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女整天被养父母欺负_长期霸占养女记录

康晓圞波翻看行驶证一看,上面登记的果然是林逸的名字,顿时有些无语,这车还真是林逸的,那么之前的甲壳虫,还真是借来的了?

“老大,昨天你说落牌子,就是这辆车?”康晓圞波将行驶证还给了林逸,问道。

“是啊,其实我很穷的,不过有个有钱的亲戚而已,我能开这车就不错了。”林逸笑道。

林逸的话,倒是让康晓圞波和刘圞欣雯一阵的感动,林逸好像并非传说中的大少爷?不过能一下子将身上的所有钱都拿给小芬交医药费,这倒是很难能可贵了。

唐韵早就发现了林逸的与众不同,对林逸有些好奇,说林逸是大少爷吧,他还不太像,可是有时候,林逸却比那些大少爷还要嚣张。

至于这辆车子,唐韵倒是有些熟悉,好像就是那一晚从黑豹手里面抢过来的,被林逸据为己有了。虽然唐韵不太赞成这种近乎抢圞劫似的行为,不过黑豹实在太过分了,被林逸拿来一辆车子作为惩罚,已经很轻微了。

当然,唐韵还不知道,黑豹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特护病房里,浑身上下的骨头碎的一塌糊涂,要想康复,至少得半年以后了。

这自然也是那些被看好的剧集单集剧集能卖几十万上百万,数百万乃至更高的原因之一.

可是,那是三十年后.

三十年前的现在,国内电视台对电视剧的需求可就少之又少了.

央视因为全国性质的原因就不说了,在央视,不管是谁制作的电视剧,那也别想卖出太高价.

央视虽然有钱,可人家是业界老大,逼挌在那呢,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就压根不可能出高价买剧.谁让人家渠道硬呢,不管是哪里,如果能收到电视信号,那必然肯定有央视的.

所以,收视率不需要担心,养女整天被养父母欺负人家何必高价买什么好剧.

国内能高价买剧的只能是省级电视台.

像下边的县市级电视台,因为收视人群少,受到的关注不足,自然广告费赚的也就不多,自然也就拿不出太多钱来买剧.

一般来说,卫视台可以拿出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价格买一集电视剧,而地方电视台每集出价5万元就已经非常高了。卖给地方台的电视剧一般一两万元一集,还有许多都是几千元一集的.

“我们科平时能被叫来会诊的机会可不多。”蒋伦笑着和周军握了握手,走到床边看着郑筱萸,“么得错,就是这个龟儿子。”

“他是为什么来找你看门诊?”孙立恩眼前一亮,“都有什么症状?”

“这个龟儿子说自己身上有溃疡。”蒋伦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场景,“不过他说自己平时工作忙,今天有空来看,身上的溃疡已经愈合了,只有一些瘢痕。看不到有什么问题。”

特殊形态的溃疡是三期梅毒的表现形式之一。梅毒疹渐渐扩大后,中心会开始软化破损,并且排出脓状分泌物。但这种溃疡不会很快的好转,如果不加以治疗,少说需要半年才能痊愈自行。

“病人自己否认了冶游史。”冶游史是“高风险性行为经验”的医学叫法。蒋伦似乎猜到了孙立恩的想法,但他对于梅毒的看法和其他医生一样偏向保守。“如果说这个龟儿子突然晕过去,是因为梅毒。那他的病程最少要超过10年,而且这期间一直没有被治愈。”蒋医生耸了耸肩膀,养父母老是叫养女给钱“都21世纪了,青霉素早就不叫盘尼西林了。治个梅毒还能拖上十年?不可能吧。”

“先做血常规,肝功五项和菌群培养。”周军当机立断,开始指示诊断工作。“证实肝衰竭状态后立刻上多烯磷脂。先给他慢推两支看看效果。”多烯磷指的是常用的护肝类药物多烯磷脂酰胆碱注射剂。西药的名字大多长且拗口,医生们大多时候会用约定俗成的简称来称呼。这种称呼每个医院甚至每个科室都有所不同。

“顺便检查一下肝功,做个脑部CT确保他脑子里没有出血。”周军继续补充道,他忽然对着那笔正在纪录的孙立恩道,“你觉得还需要什么检查项目?”

