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胸前的大樱桃_大掌盖上胸前的柔软

林逸眉梢微扬,没想到离炎还真是去找金龙的,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如果白虎真的是指使金龙刺杀林逸和郑东升的幕后黑手,离炎似乎不该这么光明正大的来化龙池找金龙才对,真当朱雀和青龙的手下都是瞎子吗?

“林长老?”杨少文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询问林逸,看是否要出手对付离炎等人。

林逸轻轻摇了下头,示意杨少文稍安勿躁,既然离炎要去找金龙,那他们最好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

离炎并没有丝毫顾忌林逸在旁边的意思,带人来到化龙池大门前,示意手下上前叫门,那种大大咧咧的样子,反而让林逸觉得不太可能是白虎雇佣的金龙。

化龙池大门很快打开,一个神情木讷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口,淡漠的扫了门外众人一眼。

“有事请进,没事请走!”这个神情木讷的中年男子眼光扫过林逸时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机械的对众人说道。

然而,如今昆仑墟大战当前,他对肖舜能否拥有足够的修炼时间以及成长空间,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听他如此说法,杨天才是仰天大笑。

“哈哈,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师父一定可以完好无存的冲昆仑墟中走出来,从此照耀整个华夏修界!”

玉菩半眯着眼睛打量了大笑不已的天才哥一眼:“小伙子,吃胸前的大樱桃有自信是一件好事,但自信的过了头,往往就成为自负了,宗门的强大远不是你能够预估的!”

宗门有多强大,杨天才比谁都清楚,毕竟他爷爷杨世忠,就曾经是一宗之主!

就连这个曾经的宗门都对师父肖舜赞不绝口,在加上今后昆仑内肖舜身边还跟着三大宗主级的强者,想必只要是不自己作死的情况下,一般是不可能会出现生死危机的!

当然了,这其中的缘由他是不可能告诉玉菩的,毕竟这里面涉及到了很多的隐秘,不方便被外人所知。

一念至此,杨天才便从不远处的玉菩一摆手:“其余的话,我也不想跟你多谈,现在条件已经摆在你们眼前,配不配合全在你一念之间!”

那个刚刚呱呱坠地就差点被杀的小女孩,也最终被她母亲苗雪茵取名为袁冰瑶。

母亲好像是苗族的人,虽然很漂亮,看起来也很端庄贤淑,是个温柔而婉约的女性,但族内文化并不发达,她查了好多典籍,才勉强给女儿取了个美丽的名字。

希望女儿能一直一直如玉石一般美好动人,是为瑶。

同时也希望她能像冰一样顺滑,胸大对男友有什么好处保全自身,遇热则化成水,遇冷则结成冰,意喻她在乱世之中能保全自身,能刚能柔,化险为夷。

是为冰瑶。

这一个小小的名字里也寄托了一个母亲对女儿所有的期望。

当然,本来取名应该是父亲该干的活,只可惜,袁从龙别说给女儿取名了,他压根不想承认这个孩子。

他需要的是男孩,而不是女孩。

他让苗雪茵住在这偏僻别院里,只在偶尔过来看她,也并没给她任何名分,袁家其实是大户,不止一个正房的,但苗雪茵连侧室都算不上,用世俗的话讲,苗雪茵只是他包养起来的一个小三,一个连男孩都生不出的小三,就更不配拥有名分。

那些故事都十分感人。

所以,他就是书里的那种父亲吧,虽然他平时很凶,很威严,心里还是爱自己的吧。

袁冰瑶觉得自己很聪明,不像其他孩子那么笨,一点都不理解父亲的感受,她觉得父亲一定是在外边太辛苦了,回到家里之后,自己就别再去烦他了吧。

只要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好,总有一天,等自己变的更聪明,做的更好的时候,经常吸乳房有什么变化父亲也一定会摸着自己的头,夸奖自己是个好孩子的。

是的,书里就是这么说的。

她虽然才三岁,但她看过很多书,都是她自己翻字典学的,她觉得自己跟其他三岁小孩子不一样。

她有听侍女说过,父亲很厉害,在外边是很厉害,很德高望重的人物,所以平时也很忙,很难有机会过来看她。

虽然自己也很想近距离看看父亲,但母亲说不可以,不可以打扰父亲,不可以干扰父亲休息。

所以,冰瑶会乖乖的躲在这里,远远的看一眼就好了。

就算没有父亲教,自己也会识文断字,画画作词了,自己不需要麻烦父亲的,冰瑶会乖乖的。

马建国道:“以村里名义签的合同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去金地公司!昨天下午法院的传票已经送过来了,金地公司告我们合同违约!

