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喜欢我这么弄_好想弄坏你又叫

想把这六人一网打尽,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每个出口都派一个高手,带几个人去守着,能坚持一会儿,让其他人赶过来支援。这样就能留下这几个人。

只是,这六个人全是好手,想拦住他们六个,不让一个逃掉。一般后天武者,还真挺难做到。起码也需要先天级别的高手!

不过,先天高手哪里那么容易去找?更何况,他们自问自己没有得罪过先天高手,人家也未必会来趟这趟浑水!

只是,他们失策了!

一个董虎,就比一般先天高手厉害不少。更不用说深不可测的杨云帆了。

这些人的想法,许强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来了。

许强的实力比董虎差一点,但是得了杨云帆的神秘拳谱,实力也非同小可。现在他也算得上艺高人胆大,觉得眼前这六个人,不过是乌合之众。

这时,许强舔了舔嘴唇,对杨云帆道:“杨老大,不如我一个人先冲进去,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先等一等。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杨云帆拦住许强。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东西想不通。这六个人本该立马逃命的,可是,眼下非但没有立马逃命,而且还嚣张的找了女人过来享受。这太不合理了。

看着震惊的苏天雄,林超再度将他的判断说出来。

因为他很清楚,在本市能施展这样十针的人是谁,除了侯一鸣之外,再无他人。

这种手法他自然熟悉,并且还很清楚的知道,施展这十针需要用独特的点穴手法配合。

“这……”

苏天雄震惊无比。

之前林超的判断,和他来这里治病的时候,得到的一模一样。

而后面他所说的治疗方法等等,那更是跟他接受治疗的时候经历的一模一样。你明明喜欢我这么弄

他来这里找的,就是自己的老朋友,显然林超也认识对方。

他赶忙将林超给拉到一旁,恭敬的看着对方。

“小兄弟,敢问你的师承与名号?”

这次苏天雄的语气充满了恭敬,因为他知道林超绝对不是凡人!

在一旁偷听已久的杨何伟此时终于按捺不住,直接上前插嘴。

“董事长,他叫林超,他就是个骗子而已,您可千万不要相信他……”

只有尽快解决掉这些碍事的黑衣人,才能空出手对付草丛里的人。

这五个人也在心里快速盘算着,不时拿眼看向倒地不起的那四个主力。

可让他们很失望的,那四个人恐怕短时间内醒不过来了,可见司华悦那一个连环脚的发力有多可怕。

这层失望刚掠过心头,他们惊奇地发现,草丛里的声音静止了。

仿佛刚才那一阵阵的窸窣声,并不是那些隐藏的人要出动,而是朔风扬尘而过的声音。

幻听?错觉?

未及他们想明白个中缘由,司华悦如鬼魅般快捷的进攻已经逼近。

哧哧哧——

五股鲜血犹如一阵温热的雨喷溅而出,糊了司华悦一脸。

五个人瞪着惊恐的双眼骇然地看着司华悦,看着她手里那个本来是棍子,现在却变成了尖刀的武器。

五个人软软地倒下,荡起一地的血尘。

杀心起,想从司华悦手下逃脱,难如登天。

一阵阵眩晕感传来,司华悦身体踉跄了下,乖 听话自己拉拉链右肩往下开始变得麻痹,手里的棍子掉落。

这时,杨云帆只听一个甜腻腻的女人在里面发*骚道:“啊哟,好哥哥,你不要摸人家这里嘛,好坏哟。摸得人家好舒服……”

紧跟着,便是一个男人淫荡的笑声响起:“舒服是吗?你这个小**,舒服就脱掉,让哥哥再仔细看看,揉一揉。越揉你越舒服。你舒服了,等一下,也让哥哥爽一爽啊。”

因为仓库是简易房,外面是那种塑料棚户,所以,有不少漏洞。

许强这会儿正趴在其中一个小洞上,看得兴高采烈。直到杨云帆踢了他一脚,他才恋恋不舍的擦了擦口水,回过头来。

杨云帆不耐烦道:“看清楚了没有?里面几个人?”

许强虽然“活春宫”看得很爽,倒是没忘记正事,他仔细想了想道:“六个男的,三个女的!三个男人在里面跟女人搞,还有三个倒是很敬业,分了三个位置站岗。”

这个仓库很大,而且有三个出口,想要完全包围这个仓库,每次做的时候都叫得大声起码要几百人。几百人的动静,里面早就会发现不对劲,然后选择一个出口逃跑了。所以,想用包围策略是不行的。

见对方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林超也不耐烦了起来。

皱着眉头,林超继续说道:“本身你爷爷也就活不了多久,你现在这么做是想送走他吗?”

这苏可儿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总裁,想必和她的爷爷脱不了关系,所以她的处理方法还太稚嫩,想的太过片面。

“你瞎说什么?”

闻言,苏可儿当即大怒。

这话可是将她给惹恼了,上来就咒人家死,像话吗?

“我是不是瞎说,问问你爷爷就知道了。”

林超面色淡然,这种事情有瞎说的吗?

他们的对话引起了一旁老爷子的注意,当时他的脸色就变了。

“董事长,你看到了吧?这种人,怪我对他不客气吗?”

一旁的罗建国赶忙将插嘴,为自己开脱。

但是苏天雄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走到了林超的面前。

“爷爷你别生气……”

见状苏可儿赶忙上前劝阻,生怕爷爷动气,喜欢我这样撞你吗因为老人家身体确实有些问题。

最近几次生理期,她都是有薄言在身边的。薄言身体很暖,抱着也暖。虽然平常有时候看他的时候也烦,但男人不就是在这种时候才需要的吗?她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她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薄言都不在身边,那要他何用?

夏思雨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人,她以前自己一个人过也能过的很好。但是现在被薄言养的娇了,她就是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受,自己换了裤子裹上厚厚的被子,还吃了两颗止痛药,蜷缩在被子里,像个瑟瑟发抖的蚕宝宝。

摩根里神情肃穆的说着。

“难道是魔主?”

摩雅神色一惊。

“没错,我查到暗中协助比克家族的势力正是魔风集团。”

“这个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便是魔主。”

摩根里神情肃穆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

“魔主怎么会和华国的一个公司有关系?”

摩雅神情显得十分难看。

“好了,现在不是议论这个的时候。”

“马上停止对风雅集团的一切打压,再这么下去。”

“摩根家族就要完蛋了。”

摩根里冷冷的说着。

随即他转身离开了。

摩雅眉头紧皱,她的神色连连变化。

随后,摩根集团停止一切对风雅集团的打击,退出了华国的这场股市大战。

“好了,现在可以全面狙击叶氏了,小妖精这么快等不及了给我扒掉他们一层皮。”

风雅集团中,楚风看着杨杰直接说道。

一边继续跨国对付风雅集团。

一时间,米国和华国股市都因为风雅集团而变得风云变幻,动荡不安。

华国这边,楚风再次从魔风集团调集了五百个亿交给杨杰操控。

杨杰操控着如此庞大的资金,也是完美的抵挡住了摩根集团和叶氏集团的狙击。

这一刻,叶氏集团,风雅集团,整个华国商界。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股市之上。

今天这场股市大战绝对可以载入教科书中。

这一战,更是让所有人见识到了风雅集团这个新进集团的牛逼。

竟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拿出上千亿的资金流出来。

整个华国恐怕都没那个集团可以做到。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风雅集团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更加神秘可怕的势力支持。

否则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场股市大战还在进行。

叶氏,摩根集团,风雅集团双方都在进行博弈,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