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开警察裤拉链_老兵让新兵含jd

不过,许燕清都还没来得及把披在身上的衣服取下来呢,头部就感觉到了一股眩晕,身体也忽然没了多少力量!

事实上,在跨出温泉的时候,许燕清就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对劲, 当时她的身体发软,和平时明显不同。

不过,当时这种不对劲并没有引起许燕清的重视,她还以为自己是泡的时间太久才会身体无力的呢!

现在看来,事情的真相根本不是这样!

她中招了!被暗算了!

许燕清想要去喊苏锐,可是在她试图发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变得很哑,声音也很难传到苏锐的耳朵里!

头部的眩晕感觉还在加重,许燕清知道,自己不能昏过去,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她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嘴里便立刻弥漫出了血腥的气息,这血腥味的刺激和舌尖的疼痛,让她稍稍的清醒了一点。

此时,这稍稍的清醒,简直是至关重要的。

至少,她能够对接下来的形势有个大致的判断。

林云只需要撑到援兵到来,便是胜券在握。

……

东元府府城,都指挥使衙门内。

霍真、梁原、羊万几人正在商议留守安排。

“嗯?大哥出事了!”

霍真脸色一变。拉开警察裤拉链

“快!走!”

霍真迅速朝外面奔去,梁原、羊万迅速跟了上去。

……

另一边。

“这家伙传讯搬救兵了,速战速决,赶紧弄死他!”

两头妖兽见林云传讯,它们也紧张起来。

就算不传讯,这里毕竟是人类的地盘,不宜久战,他们原计划就是速战速决,赶紧弄死林云!

“看我的!”

那金羽孔雀亮浑身散发出光芒,被火焰包裹。

而后,一道炽热可怕的火焰,化作长舌朝林云怒喷而来!

这两头妖兽,黑蜘蛛更擅长困敌,而金羽孔雀显然更擅长攻击。

确实黑蜘蛛的手段更难缠,只是它的这种手段对林云效果不大,所以看不出这种手段的厉害罢了,除开这种手段,他自身的攻击其实也不容小觑,只是不能跟金羽孔雀这种专场攻击的同级别妖兽比罢了。

在许燕清的心里面,苏锐必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她也从来不会怀疑到苏锐的头上,那么,谁会是凶手呢?

其实,归根结底,苏锐还是有着很大嫌疑的,毕竟许燕清的年纪虽然也不小了,可是身段与脸庞仍旧是上上之选,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在这荒郊野外的,孤男寡女的,思想开个小差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许燕清确实是比较轻信别人,也幸好苏锐不是个不轨之徒,否则的话,她恐怕已经早就遭遇危机了。

不过,即便苏锐不是不轨之徒,打晕帅警扒掉警服可这时候,真正的不轨之徒还是来了。

许燕清知道,自己应该是中了某种迷药。

怪不得在温泉中打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嗅到了一股异样的香气,不过,醒来之后,这股香气已经随风飘散,她还以为那是自己的梦境呢,所以就完全没有在意。

现在看来,凶手应该是在她睡着的时候,在上风口点燃了迷香,借着微风把这迷香给送到了许燕清的鼻间。

不过,对于许燕清来说,此时虽然头脑稍稍的清醒了一些,但也仍旧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去和脑子里面的眩晕感对抗,她现在看东西都是重影的,天知道那迷香的浓度有多大!

他想要离开,倒是简单。只要他撕裂虚空,就能离开此地。

只不过,想要单纯的以肉身继续往上飞,却是怎么也做不到。

“天高九万米!”

杨云帆心神震惊,封魔古迹,也不过才一万米高空。而且密境之中,元气混乱,无时无刻不在产生元磁风暴,似乎随时都会陨灭。

这个古佛密境,不但比封魔古迹更大,更高,而且,空间如此稳定。甚至繁衍出了独特的佛门武道文明!

“咦?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候,军人自愿解裤淘蛋天际之间,忽然有一道难以抵挡的金光照射下来。

那是一种无比炙热的气息,霸烈奔腾,似乎可以毁灭一切,比起永恒金焰都不遑相让,杨云帆这一具半步神主的身体,竟然都无法抵抗。

咻!

