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双性穿越到奇怪的世界_荡受养成系统txt

可秦非同的下一句话,却让曲洺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人,在林念身上,搜出了三部手机。”

三部……

之前他让李嘉牧安排了人盯着林念,只查到两部手机,且把她要往外发的信息全部都拦截了。

但是现在……

“手机里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把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我的人正在恢复,但是她自己说,那部手机……她只用来联系之意。”

曲洺生的心瞬间开始狂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去医院。

秦非同叫住他:“你现在回去,万一林念撒了谎,你怎么跟她解释?”

她是多聪明的人,稍有猫腻定会揪住往下查。

所以,就算林念说的是真的,秦之意真的知道了一些事,但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就必须陪着一起装作不知道。

“不管怎样,先撑过这场订婚宴吧,我估计秦致严今晚还会过来闹事情。”

他看过了,今晚的安保措施超过了一般订婚宴会有的规格。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np双性穿越到奇怪的世界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顶级系统之双性人生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有关于顾一念这个名字,从她的脑海中已经清除了好久,她怔了怔才想起来是谁。

“秦大小姐,你应该还记得,那天在K&K酒吧,你让我有多丢脸吧?事后,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我,逼我退了学!”

退学的事,实在是怪不到秦之意的头上,她当时并没有让曲洺生那么去做。

但现在解释,顾一念恐怕也不会信。

再说了,她为什么要解释啊?

当初这个女人心思不纯想要勾搭有妇之夫,又乱拿别人车上的东西,没把她送局子里已经算好了,居然还敢打电话来挑衅?

秦之意正要撕她,却突然听到顾一念说:“你想不想知道你的父母到底是谁害死的啊?想的话,来你弟弟的订婚宴啊,有人会在今晚把真相当众揭开,秦大小姐难道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吗?”

电话挂断,全息网游纵欲学院双性随即而来的是一张照片。

秦之意太熟悉照片里的画面了,那是她多年的噩梦,费尽心力也没能摆脱、忘却。

她也……不敢忘。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改变,但只是使用的方法有所改变,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运用不同罢了,而现在这个凡杨要弄的,完全就是空间的另类运用,对凡杨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如果完成,在空间异能的方面,肯定会有不小的帮助。

加上这里面为了防止别人乱用,还有一个时效性,就是说还有时间的异能在里面,对于时间的开发,凡杨更多的则是顺其自然,因为时间异能想要提升太难了。

虽然最神秘,但是运用的方法也最少,在时间的异能上,凡杨更没有太多的修行,一直都在修行别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也的短板,当然不是说修行上的,而是这次要做的事情中的,因为设及到一些时间的运用,凡杨不得不重新重视起来。

虽然很多科技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们运用不到凡杨的设计中来,他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完成这些,而凡杨却要将这些虚拟的东西,实现到现实中来,这其中的困难可不是一般的难。

“一开始凡杨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的传送,这样一来的话简单,受的奇迹暖暖之旅v文但是投入太大了,不太适合,那样要两个或者多个阵法的配合,还有一个阵法终端。”

这边夏家门徒和嫡系围在一团,里三层外三层直勾勾的盯着那根雷竹,眼中火热的欲望如火努努岛喷发的火山岩浆。

烧化一切。

没有谁不想要那份遗嘱。

万一,遗嘱里,师尊师公想到了自己,给自己留了一份东西呢?

那,坐着吃躺着吃三辈子都吃不完了。

鲍国星、沈玉鸣、许春祥几个嫡系门徒不住的催促着夏玉周快点快点,一脸的焦急激动,连声音都在颤抖。

眼睛中布满了血丝,恨不得一把就把雷竹夺过来自己先开为快。

夏侯经跟曹养肇站在旁边,双手临在半空不住颤抖,赤裸裸的欲望尽显脸上。

看到夏家一大家子这般模样,现场的人默默无语,神态各异,相当怪异。

王晓歆不动声色的退到金锋身边坐下来,轻轻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少装蒜。早不揭晚不揭,老祖宗要盖棺了,你搞遗嘱这么一出。想打谁的脸?”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女的,曲洺生大概就动手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易怒,且好斗。

但……

曲二公子绅士有教养,全息游戏np受昔日的秦大少爷可就未必了。

秦非同直接伸手,一把就掐住了苏茶的脖子,冷笑道:“八方围观欢呼?来,你欢呼一个我看看。”

他手上力道极大,苏茶被掐得呼吸都困难,更别提欢呼了。

苏母这时带着人匆匆跑过来,连忙从秦非同手中把人给救了下来。

她呵斥苏茶:“说了让你不要去招惹他,你是不是没有耳朵的!”

秦非同不比曲洺生,他没有良好的修养,更别提绅士风度。

他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人,于他来说——不顺眼的,随手可以摧毁。

有人在旁边护着了,苏茶不知收敛,反而跺着脚撒娇:“妈,我是来找洺生哥的,你干嘛骂我?”

苏母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又转过去对曲洺生说:“洺生,你爸妈来了,正找你,你先过去看看吧。”

先前,多少人等着看他和秦非同两虎相斗,最后来个两败俱伤。

那还不是因为惧怕他们?

“之意,小政虽然贪玩,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你今晚不出席,只要跟他说明原因,他也不会怪你的。”

这一点,秦之意心里也清楚。

只是那种大限将至的感觉时时逼在心头,她想着今晚能去的话还是亲自去。

往后真的撕破了脸,也不知道再见面时,能否平和地打招呼?

可曲洺生已经决定好了不让她去,且没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

他打电话叫了保镖过来,直接守在门口。

谁也进不来,秦之意也别想随意出去。

这架势看得秦之意直发笑,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光在闪,“干嘛,曲总是要软禁我么?”

这种话,以她的脾气,问出来的时候应该伴随着雷霆震怒才对。

偏偏此刻,温软又平静,让人心底的不安直线飙升。

曲洺生抿了抿唇,低声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