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闹脾气让攻给教训了_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

“怎么说?”

“HAC的,犯不着招惹,也没必要给自己添麻烦。”

“这么宽的道,他们这是在干嘛?”

“最前面那辆粉色的兰博基尼毒药是林老板在开,这几个估计是在陪小姑娘玩。”

“玩?”

“你最近为内部赛准备,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林老板参加明天顶级分组赛的事儿,举办方的官微都转发点赞了。”

“哦。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是没关系,等他们走了你再练就是。”

“我下午还有安排,没时间练。”

“那就别练了,姐姐家就是个搞金融的,这帮子姐姐惹不起,林老板姐姐更惹不起。都是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主,你见陪谁这么玩过。”

“超个车罢了。”

“摆明了卡车位,何必超呢。上面那撮二代,玩的是面子和心情,真没必要给自己找事儿,听姐姐的。”

“知道了。”

“乖。”

有钱的就没几个傻的,不提林老板那神秘的背景,仅麒麟这几个家里搞产业的,就没人愿意得罪。

稀土,汽车,体育,用脚想都知道不是只有钱就能玩得转的东西。

时间从不等人。

抬手捏了捏眉心,林凝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有你,你还没升级,蠢萌蠢萌的。”

“我还没升级?那,那你岂不是还要再经历一遍你父母的事?”

时间不难推算,瞬间意识到问题的林红,连忙说道。

“目前不清楚,具体等下次升级的时候,才能知道,”

林红能想到的事,自己又何尝不能,受闹脾气让攻给教训了林凝苦笑的抿了抿唇,有些痛,真的没必要来第二次。

“好吧,杨姗姗她。。。”

“她怎么了?直说就是。”

“她学校有个新来的转校生,一直在追她。”

“恋爱自由,怎么选,是她的事。”

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林凝眼神迷离的看着窗外,淡淡道。

“我有调查过,那男的是个官二代,高中那会儿就因为玩弄女生惹过麻烦,后来被家里人压了下去。这次转到师大,也是因为在国外留学的时候犯了事儿,强迫他人。。。”

“杀了吧。全家。”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本着为民除害的想法,林凝径直打断道。

“啊?”

“去做,别让杨姗姗知道。”

“好。”

。。。。。

华国,西京,大学城。

上次听小森林酒吧的服务员提起,周安安就上了心。

这一次拖了俞大小姐的关系,从有关部门手上用符合当前市场的价格买下了即将被拍卖的小森林酒吧。

虽然走了点后门,但是根本没有违反什么原则。

让专业人士处理完之后,那家占地五百多平的酒吧就归入了他的名下。

“有点旧啊,需要重修装修。”

推开酒吧的门,攻不让受用前面释放周安安看了看有些陈旧的摆设,决定砸点钱装修一番。

想当年,他在电视电影上每每看到什么富二代挥个手就请全场客人,周安安就很羡慕。

如今拥有了自己的酒吧,以后也能摆摆阔啊。

他现在低调,不代表不想装比。

想到这里,周安安从手机通话簿里找了一下号码,准备联系那个先前的酒保。

对于那个酒保,周安安的印象还不错,能提拔当个店长。

反正,他自己是没空管理这家酒吧的。

只是,还没等他拨出去,一个号码打了进来。

“炸了?一个觉醒工作室,怎么会炸?”眉头微皱的孙凌宇,呢喃自语。

“觉醒工作室?”白白疑惑道。

“额,这事儿你别往外传,那片地下建筑,其实是林老板搞的新产业,专门用来给有钱人觉醒的。”

回过神的孙凌宇,揉了揉眉头,声音很轻。

“我天,像你这样的都能量产了吗?”

回想起爱人的超人之处,一手遮着嘴巴的白白,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想什么呢,两个攻把逃跑的受逮回来我和他们不一样。”

似是看出了爱人的疑惑,孙凌宇看了眼四周,低声补充道:“林红给我说过,普通人觉醒成功,一般只是身体素质的2-4倍提升,不会有后遗症,明白了吧。”

“嘶,所以你不是一般觉醒?”