这是民告官的案子,处理不好得要出事的!哎,昨天你去找那个司楠,手段也有点过激,只怕又把那个女人给刺激到了!”

唐俊愣了一下,心想司楠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啊,金地公司那么大,非得就要对黄土坪那么屁大一点事儿不放?

“对了,你也要注意一下,你们村是直接和金地签的合同,这一次可能也要成为被告。毕竟你们把八百亩林地又给要了回去,这在合同上也肯定有问题的!男人对你说想吃你的樱桃”

唐俊道 :“我一穷二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真要告,我完全可以奉陪!”

唐俊说话间,有想到了昨天同学聚会上的那个面面俱到,八面玲珑的女同学。他心想女人这种生物啊,可能天生就会演戏。看看她昨天那气度,那小意和客气,谁又能想到在金地公司的时候,这个女人俨然就是个霸道总裁?

马建国道:“你的往后面拖没事儿,越往后面拖越没事,那个啥!你现在手中拿到了钱,可以先回村里,你想要和武勇签合同,让武勇上黄土坪去。

胖子端起酒杯。

胖子打心底感谢林云。

林云也端起酒杯,跟胖子碰杯。

酒杯放下后,林云笑着问道:“那辆保时捷开着怎么样?”

从向金强那弄来的保时捷,林云上一次送给了胖子。

“保时捷开着别提多带劲儿了,嘿嘿!”胖子露出高兴的笑容。

“哈哈,来干杯。”

二人碰再度碰杯。

“对了,你跟你女朋友发展的怎么样了?”林云继续询问。

上一次林云见胖子的女朋友,觉得那女孩儿还不错,还让胖子好好珍惜。

“云哥,我们感情好着呢。”胖子笑着说道。

“那就好,来来来,继续喝。小白兔前的樱桃”

林云继续跟胖子碰杯。

“砰。”

突然间,林云的后背,被猛的撞了一下。

林云扭头一看,是一个白衣男子,正醉醺醺的跟一酒吧女亲热。

他坐在林云旁边的散台上,亲热的时候撞到了林云。

“参见林爷。”光头大汉鞠躬行礼,声音异常响亮!

光头大汉身后的那些小弟们,也瞬间反应过来,然后齐齐朝林云鞠躬行礼道:

“参见林爷!”

众人声势震天。

这一幕,看的周围众人完全懵了,包括那白衣男子。

“你认得我?”林云看着光头大汉。

“林爷,我可是云耀保安公司的老将,当初去庆光市攻打万爷,以及攻打向金强,我都参加了,而且还还立了功,所以才被提拔成公司小队长的,我当然认得林爷。”光头大汉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林云恍然点头。

这时候,那白衣男子冲了上来。

“九哥,他就是打我的人啊。”白衣男子对着光头大汉急切说道。

光头大汉,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

“草,你还在叫唤,你TM知道这是谁吗?这位是云耀集团董事长,华鼎集团青阳分公司董事长,青阳市下一任商会会长——林爷!林爷一句话,你全家都他妈得完蛋,懂不懂!”

中午,桔园宾馆对面就是肠子馆,就马建国和唐俊两个人,两人一人整二两武德大曲,然后唐俊便把烟草局的事情向马建国做了详细汇报。

马建国听得拍桌子赞赏 ,道:“唐俊,这事儿干得好,太漂亮了!从姚昌辉那个铁公鸡身上拔毛,你是捅到了他软肋了!哈哈……”

马建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唐俊心中蛮感动的,本来他以为钱书记和马建国两人关系别扭,面对这个成绩,马乡长心中应该蛮复杂才对,但是现在看来,唐俊觉得自己有些小瞧人家的气度了。

他不由得想起钱书记的话,钱朝阳说马建国干事还是蛮认真得力,现在看来,钱朝阳这个评语的确是没错。

两人喝了一点酒,马建国就有了一点醉意,唐俊和他说话也随意了一些。实际上烟草局这一次的项目 ,马建国也是大力在支持,应该说两人是并肩作战过,关系和之前已经不同了。

唐俊忽然想到前几天和丁主席一众人吃饭的时候,有人提到了关于目前全县各乡镇的人事问题,丁德华当时说现在就是缺位子,如果位子腾出来了,马建国就没有可能再留在黄土坪。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