不由自主的,他从天空上快速落下来,回到刚才的山洞之外。

“愿以此功德,庄亚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山洞之外,法真和尚,早已经虔诚无比的跪伏在地上,飞速吟诵着经文,不断朝着西方叩拜着。

法真和尚也从狂热信徒,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他掸去青袍上面的泥质,对杨云帆笑了一下,道:“前辈,相逢便是有缘,畅聊一夜,至今还不知道前辈您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吗?”

杨云帆愣了愣,随即露出一脸恶趣味的笑容,道:“在下姓唐,名讳三藏,妖后女皇,见我痴狂!有时候,长得太帅,也是一种悲伤。”

“呃……”

法真和尚的脸上露出莫名的古怪,小声吐槽道:“前辈,不要再跟小僧开玩笑了。小僧的祖师,金山寺的主持,便是三藏法师。”

“而且,三藏并不能当作名讳,那是我佛门的一种尊称。只有精通经藏、律藏、论藏,宝贝帮我拉下拉链这三藏经意的真正高僧,才会被人尊称为三藏法师。”

一下就被揭穿了呢!

这个世界的僧人,文化水平都相当高啊,看来不好忽悠。

见此,杨云帆也是正色道:“也罢,不跟你开玩笑了。本座姓杨。至于名讳,你就不用知道了,本座树敌太多,怕给你带来麻烦。”

“见过杨前辈!”

法真和尚这一次相信杨云帆了,躬身行了一礼,继续道:“杨前辈,天色不早,小僧还有要事,需要继续赶路。你我就此分别,后会有期。”

说着,法真和尚,便直接跳下了山崖。

这山崖数十米高,这法真和尚却是身轻如燕,足尖在悬崖峭壁之上蜻蜓点水一样,沾了几下,便轻松落在地上。

“这小和尚,风尘仆仆,一路赶路。僧袍磨破了也不以为意。今天早上,却把僧袍换了。有古怪!”

杨云帆看着法真和尚,穿着一袭青袍,还带上了毡帽,做了普通人打扮,这是故意掩盖了自己僧人的身份。

他不由来了一丝好奇心。

“这小和尚有点意思。而且听他的话,金山寺似乎是这一方世界顶级宗门。老兵扒新兵裤子杀威棒反正我也闲来无事,不如跟着他,或许会有一些收获。”

一念及此,杨云帆便也从山崖之上,直接跳了下来。

他一落下来,身体周围便有一层淡淡的灵气流转,如一只虚空大手托住了他,让他的速度非常缓慢,轻松无比的落在地面上。

西方!

杨云帆转头望去!

一个巨大的金身佛陀虚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虚空之中呈现出来,宛如琉璃般纯净无暇,盘膝坐在半空之中。

佛陀的眼神半开阖着,露出慈悲怜悯的神情,他左手平摊,食指和拇指作拈花状,右手举起,掌心朝外,充斥着智慧,无畏的韵味。

整个佛陀虚影,高达数万米,几乎充斥着整个天地。

这一刻,整一方世界,都笼罩在这佛光之下,绝对可以用法力无边来形容。

“这就是古佛吗……”

杨云帆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方虚空,悄无声息,没有任何元气波动,却可以呈现出如此巨大的虚影。

这已然超越了他的想象。

这一位古佛,绝对是至尊强者!

而且,很可能是至尊强者之中的巅峰存在。

……

“好了,前辈,我们上路吧!”

过了不知道多久,随着朝阳升起,佛陀的虚影,渐渐消失。

“嗯,妈妈手机有视频,说这个书可以赚钱!妈妈要赚钱,很累呢……”晚晚顺着杨杨叔叔提供的思路,进一步表述了自己的想法。

听着小姑娘弱弱的声音,杨靖不禁感到有些心疼。

他不只是心疼晚晚,心疼她这么小年纪就想要替妈妈分忧——当然,晚晚也只是想想而已,真正的分忧还是做不到的。

杨靖还很心疼梁晓芸,这么小的娃娃都能说出妈妈很辛苦了,就说明梁晓芸平时做的,比自己看到的那些还要多!

一个女人,独自带娃,都不知道单独承受了多少压力,多少磨难……

有点像自己的师母一样——杨靖的师傅走之后,师母还是坚持培养他们那批孤儿长大,希望他们能接下师门的传承,重现师门的荣光。虽然他们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城市里的小门派。

但梁晓芸跟自己师母又不太一样,师母是有功夫的人,而且功夫还不弱,梁晓芸却真的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真的很难想象她这些年是怎么走过来的!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