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女领导李睿_一号红人袁晶晶怀孕

严静雯十分高兴,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媒体视频受到了重视,这可以说全是许越的功劳。

在年会上,许越舍弃大奖,赢得了所有人的好感——严静雯并没有想到有个别人不高兴——之后许越在年会上的一番吐槽,让人们记住了他,也感受到了他吐槽的魅力。

当晚公司内部论坛,就无数人开贴讨论许越的《致命吐槽》。

很多人都觉得他视频很好看,有趣又有意义,可惜在自媒体区域曝光太少,十分可惜。

很多员工记着许越的好,在内部论坛呼吁领导们给许越视频一些机会,获得了内部员工们很大的支持。

而这些内部论坛的声音显然传到了领导们的耳中,不知道是领导们听到了群众的呼声,还是他们也看了许越的视频后特别喜欢,总之大年初一严静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给许越视频申请更好的推荐时,上头的领导竟然很快就答应了。

而且当时就他们就说,许越许越视频上了推荐效果好的话,可以多给几期推荐。

这一点上次严静雯没敢和许越说,她怕到时候效果没那么好,上头不继续给了,怕许越失望。

但这都无关紧要,毕竟是在许越的地盘,大家这属于圈地自嗨而已。

但煞风景的是,谭鸿飞的粉丝们没多久纷纷冲了过来,说许越粉丝狂妄自大,不过是一期视频趁着推荐火了一点,就敢夸海口了。

双方粉丝互掐了起来。

许越看了粉丝们掐了起来,虽然无奈,但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这个道理,许越再明白不过了。

许越正看着,严静雯的消息又来了。

严静雯:“今天有更新吗?”

许越回道:“有。”

“好,13点前更新,疯狂的女领导李睿我给你申请分类轮播推荐。”

许越一愣,问:“还能上?”

分类轮播推荐的时间虽然不固定,但许越以为自己之前能上这个推荐,是因为有网剧压后,自己捡了便宜,之后肯定不会再上的。

可听严静雯的意思,似乎自己更新的新视频还可以上。

“你这次上了之后,效果很好,同期第一的水平,当然可以继续上,而且我说了,好几个领导都很喜欢,让我催更呢,你把握好质量,这个轮播推荐或许以后会留一个位置给我们自媒体视频了。”

“我啷个会害怕咧?你爪子想的嘛。”

“你不害怕?你鬼故事听多了?”

“从前有座庙,庙里住着张老板,张老板唆小鬼你们莫要找小白嘛,小白是个好娃娃……”

她信口胡诌,满嘴跑火车,白建平一脸无语无奈,奶奶则笑呵呵的被逗乐了。

不知不觉中,到了家,小白在门口就喊道:“舅妈~~~我来唠!!”

马兰花正在厨房里做饭,听不到,白志强和杨怡出来了,欢迎奶奶。

刚刚在白建平面前无比跳脱的小白,市委一秘刘睿日张慧此刻乖得很,昂着小脑袋喊了一声表锅,接着朝杨怡嘻嘻笑,卖个萌先。

“快来这里吃零食。”杨怡招呼小白。

茶几上有蜜饯,有喜糖,有小饼干,有红枣,竟然还有小熊饮料。

小白搓搓小手,希冀地看向杨怡,杨怡笑着说:“想吃什么自己拿。”

“谢谢你嗷。”

小白拿了两个红枣,转身递给奶奶,这个奶奶可以吃,别的奶奶吃不了。

我想,与其竞争两败俱伤,或许我们可以试着合作一下,互利共赢。”

说着看了眼王流,试探道:“王总觉的怎么样?”

“听着不错,但是具体怎么合作?”王流饶有兴趣道。

周鸿祎眼睛一亮,再接再厉道:“很简单,天盛搜索首页不是有导航信息吗?如果王总愿意把三七二一的站点挂上去,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住王总封杀百度。”

封杀百度……

王流眉毛一挑,看向他道:“怎么个封杀法?”

周鸿祎笑道:“也简单,天盛搜索做的是独立应用,而百度不一样,目前他还只是一个网页,刚推出的搜索伴侣也只是一个插件。

就算天盛可以在自己的应用上屏蔽百度,疯狂的女领导李睿袁晶晶它还可以在其它浏览器上正常使用,而天盛鞭长莫及。

但是我们就不一样了,三七二一同样也是款插件,也是安装在浏览器上的,如果王总愿意合作,我可以在所有安装了三七二一的用户的浏览器上,全面删除百度工具条,彻底封杀它。”

姜宸……

王云的记忆瞬间涌上心头。

高中二人是死党,那时候的王云成绩不错,姜宸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可两人偏偏玩到一起,关系莫逆。

最主要的是,姜宸这家伙长的一副日韩系男主角的脸,看上去人畜无害,似乎是那种年轻单纯的俊美小男生。可其实王云知道,这家伙就是个十足的渣男!

