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婚后和父亲解决生理_父亲坐牢以后我与母亲

严闯一直喜欢陈丹,现在是为陈丹打抱不平的么?

可按理来说,温绍年拒绝了陈丹的求爱,严闯不是应该很高兴么?

怎么看起来比陈丹还失望愤怒?

我摇摇头。

男人本就让人难以捉摸,舔狗的心思就更难懂了。

好在,我也不需要懂。

温绍年被严闯打了一拳,却没有反击。

而是站了起来,用手擦了一下唇边的血迹:“严闯,你好好照顾陈丹。”

竟然还是要走。

我竟然又有些佩服温绍年。

虽然蠢,但是蠢得很有原则。

小伙子,不错的,请保持。

严闯却被温绍年的这句话刺激得更加狂躁起来。

我试着分析了一下严闯的内心。

不是他不想照顾陈丹。

问题是陈丹不给他机会啊。

他觉得温绍年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是在故意刺激自己。

安崎英将领带系好,凉凉地瞥她一眼:“看你是我姐姐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是杜晓南还是谢若巧,都跟我一样,没那心思把精力放在陈锐林这种人身上,也就只有你,会去掺和他的事情,当然,你有你的目地,我也不说你什么,但我还是希望你目光可以放远一些,好男人很多,不是只有杜晓南一个,而如今的杜晓南,也不是你之前可以自恃以为是他眼中唯一一个女性的青梅竹马的男人了,他在为了谢若巧,努力吞并新企业,而谢若巧为了他,已经搭上了天义传媒,打算在渝州大展拳脚,谢若巧的能力,想必你早就调查了,她想在渝州市的商界打出一片天地,不用杜晓南和杜家帮忙,亦能成功,到时候,你拿什么跟她比?她从不追随任何人的脚步,而你呢?我离婚后和父亲解决生理”

安崎英嗤笑一声,笑声三分轻蔑,七分嘲弄,即便安崎妍是他亲姐姐,他也丝毫不吝啬自己的鄙视。

这就是安崎英,让陈念瑜敬而远之的安崎英,一个在商界几乎令人无地自容的男人,很少有人愿意跟他打交道,但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无一不称赞他的犀利和高瞻远瞩。

于是把孙子一装到底,在绘图室主任不满的目光中拿到假条的宁晓东,一离开绘图室,就马不停蹄的骑上自行车朝着二分厂奔去,如今只能看那位试制办主任爱人能不能搞定了,所以宁晓东怎么的也得跑一趟,争取把这关给过了。

……

就在宁晓东绕着永宏厂转圈圈时,9号大楼六楼的组织部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敲响,正在里面给本部门开会的宁志山停下话头,冲着门口喊道:“进来。”

很快一位青年拿着一叠文件走进来,冲着宁志山汇报道:“宁部长,总工办的技术干部考察名单出来了。”

“哦,放到我办公桌上吧,等会看。”宁志山说完,便冲着其他人继续道:“这次对年轻干部的考察牵扯咱们厂未来的长远发展,要作为今后工作的重点,好了,散会。”

说完便合上笔记本,长身而起,去自己的办公桌坐下后便翻开刚送过来的文件,开始审阅,父亲会对女儿有反应吗从那不是皱起的眉头看,似乎这位两鬓斑白的部长看得十分投入。

可没谁知道此时宁志山心里懊悔的都快骂起娘了。

刘鸿远看着这样的倾城说:“倾城,你不要这样抱怨自己,倾城,你算是好的了,比起我来,你想想我欠了这么多外债对不对?但是我也没有自暴自弃,人都是往前看,打起精神来!”

倾城听到这话语气坚定淡然说:“对,是的!要往前看,必须往前看,我现在手脚齐全,我还会写书,我一定要好好!”

刘鸿远看着倾城这个样子很是担忧说:“你为什么要在我这面前喝这么多酒呢?你可知道,自己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喝这么多酒的话,就是想给那个男人可趁之机!以后不可以在别的男人那里这样喝酒!太危险了!”

