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下身紧紧连在一起_早上被按着做运动

“啊?我举办什么订婚仪式?我什么时候要举办订婚仪式了?”楚梦瑶愕然的看着太上长老。

“瑶瑶啊,不是我说你,太上长老也是过来人了,我早就觉得,这林少侠吧,并非凡人,乃是超级高人。所以瑶瑶,这样的人,追求者肯定很多,比如你家里的那个陈雨舒啊,许诗涵啊,之类什么的,肯定也喜欢林逸,所以你要抓紧,一定要先将林少侠追到手。确定关系,可不能让他被别人抢走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楚梦瑶被太上长老弄得实在是有些无语了!什么叫早就觉得林逸不是凡人?你之前不是说他是一个散修么?还让我和他断绝来往,现在又要订婚了?要不要这么无耻啊!

“瑶瑶,你别觉得老身烦啊。老身说的都是实话!”太上长老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你肯定觉得,我这个人,说话见风使舵。看到林逸厉害了,就想着来巴结对吧?”

楚梦瑶没有回答,不过沉默。也等于默认了太上长老这句话了!的确,楚梦瑶想的就是如此,之前说林逸万般不好,现在林逸的实力展露了出来,又要自己和林逸订婚!

金锋转过身去垂下眼皮眉角轻挑:“太热,不想去。”

郑威直直盯着金锋背影肃声叫道:“我姐姐没几天了,到时候你坐她的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听到这话,金锋牙关一错,嘴角抽搐了两下寒声叫道:“没有你姐姐,你早死了。”

“救你的费用,自己明天给我准备好。”

再不愿意听郑威的话,金锋抬脚出门,仰头闭上眼睛默默叹息。

睁开眼的当口,金锋却是愣住了。

琳公主跟梵惢心两个人静静的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金锋。

刚才郑威所说的那些话全都被两个人听了去,脸色悲戚黯淡,欲言又止。

四只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那万般深深的无奈和痛惜。

金锋轻轻深深的叹气要去扶那琳公主。两人的下身紧紧连在一起

琳公主抿着苍白的唇默默摇头,推开了梵惢心黯然转身,手撑墙壁步履蹒跚一步一步的走远。

那臃肿孤独的背影落在金锋眼底,金锋的心被深深的刺痛。

梵惢心扭着小小的鹅首回望自己的姑姑,再回头看看金锋,皓凝霜雪的玉脸上挂着两串珍珠的泪花,纯洁无暇却又凄美绝零。

金锋漠然无语静静走过梵惢心身边,梵惢心轻轻怯怯的拉住了金锋的手,流着泪低低说道:“金锋哥哥……”

金锋轻声说道:“别说。”

“没用。”

梵惢心惨然一笑,泪水夺眶而出:“金锋哥哥,我想告诉你……”

“我要和姑姑一样,一辈子……一辈子不嫁人。”

“如果将来,父王逼我的话,求你救我。”

手中的那小手柔软而又冰凉,茉莉花玉兰花清纯的香味扑入金锋的鼻息,还有那吐气如兰的芬香。

金锋沉默半响轻声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忙完了郑威的事,金锋根本不敢歇着,马上又去了七世祖的卧室为赵老先生治疗他的帕金森综合征。

这种病是极难攻克的一种罕见病,当年最著名的世界拳王阿里就患的这种病。

那一年在第一帝国奥运会上,阿里作为第一帝国点燃奥运主火炬的人被历史铭刻。而他那颤抖不止的手让让全世界的人潸然泪下。

“我,我这里,他难受,难受呀,揪得紧呐,小金锋……”

又是循循善诱又是高官厚禄又是慷慨激烈,最后又来个悲情痛惜,八十多岁的钟景晟为了招揽金锋愣是下了血本。两人又紧紧结合在一起

“百花奖金鸡奖欠你一个最佳男主角。”

金锋冷冷抛出这句话,拎着药罐就走。

凌晨三点多才忙完手里的事,金锋终于可以做另外一件正事了。

战术平板解锁,围脖点开,输入密码账号,金锋写下了第八条围脖。

“为了你,我卖了心爱的赤兔马,你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六十四亿刀郎!”