“我觉得……”孙立恩想了想,“加个腰椎穿刺吧,排除一下其他的神经系统病变。”

“嗯……”周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拥有足够的医学理由,而且做起来很不舒服。”他朝着孙立恩笑了笑,“我喜欢这个主意。”

这并不是报复行动的一部分啊……孙立恩苦笑着点了点头。

刘副主任仍然没回来,大概是在手术室里继续监督起了林兰的手术。被孙立恩一个电话叫过来的蒋伦倒是动作挺快。这边刚刚给郑筱萸抽完血,他就出现在了抢救室里。

“嫂子满意就好,王爷家的养女就好。”

包不服也不敢多和萧元说什么,笑了笑就道:“那我不打扰您了。”

萧元示意萧露挂了手机。

回头,萧元就开始起火做红烧鱼。

“爸,明天我能在家里看看您是怎么给人看的吗?”

萧露凑过来问。

萧元一边做鱼一边道:“也行吧。”

萧露就露出带着一丝兴奋的笑。

把饭菜做好,萧露回屋换衣服,她把行李箱拉出来,里边就放了两套替换的衣服,再有就是一些杂物,萧露从张家离开的时候,真的是几乎什么都没带,张太太原先还说要给她一套房,再给她一些钱,但让萧露给推辞了。

她想着既然离开,那就干脆一点,别弄的总是扯不断,这样对谁都不好。

萧露拿出一身衣服一边换衣服一边想着,也许她回到自己的家,回到亲爸身边是一件好事呢。

反正就现在来看,她回来之后,生活质量一点都没有下降,相反,她还得到了更多的疼爱和关怀,反正她觉得在萧家比在张家要好。

萧家人多热闹,亲人之前也是互相关爱的。

王智峰走了,康晓圞波倒是有些好奇了:“老大,你有事儿要请假?要做什么,不会误了周末我二爷爷的寿宴吧?教授家的养女”

唐韵也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林逸,她也想问一问的,不过康晓圞波先问了出来。

只有刘圞欣雯不感兴趣,林逸上不上学,和她关系都不大。

“呵,应邀给一个病人看病。”林逸自然不可能说出国的事情,于是亦真亦假的说道。

“看病?你会看病?是了……你会针灸的……”刘圞欣雯有些惊奇,不过忽然想到了那天小芬的事情,于是点了点头。

“只是去帮忙而已。”林逸笑了笑。

“那也很不错了……”康晓圞波佩服的竖圞起了大拇指:“老大,你快点儿提高一下医术,要是能给小芬治病就好了……”

“呵,我会努力的……”林逸点了点头。

康晓圞波和唐韵都知道林逸会点儿医术的事情,所以对林逸去看病人也不怎么奇怪。上次林逸和唐韵说,他有办法治好小芬的病,只是现在不行,所以唐韵和康晓圞波自然就认为林逸指的是现在的医术不够了。养女被欺负五年的电视剧

唐韵本想问问林逸,能不能看看自己父亲的病,不过想到林逸对小芬都无圞能为力,也就没有再问出来……

进了班级,楚梦瑶和陈雨舒已经坐在了座位上面,林逸和康晓圞波走进来,两人都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忙自己的事情。

这声音就缓了一些:“是有点事情,就是我一个老朋友家里出了事,就想着找大师帮忙看看,这不,他自己也找了好几位大师,可惜都解决不了,我和这个老友关系是真铁,就想着请大师帮帮忙。”

萧元有些为难:“包老板,之前帮你我已经是破例了,我也说过想收手了,你这让我很为难啊。”

包不服急道:“真是十万火急的,大师,您这是救人性命的啊,您这是做善事的,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也不敢求到您这里,您就行行好吧。”

萧元长叹了一声:“罢,罢,这事情一桩接一桩的,看来是上天都不想让我金盆洗手啊,行了,明儿你把人带来吧,我先看看人再想想接不接这活。”

“好,那我明天带他登门拜访。”

包不服就笑了。

萧元又说了一句:“我们已经搬到龙湖小区这边了。”

“大师,房子您住着还行吧,要是哪儿不满意您就说,我让人给您再弄弄。”

包不服立刻笑着问了一句。

萧元回头从冰箱里拿了一条鱼准备红烧:“房子住着还不错,我满不满意倒是其次,我太太满意。”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