倒吸一口凉气,眼睛睁得老大的白白,不确定道。

“嗯,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孙凌宇点了点头,约翰有句话说的没错,觉醒,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人人觉醒,约等于,没觉醒。

不过,相对于先前普通驻唱,周安安想请一些民谣歌手过来镇场子。

再小众,民谣也是有着不小的拥护者。

把这批人吸引过来,酒吧就不至于亏损。

若是多年之后,从这里走出一些有名气的民谣歌手,那也算是一种成就不是。

“有合适的店长吗?”

听了对方的想法,俞弦儿不置可否。

“有一个,之前这里的酒保,人还不错。”

“行,你自己看着办,有问题打我电话。”

......

请两位大小姐参观完酒吧,周安安和她们一起吃了个下午茶,顺便从汪大小姐那里转过来十万入股资金。

看着汪大小姐兴奋拉着俞大小姐去购物的样子,估摸着那位汪老爹的工资卡里应该还有不少钱。

当天下午,周安安就联系了装修公司,再和先前的酒保张韬签订合同。

说对方有钱吧,连车都没有,还经常哭穷;

说对付没钱吧,手上拿的都是名牌包包,身上的衣服都是大牌。攻被另一个攻压成受

唯一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汪大小姐家里好像没有涉足什么发财的商业,比起俞大小姐来有不小的差距。

“我不太清楚,我自己的零花钱就几千块了。不过我爸的工资卡在我这里,我没怎么用过,应该有个十几万吧。”

对于自己有多少钱,汪晓筱是不太清楚的。

上次回家说起自己拿了奶茶店5%的股份,汪晓筱还被老爸训斥了一顿,结果那之后老爸就把他的工资卡给她了。

汪晓筱如今的零花钱除了奶茶店每月给的五千块,就只有老妈定时打过来的三千块钱,基本上没什么存货。

至于自己过年存下来的红包,坚持了一个多月就没了,全部成了她的包包和衣服。

还好今天有奶茶店的五万分红到账,加上老爸的工资卡,她才有底气入股。

这可是真金白银拿出来的,她老爸总不好骂她了吧。

“那肯定的啊,怎么样,我入个股,占5%,或者1%也行。”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算了,皮带教训不听话老婆咱们当面聊吧,我现在在酒吧这里......”

对于这位小姐姐想入股,周安安没有丝毫抵触,还举双手赞成。

不说对方潜在的能量,以后也可以让对方照看着。

半个小时以后,周安安看着从保时捷轿跑里出来的两位大小姐,迎了上去。

“安安,看不出来,这里竟然还有一个酒吧,环境不错嘛。”

饶有兴致地打量周围,汪晓筱笑着拍了拍周安安的肩膀,夸奖了一句。

“还行,这里关了很久,空气没那么好。”

将两位大小姐带进去,周安安顺手将一个通风口打开。

“不错不错。”

看着酒吧的布置,双手别在身后的汪晓筱装模做样地点点头。

“小小姐准备拿多少钱入股?”

对于这位汪大小姐的经济情况,周安安丝毫不了解。

“我刚有听到野兽的叫声。”

去往禁区的路上,搂着爱人胳膊的白白,突然说道。

“野兽?动物园那边吗?”

“不是,是禁区那边。”

“怎么叫的?嗷呜,还是嗷呜嗷呜?”

“没有呜,只有嗷嗷。”

“只有嗷嗷?”

“嗯,嗷嗷嗷的。”

“。。。”

实话实说,这夫妻俩的对话,撂一般人,真听不懂。

数公里之外,主楼书房的林红,这会儿就听的是满头雾水。

“嗷嗷,嗷呜,嗷呜嗷呜,你确定他俩就是这么聊天的?”

刚刚苏醒没多久的林凝,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头一次对林红的听力,有了那么点不自信。

“确定,他俩的确在那嗷嗷。”

林凝对坐,林红肯定道。

“行吧,禁区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孙凌宇怎么嗷,无关紧要。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