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想囚禁我》_把美人室友到哭by戚十九

“诶呀,不就是蛇吗,平常心平常心,你现在老虎都不那么怕了,还怕蛇吗?”

蓝鲤咽了口唾沫,一脸纠结:“园长,我肚子疼,想去上个厕所!”

怎么安慰都没用,方野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算了,你去帮我查查高冠变色龙和绿鬣蜥吧。”

不过他知道,有些人就是怕蛇!

最令人恐惧厌恶的动物排行榜有各种说法,蜘蛛、蜈蚣、猫头鹰、蝙蝠、老鼠、狼、狮子、老虎、鲨鱼等等都是榜上常客,要么是它们非常危险,攻击力强,要么是外形丑陋诡异不符合人类的审美,但无论哪个排行榜,蛇都是以绝对优势排在第一的。

人类对蛇的恐惧可能是印刻在基因里的,不止是人,灵长类的动物对蛇好像都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曾经有人做过实验,把一条假蛇放到动物园的猕猴展区,结果猕猴们一下全都暴动了,情绪激烈,80多只猴子围在那条假蛇周围大声喊叫、警告、进行攻击。

有一种说法是原始猴子可以通过观察躲避食肉类动物和猛禽的袭击,但是对看上去和木棍一样的蛇没有办法,经常被隐匿的很好的蛇突然袭击而丧生,于是又进行了进一步的进化,大脑在看到类似蛇这样的物体时会变得更加警惕,眼睛也变得可以分辨出更多的色彩,更好的区分蛇和木棍。

如果是说书人,那这是一个什么章程?

而此刻的沙维奇却是完全的沉浸在了自己的设想中,《所有人都想囚禁我》并且眼睛越来越亮。

“这说书人在传统设定中一直都是一个带着些神秘色彩的角色,在民众的眼里,他们的脑海中有着形形色色的故事,或为话本记载,或为当朝大事,或为奇闻轶事,或为神话传说,反正这在大众的眼中,说书人这样的人,就是凭借新颖的故事和高超的口才能力,说尽天下奇奇怪怪的事情,所以,如果利用这样的一个角色设定,增添他的魅力,让他直接的出现在鬼怪之事中,也就不存在什么违和的地方。”

沙维奇的语速很快,但是吐字却仍旧很是清晰,所以穆青这边也是能够迅速的明白沙维奇的意思。

也是忍不住的眼前一亮。

“你是说在原有的基础上,把这说书人的身份再夸大一点?”

“不是夸大。”沙维奇却是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是将这个角色的身份重置。”

“身份重置?”虽然沙维奇说的模糊,但是穆青想着自己应该大概的能够理解他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让说书人不是说书人?”

但是,这次两人再次的聚到一起,在看过场景之后,却是发现,这道人的设定完全的走不通。

首先如果按照这原来的设定,由说书人提出故事之后,这接下来就是迅速的转场回到二十年前,全世界都想圈养我原版肉让所有的故事从那游方道人的视角展开,而这道人也就是设定中那个真正讲故事的人,也就是穆青这个唱演人所要扮演的角色,但是这样一来,却是造成了在拍摄故事的过程中,这个游方的道士出场的次数寥寥可数,毕竟人家冥婚,你一个象征着铲除邪魔外道的道士光明正大的站在那里看总是会有些不合适,所以为了故事的顺畅,只能让道人暂时的消失。

但是这道人是唱演人地位的设定,如果道人消失,那唱演人的演还有什么意思?根本看不到人你怎么去演?

所以,这当时穆青和沙维奇两个人让道人在旁边见证所有事情发生的设定根本就不成立,就算是这道士有着隐身的能力,但是如果这要是在一镜到底的舞台上展现出来,却是让人出戏。

毕竟那明明一个大活人就站在那里,你偏说看不见,怎么看怎么假。

“真是个蒋家的好奴才!”

苏锐冷冷一笑,面对着冲过来的蒋晨昏,身体一个猛烈旋转,左腿好似一条钢鞭,从半空狠狠的抽向蒋晨昏!

苏锐这一下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太快,让蒋晨昏无法躲避,只能硬抗!

