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在浴室上玻璃墙上做_腰一沉挤了进去那层膜

“化兄不必着急,小弟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来看看你!”

林逸点了点头,自顾找了个椅子坐下。

化物语也不客气,继续埋头处理公务,几分钟之后,手头的公文处理完,才道:“司马老弟,老哥现在算是知道大堂主的辛苦了!以前身为副堂主,虽说公务也不少,但毕竟只是负责一个方面,完全体会不到这种掌总的压力!”

化物语吐槽了两句,也就是林逸面前,他才会说这种话,换个人他必须保持威严!

“化兄只是刚接手,难免会觉得有些手忙脚乱,其实理顺了之后就没有问题了。把具体的事情都分发下去,自然会有人来处理,你只需要掌控大方向就挖了。”

林逸倒是不觉得武盟分部的大堂主有多难,化物语现在只是处于适应期罢了,过几天自然可以得心应手。

“化兄,这次来小弟也没想和你聊武盟分部的具体事务,而是来向化兄告别!之前也已经提起过了,地下魔窟的事情一了结,我就会启程离开纳朵封号帝国!”

神色一正,林逸收起了笑容,郑重说道。

不过,林逸的实力他们都清楚了,既然真的对林逸没用处了,他们自然也不需要多客气。

半天之后,石林困阵中出来的那些武者都治疗完了,林逸带着受益匪浅的洛彩蝶和张逸铭离开了这座房子。

“老大,你们终于弄完了!”

费大强看到三人出来,赶紧笑着迎了上来:“化堂主已经先回去了,武盟分部有许多战后事宜需要他去处理,没办法耽搁,所以在知道张小胖没事以后,他就让我给老大带句话,先走了。”

“知道了,化兄如今是武盟分部的大堂主,很多事情确实离不开他,我们也回去吧!贴在浴室上玻璃墙上做”

林逸微微颔首表示理解,化物语能等到确认张逸铭问题解决之后才走,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集结了羽林军,林逸也离开了地下魔窟,直接前往武盟分部去找化物语。

化物语也就是比林逸早回来半天多而已,此时正焦头烂额的处理着堆积如山的公事,看到林逸进来,也只是抬了抬头苦笑着摆摆手:“司马老弟,你自己找地方先坐,老哥手头的事情要先处理一下,很快就好!”

“黑暗魔兽一族的洗脑手段,也是脱胎于巫族的传承,而巫灵海可以算是巫族最核心的传承,所以转换成巫灵海,就必然可以破解黑暗魔兽一族的洗脑。”

“可惜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将所有被洗脑的人转换成巫灵海,而且有些人的实力等级偏高,想做也会非常困难。”

“不过,刚才我有个发现,小胖在成就巫灵海的时候,吞噬了黑暗魔兽一族留下的可以令被洗脑者即刻死亡的种子!而正是这枚种子,成为了他巫灵海强大的养分!在吞噬之后,张逸鸣的巫灵海就变强了,而洗脑的问题也跟着迎刃而解。”

张逸铭和洛彩蝶起先都听的都有些懵,不知道林逸究竟在说些什么,在阳台上做给对面看不过渐渐就回味过来了。

“老大,你的意思是,可以用巫灵海去吞噬掉那颗即死种子,令他们的洗脑效果减弱,自动抹除洗脑的印记?”

张逸铭虽然是刚刚成就了巫灵海,但理解能力却十分出色,基本上明白了林逸的意思。

洛彩蝶紧蹙的黛眉也渐渐松开,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徐原也来了兴趣:“好啊。”

小桃不满道:“你能不能先干完正事儿?”

徐原却道:“不着急,都是同行,还是曹主任介绍住院的,咱们聊会儿也行。”

徐原大喇喇地问:“你儿子叫什么名字,在哪儿工作,什么学历?不过提前跟你说,不优秀的人,我们许老师是不收的。”

许爸忙点头:“我儿子还可以的,他叫许阳,研究生学历,刚毕业半年多,在县里一个诊所叫明……哎明什么堂来着?”

“明……明心堂?”徐原颤抖着说出这几个字。

小桃也懵了。

许爸忙道:“哎,对对对,就是明心堂。”

徐原倒吸一口凉气:“您……儿子多大了?按在玻璃上做的小说”

许爸道:“二十八。”

可有点名气的炼器和阵法师都不缺钱,还得开动脑筋想想办法。

见我进来,天悠然没好气低语,“你这甩手掌柜可真大方啊,出手就是五亿寿元珠,就算想拉拢人也用不着那么多哦!”

