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系肉多的现言甜宠文_《破镜重圆》大肉

花朵儿走出了老师办公室,往教室走去。

还了孔老师的钱,花朵儿心里打算着把元培林的钱也还一部分。

她现在手上有五万块钱,还差两万块钱。

先还他五万块钱吧!做生意的人,钱都投入进去,更何况,元培林之前的钱,因为来路不正,他把大部分都舍出去了。

他现在合理合法的赚钱,万事开头难,他应该很需要钱。

花朵儿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前面的男生黄小龙跑过来问:“朵儿,你一边赚钱一边学习,什么都不耽误,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位同村的男生,之前和她几乎不说话,上学放学只是和石云同路。

尤其是扶乩这种大杀器出来,很多富豪们都离席到了台下竞相一睹为快。

”师姐。扶乩就是请碟仙么?”

”不是!”

”那是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师父就在那里。你自己去问。”

”我不敢去??”

距离天师广场几百米外的一个亭子里。一男一女两个小男孩静静的坐在那无人注意的偏远角落。

十来岁的小女孩穿着一身酷酷的西装,脸上还扛着个名牌的墨镜,满脸的老气横秋。

用力掐了身边老实木讷的五岁小男孩一下,冷冷叫道:”你不敢去?你是师父的嫡传内门弟子,你连扶乩都不知道,你白活了你。”

说着,小女孩的手指狠狠戳着小男孩的额头和耳朵。

小男孩嫩嫩的脸上现出两个深深的指甲印,半张脸都肿得通红。

被自己的师姐又掐又戳,小男孩根本不敢还手,只是低低说道:”师姐,你别掐我脸。”

”要是被师父看见了问起来,养成系肉多的现言甜宠文你会被师父惩罚的。”

“拿奖就是对哥你的肯定,我也看了《集结号》,真心话,哥,演的很细致!”

《集结号》中的谷子地,是一位爱说脏话,带点草莽气,重情义,有血性的硬汉。尤其电影后半部为了兄弟的荣誉去一路寻找部队,在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他没有放弃,挖煤那段让人杳然泪下。

虎目浓眉、长了一张“正派脸”的张涵予,却是专业配音演员出身,在成为“英雄专业户”之前,没少跑龙套。

在娱乐圈有两种称呼,一种称为演员,一种称为艺人。

艺人的任务就是娱乐大众,也娱乐自己,时不时用貌似拙劣的傻逼行为搏得众吃瓜者的开心。然后这个艺人就像产品一样开始被人议论,被人品评,被人高歌。然后众位看客开始路转粉,粉转黑,黑转路等等。

显然,艺人是娱乐圈的商人。从内到外都散发着金钱的气味。他们的目的就是赚钱。也正是因为他们始终如一的对金钱的执着追求。才有了不管众人如何点评他们的演技,他们都能躲进小楼成一统哪管春夏与秋冬,显然,这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

那细微无比的剑气,蕴藏的庞大力量,np双插头夹心饼干文陡然在黑魔尊者以及风兕尊者的胸口处,爆炸开来。

这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气,不但切断了两人的身躯,还不断的延伸出去数十里。剑气所过之处,山峰被削平,巨兽被斩杀,连火焰岩浆都被剑气切成了粉末。

一路上,尘土飞扬,鲜血洒遍!

“噗通!”

“噗通!”

而在城门口,黑魔尊者以及风兕尊者的身体,则是被一剑斩成了两段,直接从空中落下来,重重砸在地上。他们的身体的断裂之处,鲜血顿时狂涌而出,染红了大地。

不过,他们还未死!

灵魂未曾湮灭,以他们大圆满境界的强大的生命力,让他们可以通过吸收混沌元力,修复自己的身躯。

可此时,他们根本来不及这么做。

“你,你是什么人?”

风兕尊者,黑魔尊者,都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惶恐不安的看着半空之中,那身穿莲花道袍的小人,瞳孔不断的凝缩。

他们难以想象,此地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存在?

