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重生和首长洞房_重生当晚与军夫圆了房

就算是到了修行界,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东西,不过这东西分阴阳,对单身狗的侮辱性极强啊!这是多不待见单身的啊!

王波在问你一次,如果错过了,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了。

“不要了,这种东西,拿来是个麻烦,如果是便宜点的,拿着还好,可是你说得现在这样贵重了,我还真不敢要了,我胆子小,别吓我,我感觉小命要紧。”

“你的那个东皇钟还未收回来,实在是我们无法靠近。”城主面露正色。

“这个……”

林鸿点头,挥了挥手,不多时,数百里外的东皇钟便飞了回来,已然缩小成只有指甲大小。

城主再次开口:“我这次来找你,是因为那个印记。”

“愿闻其详。”

林鸿自然明白,坐起身以示郑重。

“为什么会有这个印记,你应该明白。”城主意味深长的说道。

“没错。”

林鸿点头,当时在幻术当中,自己答应下来的。

城主再次说道:“我本想把你留在这里,永远陪我女儿,但昨天发生的事情,让我刮目相看……你们都已经长大了。”

“您客气,多亏有城主您的指导。”

林鸿揉了揉鼻子。

“我很放心让你们出去闯荡,第一章重生和首长洞房只要你们别太惹麻烦。”城主说完后取出一块令牌。

“这是何物?”

林鸿有些好奇。

听到“恩断义绝”四个字的时候,丁木阳浑身一颤,眼神之中全是痛苦之色!

他为了一己私利,终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残害兄弟,他还有何脸面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苏锐,不要去,千万不要去!如果我是南宫瞬,我一定布下天罗地网在等着你!”丁木阳连忙大吼道:“如果你继续呆在国安的总部大楼,一定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绝对没有人敢动你!”

苏锐转过脸来,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在国安的总部大楼里就能保证我的安全吗?”

“我可以保证!”丁木阳低吼。

“可是,今天那些人差点在这幢大楼里杀了我,这就是你的保证?”苏锐深深地看了丁木阳一眼:“在我眼里,南宫瞬连个渣滓都算不上,哪怕他布下天罗地网,又能怎么样?”

苏锐并不会听这位曾经战友的劝告,他在迈出这扇门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希望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

…………

苏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国安,六零军妻凶猛首长家大踏步的走在夜色之中,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没事,都是我们该做的。”一男一女离开了包厢。

男的叫做李培,是国内顶级律师事务所十诫律师事务所的主理人。

女的叫做李通,是鹰国普华勇道在帝都的工作人员。

他们都曾经参与过一起财产公证。

“赖成磊生前的个人财产运作业务,大都是由一个专门的财务公司处理,但唯独有一次他找到了普华勇道。”叶菲燕见二人走了,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包臀短裙本身就有限的遮盖能力再一次暴露出了不足。

关键部位,若隐若现。

“大部分有问题的企业,在这一块儿,都不太爱找普华勇道这种大公司运作,因为不太好沟通。我们本质上,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人。”

“所以我找了过去,找到了这位李通经理。”

“你真的很神通广大,你给我的三个名字中,就有这个李通经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还有,你让我顺着赖成磊生前打过交道的律师事务所找一找,很快也就找到了这位李培律师。”

所以林凝没怎么犹豫就找了谭鑫,重生醒来怀孕军婚又低调,又省心。

“好的,林女士,您具体有什么要求吗?”

这种帮忙花钱的案例,在运通总部,稀松平常。

电话那边的谭鑫,真没什么好惊讶的。

“我自己用,表,珠宝,越贵越好。”

“请稍等,我已经将您的要求发给了业务部的同事,再次确认下,女表,女款珠宝,越贵越好,对吗?”

“没错,尽快。”

“好的,业务部那边的信息已经发来了。漂亮国某藏家刚刚放出了四款百达翡丽腕表,其中6300A大师炫音这款,目前。。。。”

“我要了,继续。”

2亿打底,就没有买不来的表,不等谭鑫说完,林凝直接打断道。

“是这样,林女士,这块百达翡丽6300A大师炫音,目前买家给的最高报价是3100万瑞士法郎,大约两亿两千万华币,业务部那边给的预估成交价。。。”

“打住,我只准备花1亿五千万。”

其实,他并不孤单。

明明只是私人的行动,却因为这些车辆而几乎变成了国安的官方行为!

夜里的路上很少有行人,但凡是见到这一路车队的夜行者全部都会感慨和猜测,猜测国安一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行动,否则的话这么多车子怎么会如此大规模在夜间集体行动?

“锐哥,弟兄们还是很给力的。相亲闪婚军婚洞房”向锋说道:“其实,国安的每一间办公室里都有监控,平时一般不打开,刚才兄弟们回去之后,有些不放心,因此便把丁处长的办公室监控打开了。”

说到这儿,向锋的声音中带上了一层冷意。

“我们都没想到,丁处长他竟然……”

很显然,丁木阳背信弃义出卖战友的行为让向锋和其他的特工都为之不耻。

“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吧,我与他已经是陌生人了。”苏锐的眼眸微眯,眼前似乎浮现出无尽的战火硝烟。

…………

而此时,丁木阳站在玻璃窗前,看着尾随苏锐而行的国安车队,目光之中满是灰败。

叶菲燕看着陆阳,似笑非笑,她是真的疑惑。

“这其实并不难猜想不是嘛。”陆阳解释道,“人只会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做选择。只需要找一找赖成磊接触最多和突然接触的公司,很容易找到这些蛛丝马迹的。”

“在你这里是轻松,但别人想破头怕是都想不到这一点吧。”叶菲燕站了起来,走到陆阳身边,伸手在陆阳肩膀上抚摸,“姐姐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又准备怎么报答姐姐呢?”

陆阳心里MMP。

“其实燕姐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是可以同时应付两个人的。军嫂重生回到新婚之夜”陆阳说着,看向了另一边笑意盈盈仿佛是在看好戏的秦有容。

下一刻,秦有容脸色血红。

这尼玛!

一起?

这么刺激的嘛?

在咖啡馆?

“当真?”叶菲燕两眼放光的看着秦有容和陆阳,貌似蠢蠢欲动。

“咳咳咳,说正事,说正事。”秦有容主动败下阵来,她和叶菲燕关系是好,但她终究还是无法接受这种体位,拉着叶菲燕道,“人我正在联系,大部分人年后就可以跳槽过来。工厂那边我也衔接好了,他们产量大,只要钱到位,随时可以开工。”

房东大姐描述了一下当天自己见到的情况,那天自己正好送完孩子回来,打算管安心要房租,刚一从电梯里面出来,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安心家的门口,她当时也没有多想,以为是安心的朋友过来安心的。

还没有等房东大姐开口,先被等在门口的女人就打了一耳光,自己当时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突如其来的耳光让自己愣了好一会,随后就跟这个女人吵了起来,自己只不过是过来收房租的,可不是被打的。

“你凭什么打人呢?你是谁啊,我一句话都没有说,更没有得罪你,你凭什么打我啊?”房东大姐气势汹汹的说道。

那个女人犀利的目光看着房东大姐,“就凭你勾引别人的老公,打你都是轻的,我应该让你身边的人都看一看,你是一个什么货色。”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明白呢?我什么时候勾引你的老公了?”房东大姐一脸的茫然。

“你是不是叫安心?我找你就一点错都没有。”那个女人直接说出了安心的名字。

房东大姐知道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误会了,错把自己当成了安心,“我不是安心,我是她的房东,我过来是收房租的,想不到被你给打了一巴掌。”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