我干笑回应,“反正是赢的,以后那些妖孽班的人都有用。”

“指望外人不如指望自己人,钱怎么花出去的,怎么赚回来,别总是花钱不赚钱。”

看样子心情不佳,我揉揉鼻子苦笑,自己确实总花钱却没管赚钱的事,快速开动脑筋。

突然灵机一动,“弄个医院,专门帮人做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怎么样?”

“好主意!”

“我主果然聪慧过人,那些强者生育困难,如果可以成功绝对生意火爆。”

“不光能赚钱,还能落人情,干脆加上代孕服务。”

人们大拍马屁热烈讨论起来,天悠然这才露出笑意,赞赏的看了我一眼,开始讨论这个项目。

我默默的溜了,到了浴室泡澡,刚进浴池就感觉到不同,水自己动起来,紧紧将我包裹蠕动,每一个毛孔都被快速清洗干净。

“真的啊!”许爸也露出了惊喜之色。

曹德华又道:“不过啊,许医生收徒弟是收的,我们县医院里这些小医生都在跟他学,但是他现在很忙,而且他对徒弟要求很高,不是一般人都能入他眼的。”

许爸忙道:“我儿子是研究生学历,成绩一直很好的。”

“这个……我也不敢说……”曹德华有些迟疑。他在衣柜里要了我

许爸把袋子往曹德华身边推了推,他道:“这不求您帮忙引荐引荐嘛,您多费心,不管行不行,都是感谢你的。”

得,话里的意思就是不管成不成酒都不用还了。

许爸和许妈都紧张地看着曹德华。

曹德华也叹了一声,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他道:“那我帮你们先探探口风,成与不成我也不敢保证。”

许爸道:“不管结果这样,我们都很感谢您。就是能不能请许专家吃个饭,我也叫上我儿子一起见见专家。”

曹德华却道:“别来这个,许医生是一个特别正派的人,最讨厌这种吃请和送礼。我们中医院这么多人,也就我一个人有机会请他吃过一顿饭。”

如果要林逸将所有被洗脑的人一一转换成巫灵海,那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但若只是吞噬对方神识海中的即死种子,似乎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了。

毕竟,从石林困阵中救出来的三十余人,神识海中的即死种子早已经被林逸给禁锢住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用巫灵海去吞噬掉隔离出来的即死种子。客厅卫生间play

整个过程可以说是简化了许多倍,挽救人的效率自然也是提高了许多倍。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他们不是巫灵海,而即死种子也不是被他们自己吞噬的,所以我预计,他们的洗脑痕迹不会自动解除,需要我们辅助破除!当然没有了即死种子,这个破除过程也会容易很多!不过不是我去吞噬,而是你们俩!”

林逸笑了笑,大手一挥:“你们可能会觉得我是看不上这些养分,没错,我确实也是看不上!这对我没什么用处,不过我会控制他们的神识海,分割洗脑印记和即死种子,你们则是专心吞噬吸收扩张巫灵海!”

张逸铭和洛彩蝶对视了一眼,对于林逸的冷幽默有些无语。

然后在长城上始皇帝感叹说六国废,车同轨,书同文,度量衡一统实在是不易,转眼匆匆数十载,要奠定万世基业真是人生苦短,蒙天放劝说长生之说虚无缥缈,实乃荒唐之言.......

晚上的时候就把查收竹简,遇上韩冬儿,然后始皇帝巡视焚烧竹简的镜头都给拍了.

第一天拍的戏,基本把故事的背景,人物都介绍了,特别把蒙天放这个男主角的性格特点通过几件小事介绍了.

一个就是别人都认为始皇帝残暴,不管是刺杀,还是获救后始皇帝滥杀那些赶来救驾的侍卫,还是始皇帝让蒙天放跟随回宫的时候他以前的那些同僚劝说他伴君如伴虎,说始皇帝不值得效忠,蒙天放都虽有感触,但依然选择了效忠皇帝,这些都烘托出了蒙天放的性格,这是一个愚忠的人,点明了这些才会为之后蒙天放和韩冬儿殉情打下基础和铺垫,因为蒙天放的愚忠,才导致了两人最后的种种.

再一个,始皇帝滥杀无辜侍卫,蒙天放面露不忍之色,皇陵出事,有民夫被压住,蒙天放急忙的上前搭救,还有没有查收书简的时候那些被查到的人被兵士们打杀,蒙天放捡起丢在地上的竹简,递给躲在暗处的韩冬儿而不是将她们抓住等等又点出了蒙天放另一个特点,那就是善良,这是一个心善的人,正是因为他善良,所以也为后来的种种打下了基础和铺垫,他救了韩冬儿一次,又一次,告诉韩冬儿既然已经进了城当了童女就不要再干傻事,不要伤害自己,这种种才有了后来的一切,否则,故事在韩冬儿坐上船的时候就该结束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