其实,点评艺人的演技本身就不符合逻辑,只有演员这个行当,以肉为主的甜文古言才能够用演技这俩字来点评。

言归正传,其实,最初在屏幕上看到张涵雨,是在冯剧刚的电影电视剧里。予叔火的时候,是冯导的《集结号》,从此进入华语一线阵容。

有时候看到有记者采访到与他搭戏的人,他们往往说的很一致。拍戏之余,张叔会讲老北京的事。这就很有意思了,京腔京调发自内心的讲一个事,自然是丰富多彩的。

孙洪磊入行十年,第一个奖项是凭借《周渔的火车》,在03年拿到了燕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07年又拿到了魔都电视节白玉兰奖的最佳男演员,

两岸三地最负盛名的三金大奖,他连提名都很少,更遑论拿奖了;

“洪磊,你不是和孟导关系很好吗,请他帮你量身定做一部,凭你的演技,肯定能拿奖的。”

“轻舟那有时间给我量身打造,明年他要去好莱坞,即使想帮我,也都是两年后的事了!”

张涵雨之前和孟轻舟没打过交道,只知道小伙子才华高的一匹,电影是拍一部红一部,偌大的公司捏在手里,就连黄家兄弟都不敢轻视;

听说人家已经准备去好莱坞打拼了,暗自欣赏的同时,也多有向往;

“你就没问问,能带你一个不?这种好事,不能落外人手里吧。”

“储物袋……也罢!”

黑魔尊者的储物袋之中,可是藏着不好好东西,他自然不情愿。

可是,在青莲童子冰冷残忍的目光之下,他只能咬牙,将自己的储物袋,以及刚刚得到的浑天魔锤留下。《欲念承欢》by青卿

“你这储物袋里的东西,勉勉强强吧。”青莲童子收起黑魔尊者的储物袋,神识随意一扫,也不怎么在乎,直接扔进了自己的怀中。

另外,他又将黑魔尊者脚边的浑天魔锤拎起来,感应了一下这至宝魔锤的份量,微微点头:“这一柄锤子,倒是一件难得的下品至宝,还凑合吧。”

得到了一件混沌至宝,似乎是让青莲童子的杀意淡了不少。

因为花朵儿家的超市东西便宜,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能够节省一点是一点。

于芳菲家的菜,自从开起店以后,不仅菜品丰富多彩,而且味道也日新月异,吃过的人都会上瘾。

之前,花朵儿和于芳菲是班上两个最不起眼的女生,现在却成为了班上最耀眼的两个女生。

她们俩就像两朵突然一夜之间绽放的花一样,带给人一份猝不及防的美丽和惊艳。

曾经最不堪的家境,也仿佛一夜之间由贫转富,所有的一切都令人惊叹又羡慕。

这天,花朵儿趁老师办公室里只有孔老师一个人的时候,车开得比较猛的小甜文进去把之前的那张银行卡塞到孔老师手里。

“孔老师,谢谢您之前借给我的钱,我用这笔钱开了朵朵超市,现在超市盈利了,这是还您的钱,六千块钱。”

孔老师连忙往回推。

她的儿子现在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和家人还有小朋友沟通互动完全没有问题了。

现在孔老师夫妻俩每天都能够从儿子身上发现惊喜,他们夫妻曾经因为孩子而岌岌可危的关系也早消融。

数以百计的微信消息就瞬间刷屏,整个屏幕上都充满了小红点。

陈安和见状脸皮一抽。

至于吗?

他就发了一个朋友圈,至于这么多人关心吗?

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但说归说,闹归闹,该看的信息还是必须要看。

他逐一回复。

而在他回复时,大学的班群也难得的热闹了起来。

“失踪人口归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年之期已到吗?”

“恐怖如斯!~”

“老陈,你这三年干什么去了?”一个头像是兰博基尼的人问道:

说话的是他们的班长,李潇。

陈安和看着满屏的询问。

回复道:

“……我毕业时说过,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这三年我一直在全球到处飞,前几天才飞完最后一站,正式回国。”

“也就走了三百城。”

他的消息一发出,瞬间满屏问号。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