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穿越成小攻宠物_穿成一颗蛋被攻养大

李春望来到跟前,看着这刚才还傲气得一塌糊涂的美人,现在惊若兔子。

他的恶趣味又上头来,他用两指夹着自己的身份证,然后,塞进那一道深不见底的白色鸿沟之中。

说道:“记得,给我也定一张票。”

苏曼吟紧张地看着他,又羞又恼,不敢说话,两只眼睛快要滴出水来。

李春望笑笑,转身来到围栏处,一个翻身就跳下楼去,潇洒离开。

看着李春望的身影消失,片刻,苏曼吟才长舒一口气,总算摆脱了这可怕的家伙,便转身进屋。

来到屋里,萧漫澜对苏曼吟小声问道:“他走了?”

苏曼吟点点头,脸泛红晕,同时她抬头盯着萧漫澜,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跑?”

萧漫澜怎么可能会说自己的东西被偷了,她敷衍道:“没什么?”

苏曼吟可不会轻易放过她,上前一步,盯着她的胸脯,若有所思地说道:

“我很想知道,她到底对你这里做了什么?”

萧漫澜不回答,而是反问道:“我也想知道,你跟他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苏曼吟同样不回答,而是嘴角勾起。

突然,她一把扯住萧漫澜的衣领口子,说道:“既然你不说,我就只能自己看了。”

可她根本不会功夫,哪里是萧漫澜的对手。

萧漫澜直接抓住她偷袭而来的手腕,然后侧身一带,苏曼吟就摔倒在不远处的床上。

萧漫澜调笑道:“敢袭胸!小受穿越成小攻宠物我看你就是一假正经,平时一副圣女模样,是想装给谁看?”

苏曼吟打不过她,但嘴上不能认输,反击道:“嫂子,你这寡妇,是不是身子久旷,早已忍不住想男人了。”

闻言,萧漫澜一个飞身就扑过去,将苏曼吟压在身下,骂道:

“苏曼吟,我怎么现在才发现,你这张嘴,居然这么贱,看我不撕了你。”

苏曼吟也不示弱,一个翻身将萧漫澜压住,说道:“来啊,都说嫂子特别好玩,那我今天就玩玩。”

说着,她一低头就咬住了萧漫澜那丰润的嘴唇。

“轰!”世界瞬间静止,二女大脑同时短路。

苏逍遥的回答让苏老皱了皱眉,摸索着点燃了一根香烟,在烟雾缭绕中看着他开口。

“心灵那丫头确实好,我看了也喜欢。只是盛家最近几年和苏家的竞争是越来越强烈了。你们两个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看似简单的一番说辞,苏逍遥早已明白爷爷的意思。

说这些的意思,就是让他明白,他和盛心灵注定不可能了。重生之诱受养成系统

“爷爷说的是,我们的确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苏逍遥脸上带着一抹浅笑,语气恭敬地说道,没有掺杂丝毫的情绪。

苏逍遥的回答让苏老很是满意,凡事点到为止,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悟性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苏老摆摆手,苏逍遥冲着两位老人鞠了一躬,随后从书房离开。

回到自己的房间时,苏逍遥低头这才看到掌心里多了一排指痕。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吗?

不用爷爷提醒,他早就明白自己和盛心灵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盛译行很少这么严肃地说话,心灵看着爹地愣了愣,抿了抿唇到底还是将他的话听进去了。

“爹地。”

心灵撇着嘴,看着爹地声音委屈地开口,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不愿意松手。

盛译行心疼地看着女儿,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爹地知道你现在很伤心,所以爹地和妈咪会一直陪着你,陪着你一点点的好起来,谁捡了朕的小狼崽 书包在这个过程中,你也一定要加油,早点坚强起来。”

爹地的话让心灵瞬间明白了许多道理,可有些事情,虽然她理解,可还是不想面对。

就比如和逍遥哥哥的告别。

可事实上,现实永远是没有彩排的,次日心灵跟着妈咪去医院,就发现逍遥原本的病房已经空了出来。

而他,没有任何预兆的,就从心灵的世界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之消失的还有逍遥的家人,一切就好像一场梦,醒来之后发现,除了脑海中残留的回忆,其他的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

