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不让带套_不小心和弟弟那个了咋办

门口的保安很识趣的没有上来阻拦。这样的事情在三里屯并不少见,当然更多见的肯定是公子哥为了一个某个女的约架的戏码。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衣着妖艳的女子,被进去的保镖从酒吧中拖了出来。后面殿后的两个保镖衣着有些凌乱,并且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好几个酒吧的保安,显然在酒吧中动手了。

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猜,因为即便有酒吧的保镖阻拦。和面还是跟出来十几个年轻人,领头的一个头上还在流着血把脸都弄花了。

但他却硬着脖子面色阴沉的盯着前面的保镖,走路极其嚣张看上自感觉此时的派头格外牛掰。

被架出来出的女的被塞进了中间车里,前面一辆大奔门打开从里面又走出几个保镖。七八个保镖挡在车前面对从酒吧中跟出来的十几个年年年轻人。

“误会,误会......”酒吧保安挡在中间满脸赔笑生怕双方再起冲突。

“误会NM个毛。”头上冒血的年轻人咒骂着,不断推搡挡在自己面前的保安,一副要带着人过去干架的架势。

但是长夜漫漫,孤男孤女,在这种情况之下,难免会进一步发生点儿什么……

十六年了,雨凝第一次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林逸宽大的臂膀,大姐不让带套给了她无限的温暖,雨凝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凝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寒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暖意!暖洋洋的,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舍不得,又有些羞涩和难为情。

毕竟此刻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这在以前,雨凝是无法想象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而且让她恋恋不舍。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雨凝很迷茫,在过去的十六年中,她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接触那些公子哥的目的,也仅仅是出于利益的社交,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为了以后接掌雨家大权铺路。

林逸的感知是很敏锐的,怀中美人醒来,林逸立刻有了感觉,他睁开眼睛,低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我还是好冷……”雨凝说谎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她的确是说谎了。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螺纹套女生要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

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让你不用带套的女朋友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我今年10岁多次与男友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二长老,你去门口守着,若他强闯,直接开启大阵,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直接将他放走!就算不杀了他,也要废他半条命!”天穹大长老目光幽毒,语气冰冷。

……

山门口。

林云昂首挺胸,立于此处,微风飒飒,让林云身上的道袍随风摆动。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从天穹一族内走了出来。

他们看到林云后,顿时露出不屑的笑容。

“小子,你上一次败的还不够惨?你还敢来?你真以为,你能奈何得了我们天穹一族不成?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天穹帝国,不是火云帝国!”天穹二长老笑道。

林云双眸中闪烁着寒芒:“我上一次说过,等我再来之时,就是你天穹一族,付出代价之日!”

“哈哈!”

天穹二长老、四长老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就连旁边的守门弟子,都在暗暗嗤笑。

“就凭你一人,50岁老妈不喜欢我带套还想让我天穹一族付出代价?真是无知又狂妄!我们天穹一族的永生者都用不着露面,便能将你打得落荒而逃,你今天若是再敢闯入,我天穹一族定要废了你!”天穹二长老傲气十足、威风凛凛。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