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管家小娘子阿福_大管家小娘子未删全文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可秦非同的下一句话,却让曲洺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人,在林念身上,搜出了三部手机。”

三部……

之前他让李嘉牧安排了人盯着林念,只查到两部手机,且把她要往外发的信息全部都拦截了。

但是现在……

“手机里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把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大管家小娘子阿福我的人正在恢复,但是她自己说,那部手机……她只用来联系之意。”

曲洺生的心瞬间开始狂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去医院。

秦非同叫住他:“你现在回去,万一林念撒了谎,你怎么跟她解释?”

她是多聪明的人,稍有猫腻定会揪住往下查。

所以,就算林念说的是真的,秦之意真的知道了一些事,但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就必须陪着一起装作不知道。

“不管怎样,先撑过这场订婚宴吧,我估计秦致严今晚还会过来闹事情。”

他看过了,今晚的安保措施超过了一般订婚宴会有的规格。

“猫小妹,你说这次小主人要多久才能出来,感觉进去好久了呢!”以往就算小主人闭关,也进去半天就出来了,这次有好几天了吧!突然感觉有些不适了。

放心好了,小主人没有出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吧!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天网架构居然用了小主人这样久的时间,这可不像那个效率惊人的小主人啊!

猫小妹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你说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或者说打坏主意的想法。

“狗子,我在你那里,就是这样不堪吗?”

“当然了,类似大管家小娘子不然你以为你在我这里印像会很好吗?”笑话,虽然我平时不说,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只是平时没有和你计较罢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闲得无聊啊!我随时出来都能遇到你们吵架,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去做做菜,增加一些厨道方面的经验。

见到凡杨出来,猫小妹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小主人,我们这几天可没有闲着,我们也达到了皇境厨道的境界了,所以才会这样闲啊!要知道可不只你一个人努力,我们也在努力的,虽然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和小主人比,但是比协会的那些人可是强太多了。

门头上的永安、亨得利等公司名都是电影电视中的常客。

林宁原本想叫司机停车进去看看,一旁的闫尼笑着解释实际这房子里都是空的,等有剧组进入的时候,会根据需要进去布景装饰。

随处可见的游客很多,有家旗袍店外更是人山人海。听说是租衣服的地方,可以让游客重温电影的场景,军户家的小娘子也当一回演员,有摄影师帮拍。

影视基地很大,不仅有旧沪市的市井小街,也有不少欧式的庭院大宅。

有座桥更是让林宁记忆犹新。

林宁笑着轻声吩咐师傅停了车,在桥上走了两个来回。

上车时的身影轻松不少,那种急于跟过去划清界限的烦躁和狠劲儿没了。

闫尼有些纳闷,这个脾气不小的丫头,前后不同的状态,似乎都跟那座桥有关。索性试着问道。

“原来我们小凝喜欢韩导的后会无期啊。”

“回去道个歉吧。”

林宁叹了口气,答非所问。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这部电影的名字。

吹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到时我给你们开一个专门的窗口,可以让你们售卖自己的东西,这样不但可以增加收入,还能增加他们对你们的好感,从而收集愿力。

“小主人,这样不太好吧!”虽然我们能做到这点,但是我们这样的形像,好像不太适合,别人会有意见的。

不就是一身毛吗?只要不掉毛,那就没有问题,何况到你们这个程度了,还用手去接促食材吗?学会用意念控制,还有操控自己的能力去做这些,完全就不担心掉毛的事情,只要你们做得好吃,那愿力就会不断的。穿越之小家猎户

但我得警告你们一下,别加些奇怪的东西进去,如果让我发现了,有你们好果子吃,要知道现在你们可打不过我了,自己自觉一点哟!

“小主人你就是想说你现在实力在我们之上了,然后正在找理由想打我们一顿,是不是这个意思,放心好了我们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不过、小主人你的完成了吗?今天居然有时间和我们开玩笑。

差不多算完成了吧!现在在公测,测试完成后,我在修改一下应该就可以了,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苏茶一脸的‘我了解’,随即又对曲洺生说:“洺生哥,待会儿我想请你跟我跳支舞,可以么?”

“不可以。”

“别这么快拒绝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对你要说的没有兴趣。”

“如果和嫂子有关,你应该就有兴趣了吧。”

苏茶这一话一落下,就连秦非同都停下了往会场走的脚步。

两个男人同时以冷漠又锋利的眼神盯着她,仿佛她敢说出什么对秦之意不利的话,就要当场把她大卸八块。

那个身世肮脏的野种,竟然也配得到这两个男人的庇护?驸马守则

苏茶表面依旧笑着,内心却有种变态的快感——把一个高高在上的人从云端拉入泥沼,看她骄傲碎落一地,看她痛苦挣扎,简直人生美事。

“你们不用这么看我,我没想干什么,是有人想要闹事。”

“你说林念?”

“不止哦~”苏茶笑得又坏又得意,那副神情和她嗲嗲的声音十分违和,她道:“秦大小姐得罪过的、收拾过的人,可太多了,她有难,八方围观欢呼呢。”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

一个多亿的制作,导演中饱私囊了多少不难猜。所以王总一个电话,原本有些不以为意的导演就变了样。

要脸还是牢狱之灾,自己选。

张嘉一迈着标志的步伐,笑着走来张罗着吃饭的事儿,一旁还跟着姬她。

林宁笑着点点头,眼神柔和了许多。几人说笑着上了劳斯拉斯,还是姬她司机,直奔思北公馆,至于先前的事儿,众人都很默契的没再提起。

思北会馆,林宁起初听名字的时候还以为是个会所,到了才发现是个别墅区。

副驾的张嘉一介绍,这里租住了不少明星,不错的餐厅也有几家。

定的是法餐,据说是一个明星朋友开的,会员制,环境复古典雅。

主食是M11澳洲和牛配黑菌土豆泥,林宁客随主便,没看菜单。

等菜的功夫林宁也不说话,年龄和阅历的差距,真没什么可聊。

闫尼应该是为了照顾林宁,特意聊了不少护肤,保养,珠宝首饰,林宁面带微笑,一句都没听进去。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