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男宠的分身用针刑_小倌的日常训练虐

……

陈修醒来的时候眼前很是昏暗,地上也很是冰凉,他晃动着脑袋四处张望,隐约感觉到自己是在一个山洞里面。

“你醒了!”

陈修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朱徽卫盘膝而坐在洞口处,月光晒在他的身上,如同披着一层圣洁的佛光一般。

“这是哪?”

“蜈蚣岭周边的一个山洞,我和老张约好了在这里碰头。”

“张海宝呢?”

朱徽卫看了下时间,有看了下山洞外面说道:“我约了老张晚上10点这里会合,过了半个小时,我也奇怪他这么还不来。”

“白虎老祖派了莫家三兄弟过来捉你,应该也派你了人去找他……”

朱徽卫心中一颤,说道:“要是这样我们就危险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才走出山洞不远就听到前面一公里外沙沙的踩踏树叶的声音,而且从声音判断还不只一人,而且速度极快,

“上树!”

朱徽卫脚下一蹬,直接是跃起有七米多高,脚上再一点树干,又再次往上窜上五米多,是一下子就躲在了树梢上面。

“你没发烧吧?”

纪星珩居然也会说甜言蜜语了?要不是能够感知到他的灵魂没变,对男宠的分身用针刑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也被人穿了。

从小到大纪星珩对她好,都是带着各种嫌弃的口吻。

比如她不会做的题问他,他就会先嫌弃的看自己一眼,然后说“你怎么那么笨啊”,这才和自己讲题。

当然,对她再怎么嫌弃,他都会帮她。

对其他人就比较嘴毒,而且根本就不理会。

不管初中还是高中,有女生会别有用心的去问纪星珩怎么做题,他要不让人去问老师,要不就直接将人气走。

比如对人家小女孩说“这种问题都拿来问我,你脑子里装的是草吗?”“我为什么要给你讲题?你好烦啊!”“滚开点,我没空。”等等。

反正直男又嘴毒,不过因为那张帅气的脸和冷酷的气质,反而更惹女生喜欢,无论到哪里都是校草和被女生追捧的对象。

纪星珩哭笑不得,“我没发烧,我是真看你好看。”

网上不是说女生都喜欢男人夸她漂亮吗?再说他家柠柠确实特别漂亮。

“老师,我懂了。”

方寒微微点头,对于庸才,死记硬背就行,可对于天才,针刑惩罚七天后取不仅仅要做到倒背如流,还要做到吃透,延伸,发扬光大。

郭文渊笑了笑,道:“你很有想法,这一点很好,我其实能教你的不多,也就是时时提点,有什么疑惑,有什么不解,可以随时来问我,咱们亦师亦友。”

“老师,您千万别这么说。”

方寒笑着道:“能时时提点,时时解惑,让我少走弯路,这是大恩情了。”

方寒对郭文渊是很感激的,这位老人是一位纯粹的医者,没有一丁点私心的那种。

算下来方寒现在的老师有两位,一位是郭文渊,一位是陈国中,可相比起来方寒更为尊重郭文渊。

这个尊重不仅仅是因为郭文渊年长,也不仅仅是因为他更喜欢中医,而是因为郭文渊的纯粹。

就陈国中而言,其实在一些事情上多少是有私心的。

陈国中五十来岁,正当权,牵扯到很多利益,所以在师徒关系上并不纯粹,方寒尊重陈国中,感激陈国中,却绝对没有像对郭文渊这样子。暗卫塞珠子骑马温泉文

这几枚导弹精确的找到了定位装置,把那一片看似破败的棚户区变成了一堆废墟!

而生活在里面的那些巴扎尔族平民们,则是被毫不留情的直接炸死!

