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你只能是朕的_朕要你的第一次是朕的

所以,她也十分尴尬。

两人都默契的不再提刚才的事情,

这时候,那个女人把小胖子拉到刘医生面前,道:“医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我这个儿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一直发出这些恶心的皮疹,我带他去皮肤科看了。那边的医生,给我们开了一点消毒药膏。只是,用了几天,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听我一个同事说,您是咱们东海市最好的儿科专家。见多识广,应该能治好我儿子。不瞒您说,这小子身体一直很好,平常感冒发烧也没有,另外胃口也好的不得了,从小到大没怎么让我操过心。谁知道,我出差了一个礼拜,回来之后,他就变成这样了!”

说到这里,那个女人不由又拉过那个小胖子,生气道:“你这臭小子,说,妈妈不在家这几天,你爸爸是不是带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小胖墩不知道是不受过特别嘱咐,此时捂着嘴巴一声不吭。

不过,被在场的大人看来,他这做法,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默认了!

“臭小子,跑什么?给我滚回来!”

小胖子跑了没几步,就被她妈妈一把抓回去,对着屁股狠狠揍了几下,骂道:“都搞成这个鬼样子了,还不老实!跟你爸爸一个德行,看到漂亮女人就往跟前跑!没出息的东西!这辈子你只能是朕的”

小胖子被他妈妈抓回去之后,立马挣扎着要躲避,哭喊道:“妈妈,别打我,别打我!疼!”

“疼?你这臭小子还知道疼?老娘今天打的就是你!”

一边骂,一边劈哩啪啦的往小胖子屁股上招呼。

将小胖子狠揍了一顿之后,小胖子的妈妈又怒道:“说,臭小子,你这一身水泡,到底从哪里弄来的?快给我交代清楚!是不是我不在家的这几天,你爸爸带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传染上的?”

这话太强大了!

一说出口,刘医生和杨云帆,都是面色尴尬,纷纷转过头去,假装没听到!

听到小胖子的妈妈说完,库尔尼科娃却看到杨云帆的脸色都变了,她不怎么懂普通话,此时还以为杨云帆之前判断错误,忙紧张道:“杨医生,你的脸色怎么变了?是不是那个小胖子有传染病啊?”

老奶奶的孙子叫李明亮,听了何律师的话,虽然感觉这么做对本无师傅不起,但想起这些年为了给奶奶治病,你是朕的你只能是朕的家里欠下的债,父亲为了救人又走的早。

虽然当时得到了一笔抚恤金和一些捐款,但是家里却彻底垮了,过了几十年苦巴巴的日子,在这么多钱面前如何拒绝的了。

犹豫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又不是要害他,只是人家想用这种方式让他帮忙而已,估计也是让他治病的,想通了也就坦然了。

只是想起曾经对张文博写过保证,就担心的问何律师这白纸黑字的如何能反悔。

何律师笑着开导:他没有行医资格证,你们之间的协议是不受法律保护的,除非他有正规医疗机构的认可。

李明亮又把以前所有去医院的诊断和病例以及住院单据交给了何律师,何律师拍拍对方肩膀满意而去。

后来这个建议被金锋否了!

七世祖在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他自己随意画了个圈做出来的鲲鹏湖带给骚包金锋还有青依寒怎样的震撼和启发。

“你等南风起,我等故人归!”

不知不觉金锋突然念出这首诗,默默望向北方,紧皱的眉头露出一抹痛色。

当初自己联手叶布依做局的时候,自己又是棋子又是棋手,现在,叶布依顶上来……

自己很担心,你乖乖的给朕生个孩子叶布依的处境。

甚至于,自己都已经猜到了叶布依的结局。

自己还真没想到过叶布依的儿子是憨憨,但当自己听说以后也明白了叶布依为什么要选风水宝地的真实意图。

包发五代,五代巨富!

看起来,自己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了。

默默抽完一支烟,金锋起身披上蓑衣,径直走进丛林深处消失不见。

“白日星现!”

“金星临日!”

“好兆头,今天就是张思龙的死期!张家完了!”

杜媃琦摇摇头,定了定神说:“刘博士,说正事吧,能不能再想点办法,让我妈妈继续住一阵?我很快就能拿到钱了。”

“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刘博士淡淡地说着,胖乎乎的脸似乎有些气恼,“你知道我为了这个担了多大的风险,被院领导批评了多少次吗?”

