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跟领导保持性关系_被好几个领导不戴套

罗芙蓉说:“不,不许说这话。”

邵兴旺说:“咱们往前走一走,说不定就能看见灯火。”

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身上的衣服湿透了,脚上的鞋子更不用说,也湿透了。

“咦!柿子树。石头屋。”罗芙蓉指着跟前的柿子树说道,“狗子哥,我们好像又转回来了。”

邵兴旺说:“就是呀!我们迷路了。”

罗芙蓉问:“那怎么办?”

邵兴旺回答:“我看我们还是别折腾了,万一再迷路,咱们非冻死在这野地里不可。”

邵兴旺和罗芙蓉并没有到什么荒山野岭,这只是靠近北山的一处果园。果园建在山坡上,山坡上种着山楂,石榴等果树。

这间石头砌垒的屋子是果园的主人搭建的,只有在果子成熟的时候,园子的主人才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邵兴旺和罗芙蓉再次回到石屋里。

划着火柴,邵兴旺发现屋里的木桌上还有半截未烧完的蜡烛。邵兴旺点燃了蜡烛,石屋里顿时亮堂了许多。

靠墙的位置有一张木床板,上面落满了灰尘。窗户下面有只石砌的灶台,不过,上面并没有架锅。

墙角堆放着几件旧农具,有锄头、铁锨、铲子、锯子,不过都是些可以放在博物馆里,假扮文物的老古董。长期跟领导保持性关系地上有一只竹筐子。

邵兴旺端起蜡烛瞅了一眼,筐子里是些已经坏掉的干萝卜、霉土豆、烂番薯。

罗芙蓉说:“好冷啊,狗子哥!”

身上冰冻的雪,开始融化,罗芙蓉冷得直哆嗦,不停地在石屋里跺脚。

邵兴旺说:“我去后面,看看有没有生火的东西。”

生火的东西不但有,而且多得超乎想象。每一年冬天来临时,果园的主人都会修剪果树。一节一节的树枝,被园主人整整齐齐地码放在石屋后,堆得跟石屋一样高。

非常幸运的事,邵兴旺还发现了一堆园主人平日引火的麦草。

邵兴旺大声喊:“蓉儿,线团——”

罗芙蓉说:“狗子哥,你叫我。”

邵兴旺说:“你把这些麦草抱进去。我来给咱抱干柴。”

邵兴旺闭上眼睛。

最后的承诺开始进行。

……

持续的时间超过了三分钟。

两个人的呼吸声变得急促起来。

罗芙蓉脸颊绯红,额头上有微微的汗水渗出。

邵兴旺的裆里有一股暖流喷出。

在嘉宾当中,职位最高的是来自华国中枢的一位副国级大领导。临海市魏书记和宋市长陪在这位大领导的左右。

大领导出行,不用说,昨晚那位毫无收获的华国镇国高手就在暗中潜伏着,时刻准备保护大领导的安全。

军方方面,碧玉城建设领导小组的卢成贤少将今天也代表碧玉城建设方出席。

社会嘉宾方面,华国国内前十大民营巨型公司都有代表出席,和10多个人发生过性关系甚至绝大多数是最高决策者亲临。

国外嘉宾方面,火凤凰安娜自然是一早就来到了碧玉城。而高卢国爱德财团的总部市场总监迪雅竟然也来了。

迪雅前段时间与华国星空谈妥了机械驱动程序与药液配制方法之后,一直逗留临海不去。她一边坐镇临海,指挥爱德财团在华国的中草药种植投资行动,一边隔三差五地来纠缠崔不凡,希望能早日拿到第五级驱动程序和药液配制方法。

当然,迪雅最想纠缠的人是陈岳。可是陈岳一直都没有给她机会,而是一直把她推给崔不凡去接待。次数多了,迪雅尽管足够美丽也足够高贵出色,可也知道了陈岳对自己丝毫不感兴趣,也就息了追逐陈岳的心思。

从会场出来,林凡便与陈雪回到医院换班,让韩美玲回去休息。

他则命令,卯兔查询王朗的信息。

林凡不相信,一个陌生人敢对他出手。

之前就怀疑是卫青。

现在听到卯兔汇报后,冷哼一声道:“卫家胆子不小嘛,给他们点教训!”

