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的小男宠_控制男宠排泄

“好!”小王身体弱,坐下怕顶不住,穿着鞋子,灵活的如同小猴子一般跳到了床上,死死的用肩膀顶住了李姐的后背!

侧偏,张凡抓着李姐的下巴,轻轻的转头,稍微侧偏以后,大声的说道:“坚持住,不管如何,这个世界上还有在乎你的人,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不会放弃你的。快,给我睁开眼睛!说话!”

声音非常大,非常的暴躁,如同狮吼功一般!李姐一点求生的欲望都没有,这个时候不对她进行强烈的刺激,说不定就会这样长眠不醒了。

李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长了长嘴,冒着血的嘴,可怜的女人说的是什么,张凡也不知道也听不到,顾不上她的情绪了。

“睁开,把眼睛睁开。我现在给你鼻子里面塞东西了,坚持!坚持住!”一边说,手底下一点都没减速。

棉签快速而又温柔的清理了李姐的鼻腔后,拿起护士们已经在表面抹过石蜡油的三腔二囊管,开始往患者鼻腔里面塞。一点一点,当张凡感觉到抵达咽喉的地方。

“咽吐沫,快!咽吐沫啊!”李姐没有求生的欲望,不是很配合,她如同就是一个死尸一样,等待着黑白双煞来带着她去另外一个世界。

阴森的地下通道,每隔一个卡哨就有特战值守。

直到这时候,张百忍才明白过来金锋所说的戒备森严,少主的小男宠果然不虚。

走到尽头,房门再次从内开启。

这回开门的是张丹!

龙四徐增红养伤,张丹和王恒一接手金锋护卫。

此间的房间不大,中间摆着一个大铁柜。

“这是广先生交代我办的第一件事。他就是在这里被捕的。”

“这处庄园古堡我买了下来。”

“我没动他。你自己开!”

张百忍重重点头致谢。

火星四溅中,大铁柜被暴力破拆。里面装的是一个保险柜。

按照广基所留密码开启保险柜,映入眼帘的,却是空空如也的柜子。

张百忍顿时呆住,回望金锋。

金锋轻轻说了一句,张百忍立刻按照金锋所说,探手在保险柜上层摸索。

这一回,张百忍摸出了一张小小的卡片!

看到这张卡片当口,张百忍露出最欣慰的笑:“就是他的!我认识。”

“再检查一遍,看看还有没有遗漏?”

“还是证明你有钱呗。”

“这个园林是花了我不少钱,几乎花关了我所有的积蓄,这还是老先生给我的亲情价。”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越来越迷糊了。

“你说,老大的少主男宠我把公司搬到这里来办公怎么样?”

我愈发的困惑了,怎么我们各聊各的,谁都不在谁的频道?

“安澜,如果你让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多有钱,那大可不必,因为我现在知道你就是欧盟三大财团之一的安氏嘉华集团唯一的继承人……所以,这点钱对你安大小姐来说,还多吗?”

安澜低头莞尔一笑,那笑容真的好美,却给我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还记得她躺在我怀里和我撒娇的样子,还记得她吃冰淇淋故意将奶油沾上嘴角想让我帮她擦去的样子,还记得她陪我一起送外卖的日子……

记得的事情就多了,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她越来越陌生了,陌生到我坐在她面前却感觉她离我十万八千里远。

这是我第一次当着安澜的面,回忆起那个无数次在我闭上眼睛时,会想起的画面。

“毕竟曾元青是世祖,你也可以借用他的名头做大做强。”

“就在我要抵达天都城的第二天……夏老没了。”

“当我听说曾家梵家和王家都要推你做总顾问的消息,我在当天就返回了澳岛。霸少的地下宠男”

“从那以后,你就被我排除在外!永久。”

金锋喝了一杯普洱,呵呵笑出声。

自己从未想到过,自己差一点就被张百忍选成广基的接班人。

若不是张百忍亲口说出来,自己都不敢相信。

张百忍说得没错,自己一旦沾染了曾家的光,一旦做了山海地质队的副队长,那自己就不可能再做白手套。

这是基准的铁律!

在那些风起云涌的浩劫年代,英雄不论出身。但到了现在,想要异军突起,谈何容易。

就算做大做强,也要面对张百忍所说的站队的艰难抉择。

就像是以前的自己,始终都靠着圣罗家族。哪怕圣罗家族曾经出卖过自己。

这些都是规则之下所必须承受的代价。

“只有我让你教导的才需要教导,其他你就不用管了。”方元道。

“是,明白了。”少族长应声。

“好了,你去玩吧,我把绳子给你放长一点。”方元说着直接开始放绳子。

这条绳子自然也是方元特意买的超长可以伸缩的那种,全部放出去得有六米长,这个距离也差不多够少族长玩了,因此方元也就没管摸出手机看了起来。

而少族长也是应了一声后,迫不及待的带着六米的超长绳子向其他的狗子奔跑而去。

当然,期间方元还是会时不时的看看少族长的,余超少主cy程宇毕竟这是它第一次出门,既需要适当的自由,也需要适当的看顾。

只见少族长径直跑向一个正在草地上四处嗅闻的小短腿柯基犬。

“汪汪,你在做什么?”少族长一过去就友好的招呼起来。

因着离的不远,方元还是能听见少族长说了什么的,当然柯基的回话方元就听不懂了。

“我在找草。”柯基小心道。

“找草做什么?”少族长好奇的问道。

比如刚刚牵着金毛宝丽的小姐姐,就忍不住开口道:“你家二哈看着好聪明啊,还知道回应你呢,就是不知道它说了什么。”

“它说它喜欢溜溜。”方元转头一看是刚刚的小姐姐,立刻笑着道。

“扑哧,那肯定的,狗都喜欢出门的。”小姐姐笑着点头。

“对啊,少族长也喜欢。”方元点头,然后边上的少族长这时候还配合的开口说了是。

这才小姐姐看来那就是这二哈又在配合方元叫唤,看着很是有趣。

“你的狗好好玩,是买的还是领养的?”小姐姐好奇的问道。

“不是买的,我就是开宠物店的。”方元笑道。

“啊?你是宠物店老板啊?”小姐姐有些惊讶。

“对啊,不过我店里每只狗子都很聪明,黑帝少主的囚宠能听懂人话,所有会回应的不止少族长一个。”方元直接给自己打了波广告。

“好啊,正好我想给宝丽找个伴,有机会去你店里看看。”小姐姐爽快的笑道。

“没问题,玉镜路上的大发宠物店就是我的。”方元立刻报出店名。

“这店名还挺接地气的。”小姐姐看了看方元清爽干净年轻的脸,然后道。

安澜选择在这里跟我见面,我真是有点意外的。

进入园区后,我在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的带领下,走过好几条弯弯曲曲的鹅卵石路,才到了一个独立的院子。

院子里有假山,有鱼池,还有一个很迷你的竹林。

这简直把中式风格演绎到了极致,就像皇宫里的后花园。

此时,安澜就坐在那木屋房的正中间,她的面前摆着一个茶台,正在摆弄着茶具的她看上去很有气质。

礼仪小姐把我带到后就离开了,安澜知道我已经来了,可她却并没有抬头看我。

她依然摆弄着手中的茶具,除了淡然,我再也感觉不到她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在我的印象中,你好像不喝茶的。”边说,我边向她走了过去。

“是吗?那证明你并不了解我。”她淡然的回答着,然后顺手往旁边一指,“请坐。”

我呵呵一笑,在旁边的无腿凳上盘腿坐了下来,说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开始用‘请’这个字了。”

她并不回答我,依然是那么淡漠。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