七年以来,苏逍遥一直按着爷爷奶奶的要求去追赶超越。

这,也太疯狂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不能怪她们,只怪李春望今天乱了她们的心境。

一个高高在上的圣女,堪称人间绝色,以为这辈子也没有能配得上她容颜的女人。

在傲气地走过二十多年后,一个风流不羁的男人,闯入她的世界。

她以为这个男人会对她千般好,万般宠。

哪知,这个男人风流成性,小受是星际唯一的古地球人狂妄自大,妻妾成群。

并且,还与她的嫂子发生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能够瞬间让物品消失。

那是魔法吗?还是神技?她的世界观崩塌。

加上他的种种做派,苏曼吟的心乱了,与嫂子的关系也变得尴尬,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所以,她疯狂了。

同样,萧漫澜因为婚姻的关系,背后人称黑寡妇,克夫命。

她本来已经钻心武道,不考虑个人感情之事,哪知,一个神秘的男人闯入她的世界,抢走了她的初吻。

他强大,神秘,有种玩世不恭的桀骜不羁,对她很有吸引力。

等他再回到大厅时,众人已经选择好了功法。

韩四妹选了他的天龙九部入道篇。

青草与花秋意也各自选了一份,但她们似乎还想继续修炼之前的《天香诀》,李春望没有反对,随她们自己。

其余几女都有选中自己心怡的功法,大家各自回房研究去了,留下李春望一人孤苦伶仃。

闲来无事,他干脆回房睡觉,明天就要去西海荒漠,好好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

只是,没过一会儿,他的房门就被敲响,李春望打开一看,是林恰巧。

来到屋内,李春望问道:“小企鹅,你怎么来了?是不是长夜漫漫,独自一人无法入眠?”

说着就将小企鹅搂进怀里,欲行那苟且之事。

哪知,小企鹅倔强地挣脱开李春望,小声说道:“老公,兽人把人类当宠物养你别这样,屋里还有其他姐姐在,我不敢。”

李春望奸笑道:“你不敢?不敢还跑来老公房里?”

林恰巧柔声说道:“我是来拿东西的,我行李还在你这里呢。”

姜禾拿着比划了比划,很满意,大方地递给许青:“给你试一下。”

“我还是算了……”

许青感受着沉甸甸的重量,把它扔回去,抄起旁边的龙泉宝剑:“阁下姓甚名谁?我从不伤无名之辈。”

“盐帮姜禾,你要与我动手么?”姜禾配合他,把剑鞘嗖一下撤掉,泛着金属冷光的一米六大剑亮出来,衬得许青手里的剑就像玩具一样。

小小的姜禾拿着大大的剑,高高的许青拿着玩具一样的三尺长剑,在客厅里对峙着。

“江城,许青。”

“现代,姜禾。”

而这样的解决速度和态度,都说明现在江洋不想惹事儿,一旦把事情闹大,他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法人,立刻就会成为舆论的焦点,限制出境是一定的,没准还会被限制出行,这是他绝对不能接受的。

送何楚娇他们安全回到驻地,猪才怪那边也传来了消息,他吃惊的对刘剑锋说:“锦绣公司的人疯了吧,我这么砍价他们居然也能接受,就算把工厂里的机器都当废铁卖掉,厂房出去,估计都比我给的价格高。”

何楚娇一生人声势浩大的来示威,自然惊动了公司上下,一队保安立刻出动,拼了命的将他们阻拦在公司大门外。

而他们也并不想冲击公司,这样反而会落人口实,在这大马路上表达诉求,反而效果更好。

果然没一会,辖区派出所的民警来了,了解了情况并且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只能向上级反映,听说区里派了一位领导马上就要过来亲自处理的时候,锦绣公司的副总经理先出来了,态度诚恳的请何楚娇进公司详谈。

等到区领导到场的时候,事情已经解决了。

虽然人命无价,但后面一句就是,人死不能复生,总要为活着的人考虑。

所以,根据国家相关法案,对工伤死亡一次性补助金的标准,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二十倍来进行赔偿,而本年度全国城镇人口可支配收入约为四万元,那么每人八十万的赔偿金,足以让死者安息,让生者欣慰了。

匆匆赶来的领导还没有发挥作用,何楚娇已经带人离开了,刘剑锋开着豪车偷偷跟着何楚娇一行人,避免锦绣公司的人给完钱之后再偷偷报复,好在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