眼了,就算是风雨雷电之类的异灵根属性,那也至少能说得有理有据,展示一下相应灵根属性的武技就足够了,可是他这个怎么弄?

“等等……”

就在苏锐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山本宫羽终于有气无力的出声了。

此时他的头发已经全部湿透,脸上流下来的汗水在额头前面汇聚成一小滩,一天之中他的菊花连续两次遭到了暴力破坏,此时还要承受辣椒水所带来的烈焰之吻,简直要难受到突破天际了!

苏锐的第一招就已经如此的彪悍,他真的无法想象出来接下来对方究竟会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

“你现在想要和我谈条件了?穿越驸马要和离gl”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你究竟是谁,想要什么条件?”山本宫羽虚弱的问道。

“我要的东西很简单,那就是你那个亲哥哥的性命。”苏锐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要杀了我哥哥?”听到苏锐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山本宫羽苍白的面容之上露出了嘲讽的神色来:“你杀不了他的。”

“看来,你还需要再打一针筒辣椒水。”苏锐同样嘲讽的说道。

“多少辣椒水也不能让你杀了山本太一郎。”山本宫羽说道:“这些年里,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打过这个主意,然而他们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更别提你这种毛头小子了!”

众人的目光又随之聚回到了海无量身上,虽然他们心中存疑,但海无量的这些指证确实缺乏实实在在的证据,靠着这么点推测就想把齐天镖局和龙舟镖局除名。这未免也有点太牵强了。

“哼,死到临头还想狡辩?”海无量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看。什么灵根属性的修炼者才能弄出一声黑气啊?用独门秘技四个字就想搪塞过去,想得太轻松了吧?”

“不管是不是独门秘技,那都必须要有灵根属性作为支撑,就常见的灵根属性来说。确实不存在可以搞出黑气的可能性,巫暴良已死,我们无法从他身上得到验证,但是程浩楠总该证明一下。”赵不凡这时候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他虽然不想被海无量当枪使,但如果真能证明是邪修的话,那事情可就大不一样了,这份大功劳可不能让海无量独占,否则说不定这家伙又要借机骑到头上来,以海无量的无耻厚脸皮。用功劳换积分名次这种事情不是干不出来。

“他……他是极为罕见的异灵根属性,你们没见过很正常!”龙奎霸有些心虚道。

客卿高手在洪氏商会的地位极为超然,正常情况下除了保护商会之外,是不会接受任何委派任务的,不过洪钟这位分会掌柜的地位远不似看起来那么简单,以他的实力和人缘,就算是这些高傲的客卿高手也愿意卖他一个面子。

让客卿高手护送林逸回家,这已经完全超出了生意的范畴,而是实实在在的人情。

不过,林逸还是很快谢绝道:“多谢洪掌柜好意,不过没必要这么麻烦,在下自己有办法应付。”

“嗯?”洪钟闻言不由一愣,饶是以他的丰厚阅历,听了这话都开始有些看不懂这个林二了。

以筑基初期巅峰的实力,能够应付筑基中期的于哲,甚至还反而将于哲打成重伤濒死,这个结果虽然多少出乎了洪钟的意料,然而却也不是不能理解。

越级挑战这种事情虽然不多见,但是在洪钟眼中,林二这个人本身就不是寻常之辈,能够做到这种事情也没什么特别好奇怪的。

但是,林二能够应付于哲,却不代表他能够应付南天勇,毕竟这两个人,可是完全两个概念。

2021-06-10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