后者右臂重伤,只能用左胳膊堪堪抵挡这势大力沉的鞭腿,可是这样,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一声和刚才那咔嚓声极为相似的声音响起,蒋晨昏的两条胳膊都耷拉了下来!他的身体也被抽飞了好几米,重重的撞在墙上,不做师尊后我成了万人迷然后滑落在地!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嘲讽的说道:“蒋晨昏,你还真是人如其名,天天昏头昏脑的不长记性,五年前我饶了你一命,现在你还想找死,我今天废了你两条胳膊,不算多吧?”

五年前我饶了你一命!

听到这句话,蒋晨昏仿佛感觉到两条胳膊的疼痛都好似不存在了一般,他大脑中的感觉,只有震惊,只有震惊,无限震惊!

这……这怎么可能?

五年前……五年前……想着五年前发生的事情,蒋晨昏这位蒋家第一保镖的身体竟然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一直留存在他脑海深处的那个浑身染血的身影,和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开始了缓缓重合,终于,两道身影严丝合缝的重叠在了一起,没有任何的误差!

他,就是他!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让蒋晨昏感觉到恐怖的话,那么五年前的那个人无疑是其中之一!

他来了,他竟然回来了!那个几乎将半个首都横扫的狂人、疯子,竟然回来了!

那一夜,整个首都几乎相当于发生了十级地震,无数人因为他而倒在血泊中!

五年前自己就没能接下他一招,五年后依然如此!那种无力的感觉,深深的根植在蒋晨昏的心底!

蒋晨昏这才发觉,自己的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刚才自己竟然听从了蒋毅鹤那个蠢货少爷的命令,去废掉苏锐的四肢!这简直是找死的行为!再也挑不出来比这更脑残的举动了!

现在,蒋晨昏终于明白,当路人拥有绝世美貌苏锐的的确确有资格对蒋毅鹤说出那句话来――我如果要杀你,没有人能够阻挡!

“他是蒋家的少爷,如果你杀了他,蒋家不会放过你的!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蒋晨昏着急的喊道!

“死无葬身之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苏锐转过脸来看着不远处的蒋晨昏,摇了摇头,冷笑道:“很抱歉,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说罢,苏锐一脚重重踩下!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

蒋毅鹤捂着自己的右胳膊,痛苦的吼着!

苏锐的一脚,并没有落在他的胸口,而是踩在了他的右臂肘关节处!

从刚才的声音来看,他的肘关节应该已经被踩成了碎片,绝对的粉碎性骨折!

依靠现在的医学技术,除非经过特种植入,否则一定不可能完全康复!

“你刚才说要断我四肢,在要你的命之前,我也同样断你四肢,应该不算过分吧?”

蒋晨昏见此,顿时急红了脸,顾不得右手已经骨折,竟悍不畏死的冲上来!

即便失去了一条胳膊的协助,活在万人迷弟弟的阴影下但不可否认,他依然是个高手!

所以,自身的强大才是最重要的。

而自己走到今天,一切的起源都是姬雨萱。

当刘剑锋熄灭第三根烟的时候,姬雨萱终于回来了,看得出来,这连番的折腾让她也很生气,毕竟这件事儿她才是受害者。

所以,她见到刘剑锋之后,第一句就是:“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能看到人体内的经脉气血运行吗?”

刘剑锋见姬雨萱这态度,就好像彪悍的媳妇询问丈夫是否藏了私房钱一样,而是像是已经知道了,下的最后通牒,给你最后一个主动招认的机会。

所以他立刻认真的回复道:“是的。”

姬雨萱立刻道:“那咱们俩成立一个私人诊所怎么样?”

“啊?”刘剑锋万万想不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实在受够了,也不知道是谁想的,居然把医疗打造成服务型行业。”姬雨萱气呼呼的说:“其他单位还好说,毕竟都是收钱,或者帮人办事儿的地方,就算态度不好,或者工作失误,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罚酒三杯,就是内部警告。

但是医疗能一样嘛,一旦出错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如此高压之下,还指望医生微笑服务吗?”

刘剑锋很理解姬雨萱的烦躁心情,更是毫不犹豫的答应道:“开诊所当然没问题,只是好像没听说过有私人的眼科诊所吧。”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