倾城接过茶喝了一大口水,对着刘鸿远打了一个酒嗝儿,那酒的味道让刘鸿远不有自自主得往后推了一步,很是无奈的说:“倾城美女,咱能不能淑女一些?”

倾城突然站了起来语气有些淡然说:“我只在你面前喝过酒,我还在谁面前喝过酒呢?我只是心情不好,喝了点酒而已,放心吧!我不会在别的男人面前喝酒,除了你之外?”

刘鸿远看着了醉醺醺的倾城,无奈摇了摇头,扶着去倾城来到床边严肃说:“现在也别说什么了,你赶紧睡觉吧,睡一觉也许明天就好了,我已经在床头给你放好了水杯,记得再喝一杯水睡觉?”

“怎么会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离婚后性需求无法解决”

“太让女人没面子了。”

“看到那个女人哭得这么可怜,我都有些想哭了。”

“是啊,真怕自己以后也遇到这样的钢铁直男。”

“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我听着这些人的议论。

不禁有些皱眉。

虽然我一直觉得温绍年有些蠢,但听到他现在遭到的非议,还是有些为他打抱不平。

且不说我知道这个陈丹心术不正,外表清纯,内心机关算尽,绝对不是温绍年的理想对象。

就算这个陈丹确实真善美如同一个仙女,没有一丝的缺点,那温绍年也有拒绝她求爱的权利啊。

我看着小芬和小芳:“你们这样说就不对了吧?我看明明是这个女人欺负那个男人,而不是那个男人在欺负这个女人。”

“如果这件事真有一个受害者的话,那么也是这个男人,而不是这个女人。”

小芬和小芳都愣了。

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却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所以这种起哄,只是被那个女人利用了而已。”

“利用你们的呐喊,逼着那个男人做决定。”

“逼他没有办法拒绝。”

“好在这个男人性格够坚定,这才能抵抗舆论的压力,简直说不。”

“换一个没那么坚定的,或者是碍于面子的,可能就违心答应了。”

“那你觉得他们在一起会幸福么?会不会天天吵架,最后男的出轨,女的劈腿,离婚了和父亲住一起打得不可开交,为了分财产对簿公堂,这就是你们期待的局面么?”

听到我的话。

小芬和小芳都沉默了。

小芳点头:“欢喜,你这么说的也很有道理。就像我们村里的二牛,最讨厌了,到处说我是他的媳妇,搞得别人都不给我提亲了,其实仔细想,就和现在这个女人用的手段一样,都是造成既成事实,其实就是绑架对不对?”

小芬却说:“欢喜,你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静?居然一点都不受这些浪漫气息的影响?就好像一个情感专家一样。难道你也看了很多的情感杂志?都叫什么名字?我也去买几本看。”

可要是我赢了呢?那我就是踩着范奕武上位了,呵呵,想想都有点激动,到时该头疼的就是他们了,哈哈。”

不是粉丝多就代表销量一定就高,粉丝也不全是傻子,明知道作品不行还会买单吗?

这种事苏易前世的时候听过多了,某某小鲜肉拍了一部作品,上映前就各种吹爆,什么几千万粉丝,每人一张票就能破票房记录。

结果电影上映之后,烂片一部,当即遭到全网讨伐,口碑票房双败,最后草草下架了事,这时候几千万粉丝在哪里?

苏易对自己的专辑很有信心,专辑里的每一首歌都有当红的潜质,自己也不一定没有赢得机会。

他始终相信,好的作品才能能够大家的认可,粉丝的支持虽然也很重要,但是自来水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女子回娘家解决父亲需求

苏易说完之后,众人一脸震惊的看着苏易。

“你也太敢想了吧?”陈可不客气地取笑苏易。

黄茹也是眼前一亮,点头笑道:“我觉得苏易说的很对。以我从业多年的经验来说,我们的专辑水准绝对是华语乐坛不可多见的精品之作,每首歌都有火的潜质。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