死在他手中的mm多如天上繁星,一肚子的男盗女娼!

前世王云结婚的时候,还是姜宸当的伴郎。

当时姜宸还提醒过王云,叶绮文这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只是王云当时一心痴迷叶绮文,也没在意。

不过这家伙也没少祸祸叶绮文的伴娘,也算给王云出了口恶气。后来王云算是认识到叶绮文一家的真面目,只是那已经是数年后,成了家王云也没多在意以前的事,李睿重生全文阅读这才造成后来的悲剧。

想到这,王云隐隐有些期待和姜宸的再碰面了。

前世他和十年后的姜宸再次遇见,那时候姜宸可是将浑身泡妞解数尽数相教,加上王云天资聪颖,姜宸的一身功力,他起码继承了九成!

小白穿上了红色的大衣,是张老板买的,兴奋地给奶奶看。

“张老板买的嗷~~”

奶奶看着小孙女在眼前蹦蹦跳跳,笑着说:“他很喜欢我们小白。”

小白嚯嚯笑:“我不晓得他喜不喜欢我嘛~~~”

“他肯定喜欢小白。”奶奶说,小白回到家后,最常提起的就是小红马学园,就是那个原以为是屁儿黑的张老板。

小白鹅鹅鹅大笑,自夸道:“我阔爱惨了嘛。”

若是马兰花在这里,肯定笑话她臭美,但是奶奶则总是顺着夸小白不仅可爱,而且很棒。

在一个家庭条件不好,父母缺位的家庭,小孩子容易自卑自闭,为此她总是寻找小白身上的闪光点,夸奖她,鼓励她,以至于小白现在很有自信,人也开朗外向。

两人出了门,小白打着手电筒,牵着奶奶的粗糙的手跨门槛:“慢点嗷奶奶,莫要急,慢慢走噻。”

锁上门,出了院子,走在小路上,往村里走去。

今晚马兰花请她们吃饭,白志强和杨怡白天到村了,引起了村里的轰动。

两枪!

一枪额头,一枪胸口。

中年男人不动了。

女人静静的走到沙发前,市委一秘刘睿日段小倩静静的看着男人的尸体。

几秒钟后,她抬起枪来,对着男人的尸体。

扑扑扑扑……

一口气将弹夹打空!

收起了枪,女人又静静的看着尸体,看了会儿,转身离开。

她的脚步很轻,开门出屋,在院子里看了一眼暖房里的花。

“哼,经不得风雨的美丽。”

女人缓缓走到路边,上了一辆停在那儿的汽车。

面色沉静的发动了汽车,一路行驶。随着汽车的行驶,远处的海岸线越发的清晰。

脑子里一遍遍在回想昔年第一次坐在那个家伙面前的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

“鱼鼐棠。”

“酸菜鱼的鱼嘛?”

“……是的。”

“大白兔奶糖的奶糖?”

“不是,是鼐!大鼎的意思,古代天子用的礼器,九鼎知道嘛?”

就冲流氓软件教父这名头,他也得见见。

“好,那我去联系他。”黎向涛一口应下。

……

周鸿祎最近有点烦,创办三年的三七二一网,经过他一系列精心推广,眼下已经覆盖国内90%的网络用户,每天使用频率超过八千万人次,并拥有六十万企业用户,占国内付费搜索市场的40%以上。

即便在互联网寒冬的影响下,他依然实现了盈利,所有方面都在欣欣向荣。

就在他正踌躇满志的想进一步扩大营收,为上市做一下铺垫的同时,谁承想,天盛、百度,国内两大搜索巨头,居然相继进军了‘网络实名’,和他抢起了业务。

短短时间,他好不容易才占下的市场份额,就遭到了两家的严重挤压,压力陡然袭来,之前欣欣向荣的局面荡然无存,他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经过认真思考,他心里有了决断,坐以待毙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打二也属实有点难,所以他的决定是,先拉一个打一个,等解决完一个,再和另一个对决,这样压力就小的多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