杜媃琦嗫嚅道:“对不起……”

刘博士又笑了笑,“先不说这个,小琦啊,跟你说个好消息。”

杜媃琦精神一振:“什么消息?”

“最近有一种新药在进行第二期临床测试,需要征集一批志愿者。这种药呢,根据第一期的临床测试来看,对你妈妈这种情况的效果非常理想。如果你妈妈能被选中成为志愿者,并且成为实验组而不是对照组的成员,朕要你成为朕的女人那么她的病情将很快得到控制,甚至有希望在两到三年内痊愈。”

杜媃琦对母亲的病情早有一定的了解,对这些医学术语“实验组”“对照组”也并不陌生。她一边听一边点头,美丽的眸子里爆发出璀璨的希望火光。

“同时呢,”刘博士憨憨地笑了笑,继续说,“这种药距离上市销售还遥遥无期,乐观估计,也要十来年,最少七、八年才能正式上市销售。所以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你妈妈就要等七、八年才能用上这种药。”

眼前见到的跟张德双想象的不太一样

自打前天张士朋贴了张家有喜门票免费的红纸过后,从昨天开始就有大量的游客涌入景区,翘首以盼道尊圣天师的后代降临。

曾经的龙虎山在张承天手里那些年,虽然在外面红得发紫捞得流脓淌血,但祖庭龙虎山的游客却是相当不堪。

游客少了,香火就少。龙虎山的诟病也不少。

到了骚包这里完全就变了一个天。

别的不说,光是那万鹭朝圣的神奇景象就足以让无数百姓趋之若鹜。

那些日子里,龙虎山挂上修建的牌子也挡不住四面八方的来客。

最简单的例子,光是林乔乔捡鸟毛卖都赚得盆满钵满,更别说龙虎山其他地方。

游客多了,龙虎山的香火比起往些年多了几十倍。加上骚包不定时召唤白鹭们在各个地方出现,整个两百多平方公里的龙虎山彻底的盘活,成为了朝圣的第一去处。朕要你永远留在朕身边

去年圣诞节之后,张士伟贴上了道尊闭关神兽罢工的招牌过后,龙虎山的游客虽然少了许多,但依旧收入可观。加上这半年多来样式雷家的改造,整个龙虎山也面貌一新。

好在庄恒生是宠宁穗的,没事儿给她发发红包转转账,这方面舒婧就管不着了。

而至于二十万这个价钱,是说宁穗要是怀上孕了,怀胎一直到出月子,每个月二十万。

吃完烤肉,宁穗觉得身上一股子烤肉店的烟熏味,从包里拿出香水往身上喷,想要盖住些,走路也不看路。

梁嘉学叹口气,拉过她的手准备送她去地铁站。

宁穗倒也不矫情了,其实她想和梁嘉学多待些时间,地铁就挺好,还能仗着人多揩他的油水。

但是等到地铁到了,宁穗上了地铁车厢,梁嘉学却没有,他说道:“我回学校要坐反方向的。”

宁穗眼神黯淡了下,眼看着梁嘉学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就那样转过了身上了对面的地铁。

但转而她想,能像小情侣一样和梁嘉学约会半天,其实挺开心的。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是最后一班地铁,所以人很少,宁穗随便坐在一个座位上,另一头是一对小情侣,宁穗无意听到男生对女生说道:“你们江大宿舍十一点就关门了吧?还赶得上吗?”

自己还从来没有把人真的催眠过,今天正好试试,全当修炼了。

于是打起精神,轻轻晃动链子。

面前这人开始不明白对方要干啥,不解的盯着看,不一会就感到自己昏昏沉沉,辨不清身处何地。

只是耳边传来一声呼唤一般的提问,忍不住按着记忆回答起来,良久以后真的睡死过去。

张文博又把另外一个人如法炮制,得到了同样的答案。

心里一阵欣喜,没想到催眠这么管用,看来以后不怕别人对自己说谎了,早知道就该早点练习一下才对。

不过以前也没机会啊,总不能拿个链子对客户这样吧?那就太没人性了。

看着或是晕倒或是沉睡的四个人,张文博感到心情好了不少,晃悠着回了家。

当然带走了那条金链子,以前家里穷,还真没有带过金子。

今天发财了,要是让自己出钱打这么粗的金链子,自己是万万不会干的,太奢侈,拿条铁链子应该也能催眠。

四个人先后醒来,早已天黑,相互搀扶着去了医院。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