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公厕谁都可以上_自愿成为公司的公共便器

苏锐就这样定睛看着山本恭子,目光从她的脸游走到脚后跟,来来回回逡巡了好几遍。

他的眼神把山本恭子看的浑身发毛。

“不得不说,你的身材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太不招人喜欢了。”苏锐轻轻的坐在床边,打趣的说道:“如果你的脸上能多点笑容,倒也是一等一的美女,整天这样面无表情的,你就不怕自己会面瘫?”

山本恭子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面瘫,但是她知道,如果继续面对苏锐的打击加刺激,她一定会疯掉。

“既然落在了你的手上,那么请少说没用的废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山本恭子冷冷说道,听起来倒也硬气。

“你看,我是那么不友好的人吗?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聊聊天而已。”

李晴晴知道赵旭晚上要出去办事,对她叮嘱说:“你出门一定要小心!”

赵旭对老婆李晴晴安慰,说:“晴晴!临城是我们的地界。要是让赵家和施家真得翻起了浪花,我们还怎么能在临城站稳脚跟。放心吧,只要不来神榜高手,他们还伤不到我。”

“那也不能盲目自信,得小心才是!对了,你晚上出去办事,带上小琪吧!妙妙好不容易才想学习,小琪一个人呆着也无聊,你带着这丫头出去吧!”李晴晴说。

赵旭本不想带鲁玉琪出去办事。

鲁玉琪这丫头总是会惹事生非。但留她在家里,看这丫头天天在家实在是闲得慌,就点了点头说:“好吧!”

赵旭换好外衣之后,叫上正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鲁玉琪,我是公厕谁都可以上说:“小琪,我要出去办事了,你去吗?”

“去啊!”

鲁玉琪连问都不问,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兴奋地对赵旭说:“你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马上就来!”说完,一溜烟跑到了楼上。

当鲁玉琪换好衣服后,赵旭被这丫头的打扮,惊得瞠目结舌。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

如胶似漆,你侬我侬!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个,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一见就钟情,干柴和烈火,好事,好事,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

都怪她贪心,下课我成了学校的公厕为了一个新出的限量版包包,就答应了宁杰的要求。

可是,那个包包,以她的零花钱,根本就无力买那个包包。

“走吧。”

瞪了一眼闺蜜,不想扫兴的李雪儿带着男孩向外走去。

没有那些小说中狗屎运一般地和对方撞见,继而演绎出颠荡起伏的对峙情节,周安安跟随对方一路走出酒吧,除了路过的那些男人恶心的目光,什么事都没发生。

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咱们去别的酒吧看看吗?我知道有一家酒吧不错,很安静的。”

走出酒吧门口,李雪儿抱歉地对男孩说道。

第一个地方,就有了不愉快的经历,这个很不好。

“不用了,带我去找点好吃的就行。”

见识了点鹏城的酒吧文化,周安安觉得没必要呆在这种地方。

喝酒了的男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周安安觉得以李雪儿的姿色,在这些地方可不太安全。

就是他自己,平时不碰酒,碰了酒之后会发生什么,周安安也保证不了。

刀疤脸顿时紧张起来。

杨云帆看他神色惶恐,不由继续道:“你这人虽然做事不怎么地道。不过,既然你给我面子,我也提醒你一句,最好去做个全面肝脏检查。公共厕所雪莲 目录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再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恶化成肝癌。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什么?肝癌!”

癌症的威力的是巨大的,一听自己可能得癌症,那刀疤脸的脸色瞬间大变。什么都不说了,急急忙忙往外面跑去。上了车就直接往医院方向开。

刀疤脸手下的小弟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老大都走了,自己等人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也都纷纷离开。

苏锐直接无视了山本恭子的仇恨眼光,一把拉起她的手,说道:“已经到了地方,先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接下来要开始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说着,苏锐竟是直接对山本恭子来了一个极为高调的公主抱,就这样抱着她径直来到国安已经专门为他开好的房间之中!

而酒店走廊的摄像头,清楚的把两人的亲昵动作全部都记录了下来!

进入了房间,苏锐把山本恭子直接扔在了床上,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之意,后者的身体也被柔软的床垫给弹的颤了几颤。

“呦呵,这还是一间豪华大床房。”苏锐事先也没来过,只是知道房间号而已。

“很抱歉,既然只有一张床,今天晚上只能我睡床上,你睡地上了。”苏锐一句话又把山本恭子给气的头上冒青烟。

“你到底要怎么样?”山本恭子坐起身来,怒目而视。

可是,在封闭的房间中,她一个女人坐在床上质问一个身手远比她强大太多的男人,公共厕所女友改造这种动作和氛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这可丹药珍贵无比,本来是留到后面,保护棋子用的,而且能不用就不用,因为一旦动用,药效过了,就会陷入虚弱状态,后面还怎么保护棋子?

但以现在的情况,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伴随着丹药下肚,络腮胡弟子的气息,也瞬间迎来提升。

紧接着,络腮胡收起之前的超神级武器,将手一翻,领出一把圣灵级长枪!

“圣灵级武器?”

林云一惊,没想到他能拿出这种级别的武器。

“小子,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会杀了你!连让你投向的机会,都不给你!”络腮胡弟子面目狰狞。

这把圣灵级武器,正是白月宗的镇宗之宝。

白月宗曾经也是名宗派,这点底蕴还是有的。

本来这把武器,同样是只能宗主持有,但白月宗宗主为了能让白月宗,重回名宗派之列,这一次便将这把圣灵级武器,借给了络腮胡弟子。

他家宗主同样叮嘱,这把武器作为最后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亮出来。

而看那个司机模样的中年男人,似乎完全跟没事人一般,都没有看其他的薛家成员一眼,有没有试过在公共厕所做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了薛家大院。

门外的薛家众人,他们的心情几乎都和薛坦志一样,苦涩的无法形容。

…………

当枪声响起之前,陈祖新就已经从苏锐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了不妙,他想都没想,身形再度翻腾而起,几乎都要在空中留下残影了!

能够在这种时代拥有这种身手,实在是极为难得了。

可惜的是,苏锐的那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是热武器的时代。

黑蛇、不,白蛇真的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天赋极佳,第一次的失手和第二次的犹豫让他在深以为耻的同时,也终于能够对陈祖新的动作进行预判了!

在他的眼中,陈祖新根本就不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个最简单最直观的的移动靶——虽然这靶子的移动速度着实快了点儿。

实际上,这一次并不是一声枪响,而是接连三声连起来的!

白蛇的三发子弹,分别占据了三个位置!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