“买你那滴最真诚的眼泪。”

围脖刚刚发出,黑漆的天空之上一道蜘蛛网的紫色闪电陡然爆开,将大地照得一片炫白。

那闪电在空中足足停滞了数秒,组成了一个千古罕见奇异图案,竟然像极了那最贵女人的容貌。

这一晚上,金锋睡得很香。

因为自己要等的人两个人已经来了一个,还有一个人来不来已经不再重要。

有郑威这个意外送上门来的大肥肉,金锋心里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跟他们决一死战。

暴雨肆虐了整整一个晚上,紧挨着黄浦江的魔都开启了今年第一次的看海模式。各种漏雨已成了常态,早已见惯不惊。

其中最悲剧的死在放血疗法下的一个人叫做华盛顿,被整整放掉了身体一半的血。

而有趣的是,给他放血的那个人叫做本杰明。瑞师。也是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唯一一个大夫。

放血疗法被废弃之后的几十年后,那些舔西捧中的喷子们大肆的抨击中医无用论,却是从不去提曾经统治了他们主人两千年的放血疗法。

至于当年他们主人把木乃伊磨面吃了的黑历史,他一个挺身与她紧密结合也装作瞎子般的看不见。

从耳尖穴挤出八滴血后,这一轮的放血便告结束。金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当口,郑威突然说道。

“做我女婿吧。我赐你郑姓。”

金锋神色无悲无喜静静说道:“聘礼是多少公斤肉灵芝?”

冷漠的话语让郑威莫名的一震,露出难看的笑容来:“你想给多少都行。”

“我要求不高,一天一点就好。”

金锋斜着眼看了看郑威淡淡说道:“蕊心是个好女孩,你要卖她是你的事,买不买是我的事。”

郑威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说道:“我封你做上将。安达曼海所有岛屿全部归你。”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总裁清晨从身后一撞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这个时候萧元就骑着马进了门。

他带着人急急忙忙跑到余有才家。

安宁在看到萧元的那一瞬间,手上一个用力,就直接了结了余有才的性命。

萧茵蹲在一旁颇为无奈。

她嘴里啧啧有声:“哎呀,姓余的呀,你若是没有碰到我们,说不定还能闹出大动静呢,许是能占领几个府城,可惜啊,你碰到了我爹和我娘,叫我爹娘给钓鱼执法了。”

萧艺轻声问萧茵:“妹妹,什么是钓鱼执法。”

萧茵摆摆手:“一时半会儿讲不清楚,不过咱爹娘这就是钓鱼执法。”

萧艺表示还是不太明白。

安宁本来一脸的肃杀,手上动作麻利的把余有才给杀了。

钟六妹说的多了,萧元带着安宁回来,走到街面上碰着街坊邻居,人家就问萧元:“元子,听你娘说你回来都没进过家门?”

萧元也不恼,大大方方道:“是没回来过,女朋友坐我身上不停摇摆主要是当初我爹把我赶出去,说是除非我和宁宁断了,不然就不让我回来,我怕我爹还恼着呢,就没敢回来,这回是我二哥叫我回来的,再说还有我大哥的事呢,我不回来不行。”

安宁跟在萧元身后只是笑不说话。

萧元从兜里摸出一把糖给围过来的那些小孩子,还跟那些大娘大婶们打招呼:“这是我对象,我俩谈了有一段时间了,就想等着我大哥的事情办了,我们也办喜事,到时候请大家喝喜酒啊。”

“哎哟,这姑娘真俊。”

甭管裴家的名声怎么样,裴家姑娘长的好看那在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安宁姐妹四个再加上裴玉那长相实在是没的挑,长相气质根本不像是农村姑娘,一个个白白净净,五官精致,怎么瞧怎么惹人喜欢。

再加上安宁今天又特意的打扮了,她的衣着装扮就是放到二十多年之后都不落伍,在这个时期就更显的时髦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