“晚上我们回杭城,许久未归家了,有些想母亲了!”

以前,林凡一直呆在母亲身边,聆听她的唠叨,有时还有些烦。

但,为国奋战五年的时候,林凡想的最多的还是家中父母。

父亲已经离世,母亲孤苦一个人在杭城也不是个事。两个情人保持性关系

林凡这一次去杭城,也有把母亲接来魔都的打算。

现在自己在魔都有了房产,有了孩子,与陈雪的感情也迅速升温。

让母亲来这里颐养天年正好。

至于王朗,林凡根本没有放心里,抽空收拾就行!

而此时的,魔都卫家,此时家中没有往日那份荒淫无度。

嗤啦一声,真气点在了商九儿的匕首上。

当——

匕首一下飞出去,钉在地上,却已经弯曲了。

“你——”商九儿瞪大了眼睛。

方川淡淡一笑,拍了拍手:“小妹妹,你还需要多加练习,遇到真正的高手,你一招就死了。”

他摇了摇头:“对了,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你,你穿一套白色的裙子,我觉得那样更适合你,毕竟,你好歹也是D啊!”

“你——”商九儿听了方川的话,又气得不行,就要出手。

骁龙连忙一下拦在商九儿的身前:“我的九爷啊,你可不要再动手了,你出了事,我怎么担待得起!”

啪——

商九儿怒火难消,高中和多人发生过关系一耳光扇在骁龙的脸上:“混蛋!”

“九爷,我们走吧!”商九儿身旁的两个假公子,也连忙过来劝说商九儿。

商九儿狠狠瞪了一眼方川:“你给我等着,别以为我没有办法对付你了!”

说着,她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在这石榴园里呢?”线团迫不及待地问。

邵兴旺说:“套种土豆,或者红薯。一般都在地梁上套种。我爸妈在蒜苗地的地梁上,喜欢套种红白萝卜。”

罗芙蓉说:“春种秋收。这都冬天了,还有吗?”

邵兴旺说:“一定还有被主人挖断的,遗弃的。我去挖一挖,试一试,你在这里先烤火,把衣服烤干,身体烤热,一会儿给咱烤番薯。”

罗芙蓉说:“狗子哥,你可真牛,冻得真多。”

邵兴旺生在乡村,长在乡村,对野地里的秘密自然要比罗芙蓉懂得多。很快,就挖了不少番薯。多数是被主人挖断,丢弃不要的半截番薯,但对于两人来讲,这已经算是一顿大餐了。

番薯的甜味很快就从火塘的灰烬里飘散出来了。

邵兴旺从火堆里扒拉出来一个黑炭球,用手捏捏,发现已经软了。拿在手里,扒开外面已经烧焦的番薯皮。维持了8年的性关系

金黄的番薯瓤露出来,一股甜香浓郁的味道飘散开来。

邵兴旺把手里的番薯递给罗芙蓉,说:“来,咬一口。”

点灵子狂奔了两分钟之后,已经远离陈岳和颜绍泽五十公里左右。

那里是渺无人烟的山区。在罡气彻底耗空之前,点灵子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一招秒杀了占据山洞的几头苍狼之后,点灵子才略微放心地软倒在地,等待反噬期过去。

这期间,点灵子一点都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他的主要仇人陈岳在公益演唱会上大放异彩的事情,也不知道特事局在临海对他严防死守,甚至都出动了镇国高手的事情。

“这秘法反噬可真是够严重的。过了一天一夜才平息过去。我的身体经过这番摧残,如果以后没有天大机缘的haunt,恐怕此生都很难修入先天后期,就更谈不上进军先天之后的罡劲期了。”点灵子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很快就得出了这么一个让他感到极度沮丧的结论。

随即,一股天大的怒火涌上点灵子的心头。断了超能者的修炼之路,简直比世俗界里杀人父母还要更令人愤怒。

“好狠毒的对手!好神通广大的对手!好强大的对手!不过,我不怕。你们断了我的修炼之路,我的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那么高段超能者的原则坚持也就没有了意义。你们,就等着迎接我毫无下限的报复吧!”点灵子咬牙发誓。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