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腰一沉给了她_腰一沉就全部进去了

“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

金锋颔首平静说道:“是。只是数额过大,我一时半会筹措不了这么多资金。”

“需要时间。”

吴德安微微一动,眼睛里露出一抹异样。

从始至终,金锋的神色从未变过,非常的淡定,非常的冷静。

就算是听见了一百亿欧元巨额投注的那一刻,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这个少年,确实惊才绝艳,难得一见。

“哼!”

这当口,一声冷哼传来。司徒清芳抱着手冷笑说道:“需要时间!?”

“不是找借口吧?”

“接不起明说,别装得那么冠冕堂皇。”

这话出来七世祖当即就不干了,跟着怒怼了回去:“我把去包家全部押上,接你这个单子。够了不?”

司徒清芳伸出手来摇摇手机,旁边的司徒婧婧反手就把笔记本电脑面向七世祖。

“按照你们包家今天的市值总价也不过七百多亿,就算是八百亿吧……”

看着孙更楼在一群媒体记者前对自己过于亲密的表演,李世信乐了。

小伙砸,跟大爷玩离间计这套啊?

嫩了。

面上堆起了七分慈祥,李世信呵呵一笑,“孙总,谈交情多淡薄啊?老夫膝下一子不孝,既然今儿个孙总谈到这儿了,不如就叫老夫一声干爹。咱也别提我跳槽不跳槽,你个儿子困难了,我这个老子,还能看你热闹?”

在李世信笑吟吟的注视下,他的腰一沉给了她孙更楼的脸,腾的一下就气红了!

“李老师,这话,过分了吧?”

使劲儿的深呼吸了几口,孙更楼才强忍着没当场发作出来。

你这个娱乐公司的大老总,跟我一个打工仔在人前这么亲密,就不过?

李世信呵呵一笑,埋怨似的抽了孙更楼的胳膊一下,“这孩子!老夫可是认真的!叫我一声干爹,还能让你吃亏咋的?”

眯着眼睛盯了李世信好一会儿,孙更楼恢复了绅士风度,再次伸出了右手:“李老师的意思,更楼明白了。那就,山水有相逢?”

“赌就赌啊。拿我包家所有一切给你们赌。”

“反正包家一切终归都是少爷我的。”

“赌——”

“哥!跟他赌了!”

金锋轻轻的抿着嘴,右手摁在七世祖的肩膀重重捏了一下,冲着吴德安冷静的说道:“大马银行值八百亿,还是不够赔付你们。”

“不知道,吴先生还有什么建议?”

吴德安看了看,足足看了三秒,轻轻抖了下大雪茄的烟灰,神色突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冷峻。

声音也在这一刻变得异常的柔和。

“还差一百三十亿刀,就拿金先生和包先生的手脚抵押好了。”

“这个建议,你能接受吗?”

此话一出,七世祖浑身一个激灵,身子软作一团,俊脸瞬间雪白,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图穷匕见!

图穷匕见呀!

原来,吴德安这个老狗在这里等着自己和亲哥!

此时此刻的吴德安终于露出了他那最阴毒的的一面,腰一沉挤了进去那层膜宛如一头第一帝国最恐怖的响尾蛇,开始发出最致命的夺命杀机。

“还差远了。”

七世祖最担心的谎言被司徒婧婧戳破,顿时脖子涨得通红,怒声叫道:“你们能保证你们能赢吗?”

“拽什么啊拽。”

司徒婧婧不但没生气,反而眯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七世祖。当着众多人的面遥空啵了下七世祖,娇腻轻吟出声。

“要不,再把你自己赌上去呗。”

“噗。”

七世祖扑哧一声,怔怔说道:“hat?”

司徒婧婧抿着笑,白了七世祖一眼,眼睛泛出一抹杀机顿时就叫七世祖打了个寒颤。

这时候吴德安转向金锋轻声说道:“金先生,你预计下筹措自己需要多少时间?能在今天之内搞定吗?”

