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校霸被学霸掰弯以后_学霸被校霸做了七次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当校霸被学霸掰弯以后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小青龙语气坚决:“再麻烦我也得去!人族现在跟妖族局势紧张,我只是去处理一点私事,人族不会因此跟我们闹僵的。”

“少爷,你跟那林云关系虽然不错,可他也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您……您犯的着为他如此冒险,如此大费周章吗?”五爪金龙说道。

小青龙笑了笑:“我跟这臭小子的关系,你不懂。学渣受在写作业h

……

五天后。

天穹一族门口。

林云再度出现在天穹一族山门前。

“嗯?又是那家伙?快!快去禀报!”门口守门看到林云后,其中一人连忙跑去禀报。

天穹一族,议事厅内。

天穹四长老,匆匆走进大殿。

“大长老,门口传来消息,那林云又来了!”天穹四长老汇报。

天穹大长老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冷笑起来:“他还有脸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是嫌上一次没挨够打吗?他人在哪里,闯进来了吗?”

“他在山门外,还没硬闯。”天穹四长老说道。

姚柄明白了:“我懂了,所以这孩子是浮数之脉无疑,只是热极而生寒,那就是风寒之证的脉象,这就与其他几诊相符合了。”

许阳点头认可,又问:“那怎么辨证?”

姚柄道:“嘿,这题我会。患儿感受风寒,肺卫郁闭,为风寒闭肺之寒喘,治法当以辛温解表,解散风寒,开闭肺气!”

许阳点了点头,那个校霸腰好软肉车对姚柄道:“说的不错。”

姚柄顿时嘚瑟起来了:“嗨,过奖了过奖了。这对别的中医来说,可能容易迷惑。但其实不算什么,都是些简单的基础嘛!”

装完逼之后,姚柄习惯性地回头看,却没找到徐原。姚柄顿时觉得自己刚刚这个逼,装的有点寂寞啊!

许阳没好气地怼了一声:“那你来开方?”

姚柄面色顿时一僵!

曹德华翻了个白眼。

姚柄尬笑起来,辨证正确之后就是开方了。若病人是大人,他是敢开的。但是这孩子才几个月大,现在又病的这么重,他可吃不准!

许阳微微摇头,以前他只是觉得姚柄特别没正经,但还不至于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徐原影响的!

谢继宁和谢绪宁同时开口,“哥,你放心。”

谢蕴宁看了一眼沈白露,提醒道:“白露,最近麻烦你亲自接送一下星河和心澄。”

现在敌人情况不明,谢蕴宁也担心会有其他的意外!

特殊时期,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哥,我们明白。”

谢蕴宁低声道:“晚上把这事告诉给奶奶和母亲,也让她们有个心理准备。”

温婉君并不是一个人回国的,和她一起回国的,还有夏昭。

如今的夏昭,学霸受被压着写作业依旧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他回到家里,空无一人。

放下行李后,第一时间到了医院看望自己同父同母的亲姐姐乔渝。

这些年,他在国外求学,和乔湘乔渝姐妹俩也有电话联系。

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那怕之前素未谋面。

而随着相认,感情自然也是日渐深厚。

“大姐。”

夏昭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病房里。

乔湘刚和乔渝吵过一架。

这会的乔渝正拉过被子盖着自己的头,独自一人在被窝里生闷气。

“弟弟,你怎么回来了?你也不说一声?我们好来机场接你?”

乔湘看见比自己还高的夏昭,满心欢喜。

“你回家了吗?爸妈这会应该不在家,今天你琳琅姐姐订婚,她们去了谢家……”

被窝里,乔渝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夏昭?

那不就是夏致生的那个儿子吗?

也就是原主的便宜弟弟?

她才不会成为原主那样的扶弟魔!

“琳琅姐和绪宁哥终于订婚了!”夏昭感慨万千道:“我都不知道现在琳琅姐变成什么样了?”

乔湘道:“自然是大美人!校霸撞上腹黑学霸”

“琳琅姐一直都很美。”

夏昭对叶琳琅是心存感激。

当然,若不是叶琳琅出手,他或许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所幸,叶琳琅像是那道光,照耀进他黑暗的世界,为他的世界,带来了一片光明。

还有……因着叶琳琅的提议,他去了国外。

见过国外的繁华大都市后,夏昭才觉得幸好自己出国了一趟。

若不然,他就会像是那井底之蛙似的。

“二姐怎么样了?”夏昭问。

乔湘瞬间头疼了。

“呼——”林逸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雨凝的身子,差一点儿就犯了错误!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了什么,那林逸的职业生涯也会就此结束了,和雇主发生关系,是不可饶恕的,家里老头子指不定会怎么处罚自己。

“有狼群来了。”林逸淡淡的说道。

雨凝也张开了眼睛,美目中闪过一丝失落的神采,自己都这么主动了,可是他……不喜欢自己么?还是真的被狼群给打扰了?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