感受着远处的震动,苏马迪亚尼的面色阴沉无比:“这是最近一周以来,我的隐居地第二次被轰炸了。”

毫无疑问,第一次被轰炸,就是这位金主先生干的,当时他派来了两架武装直升机,然而,这两架直升机在轰炸结束之后,也被黄金家族的人给干掉了。

“被轰炸其实很正常,不用太过在意。”这金主先生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很轻松:“不过啊,这倒是给我们提了个醒……不要低估任何人,不要把任何人当成蠢货,也包括雷克希贝卡在内。”

“我知道了。”苏马迪亚尼的面色乌云密布:“我会立刻排查我身边的所有人。”

“嗯,小心一些,才能活的更长久,像我一样。”这金主先生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只是,将少主请到刑架上苏马迪亚尼并不知道他的这句话究竟是在提醒别人,还是意有所指。

“好好活着,别让我刚刚转出来的两千万美金打了水漂。”金主先生拍了拍苏马迪亚尼的肩膀,然后准备推门下车。

不过,在下车之前,他掏出了一张内存卡,扔给了苏马迪亚尼:“这里装着雷克希贝卡残杀黑人劳工的现场录像,如果珞嘉皇冠集团不配合的话,那么就让他们准备彻底失去这个大矿,并且接受全世界的舆论攻击吧。”

说完,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独自一人走向了茫茫的荒野。

苏马迪亚尼可没管自己的金主一会儿该怎么离开索林共和国,他捏着那张内存卡,心中泛起了无尽的骇然之浪!

步步为营!招招致命!

恐怕整个珞嘉皇冠集团都不知道,他们极有可能已经面临着无尽深渊!

苏马迪亚尼把这内存卡放进了手机里面,便看到了雷克希贝卡残害黑人劳工的视频!

他要么开枪射杀,要么逼着劳工跳进矿坑摔死,要么用火箭弹把劳工们活活炸死……简直残忍到了极点!

这一份视频如果传到了网上,那么到时候用不着索林同一阵线再

放开张一民后,女尊严惩主君细鞭刘岩坐了下来,指着他道:“民叔,我现在还叫你一声民叔是尊重你,我最后再帮你一次,等下跟我到派出所去,把事情交代清楚,钱我会尽量帮你要回来,其他的你别管。”

“刘岩,我不能去派出所啊,公安要抓我的!”张一民坐在地上哀求。

“你不去就不用抓你吗?派出所于所长让我来带你去派出所的,马上跟我走!”刘岩一瞪眼,他现在根本就不想跟张一民商量什么了。

“你快去啊!刘岩有办法的!你把我们母女两害得还不够吗?去自首吧,坦白交代,说不定还能把钱要回来一些!”豆腐西施近乎哀嚎,带着哭腔的声音听得人心碎。

张一民也都蒙了,派出所所长亲自点名,那他参与赌博的事情也暴露了。

“走!别逼我动手!我这是再帮你,现在孙富贵报警了,你怎么输的钱就好好交待,我赢得钱也会上交给派出所!”刘岩心里那个恨啊,真的没有见过这么不争气的男人,差点把一个好端端的家给毁了。

一听刘岩要把赢回来的二十万上交,张一民瞬间蒙了,行尸走肉一样,跟随在了刘岩的后头,出了门,刘岩把杨小虎给叫来,拉着张一民上了摩托车,开往了派出所。

众人都为方寒高兴。

除了这些人,老方同志还打来了电话,问方寒有没有时间回家吃饭。

“呵呵,没想到你比我还忙。”郭文渊笑着打趣。

“都是一些朋友。”

方寒笑着道:“家里打电话让回家吃饭呢,我回去一趟,解释一下,免的家里担心。”

“行,那我就不留你了。”

郭文渊笑着点了点头。

离开郭文渊的住处,方寒开着龙雅馨的马自达回到了北桦林苑。

在地下停车上停好车,方寒顺着电梯上楼。

电梯到了一楼停了一下,进来几个人。

“呀,这不是小寒吗?”

“这是休假了?”

“嗯,休个假,回来转转。”方寒礼貌的点头,都是篷花村的乡亲。

“小寒就是厉害啊,我们家的小子能有小寒一半我就放心了。”

“那可不,小寒那可是江中院的医生,听说现在在医院可受器重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方寒也不吭声,礼貌的笑了笑。

到了楼层,方寒先出了电梯,剩下几个人还在更上层。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