金锋轻吸一口气,平静说道:“稍等。”

当着众人的面摸出电话拨号出去。

金锋是给罗恩打电话,可惜罗恩的手机那边传来的却是一阵阵的盲音。

金锋深深的知道,罗恩的电话是绝对不可能打不通的。顺势勾住他的脖子

看来,这次的经历对晓飞哥而言也不全是坏处。

侯月娇根本不知道马晓飞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去倪市玩了,一个劲地问他各种倪市相关的话题。

微笑一开始还打算阻止她,然后看马晓飞一脸平和坦然地说起了在倪市的经历,便也歇了这个心思。

有些事,去面对才是真正的从容和释怀。

马家的老爷子老太太认为孙子这次糟了大难了,还特意祭了祖,求祖宗以后多多保佑他,顺便将儿媳妇的娘家人都留下吃饭。

马老爷子甚至还特意去买了一小块牛肉,把马老太太给心疼得够呛。

“你咋去买这金贵玩意儿?”

“你懂什么?”马老爷子白了他一眼道:“这次咱晓飞能找回来,文慧娘家那是出了大力气的,咱不得好好表示一下?”

马老太太:“那也不用买牛肉啊,你买条青鱼啥的都成啊。”

“你个老婆子……”马老爷子道:“咱就大山和大头两个儿子,老大媳妇那娘家看着就不靠谱,拉开他的拉链直接做下去文慧娘家却是真的不赖,便是看在孙子的面上,这会也得舍得下本钱。”

“呵……他们最厉害的,是玄阶中期实力的高手,没有我厉害,自然不敢动手。”林逸耸了耸肩解释道。

“啊!原来如此……”王心妍恍然大悟,不过,却又吓了一跳,有些怪异的看着林逸:“那你……是什么实力?”

因为,王心妍可是知道,萧家最厉害的皮伯,也不过是玄阶初期的高手,而吴臣天,也不过是黄阶初期的高手,而这个右少身边的跟班居然是玄阶中期高手,那林逸要什么实力?

岂不是说,林逸比萧家、吴臣天那些人都要厉害?那林逸岂不是比那些世家的高手还厉害?这怎么可能?

“比他们厉害一点点。”林逸笑道,他和王心妍不是很熟悉,自然也不会交底,能说这么多,已经是将王心妍当成是好朋友了。

“哦……”王心妍也没有多问:“那就考试结束后吧,我请大家吃东西,那……我先走了?”

林逸点了点头,和她摆了摆手,就上了车。而王心妍则是也走向了停车场不远处的一辆红色跑车,哑声哄她沉腰进入正是她在松山市商业区开的那一辆车。

果然是名动九州的一代军师。

够阴冷!

连天下第一大帮司徒族长亲生女儿的面子都不给。那可是天下第一大帮的董事长啊。

顿了几秒,吴德安转头过来轻淡从容的说道:“我倒是有一个提议。就看金先生有没有那个胆量?”

金锋直视吴德安,平静的说道:“请讲。”

吴德安看了看旁边的七世祖,轻描淡写的说道:“包家鹏先生刚说的,我很赞成。”

“就拿他们家的大马银行做抵押。”

“你看怎么样?”

金锋看了看吴德安,目光转向七世祖。

七世祖虽然心头怕得要命,但是也知道,任何时刻都能怂,就这种时刻,绝不能萎!

萎了,那就不是亲哥的弟弟!!!

自己亲哥也丢不起这个人!

七世祖的手紧紧的把圆圆的大雪茄捏成了扁豆,怒目横眉,咬牙切齿嘶声大叫。

“好啊!”

“没问题啊!”

那是多少软妹纸?

这是什么概念???

你妈逼赔偿的钱相当于日不落帝国和高卢鸡国两个国家一年的总军费。

我们包家辛辛苦苦七代人也才挣下不过八百亿的市值江山,都他妈还是刀郎。

你现在他妈比整个欧元出来,把我们包家送给你都还欠你们一大截。

会客厅里一片安静肃穆,落针可闻。

吴德安静默不语,司徒清芳穿着一身紫色连裤长裙翘着二郎腿一言不发,脸上尽是冷蔑。

司徒婧婧则夸张的看着七世祖,一脸的嫌弃和鄙视。

金锋慢慢弯腰下去,轻轻的将大雪茄捡起来吹了吹点了点。

七世祖左手紧紧的捏着右手,装作平静的把大雪茄接了过去。

金锋抖抖自己的大雪茄,平静的说道:“钱。我接。”

此话一出,对方三人微微变色。

七世祖的手又抖了起来。

吴德安轻轻点点头:“根据金先生的规矩,在奖池奖金不够的情况下,金先生必须要补足足够的奖池资金。”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