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魄云魂》王爷x大臣_人汁溢精by哀轮独渡

和大象人类似的河马人,和犀牛人同样是勃然色变。

很快就有一个传令兵,惊慌失措的撞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不好了,大人们,奔流城死神已经率领人类追上来了。”

“啊?”

“卧槽,这可怎么办?”

“快撤吧!”

“就是,迟了,可能要被人包饺子的。”

在场的人全都七嘴八舌的说道,狄奥西多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都别吵了,看看你们都像个什么样子?他们追上来,这次是我们守在城墙里,有什么好怕的?走,都跟我到墙头上去看看。”

说完起身就出了会议室,其他半兽人头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都不想跟着去,但最后还是咬着牙,跟了上去。

狄奥西多带领众人来到了墙头,向城下一看,只见远处的平原上,正有人类的军队在陆续赶过来。

最先赶到的是轻骑兵,这时候已经在城墙下一千米开外的地方列了阵,不过骑兵们都已经下马在休息,还有人在喂马,给马匹放松,按摩肌肉。

其他女孩子,看到刘秘书的工作态度,又听到了一些叶总裁因为刘秘书表现好,亲自送了一瓶限量款的香水,纷纷羡慕不已。这一羡慕,工作激情就高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为了这限量级的香水,整个公司迸发出了强烈的工作激情。《雨魄云魂》王爷x大臣

……

叶轻雪在公司待了一会儿,处理了一下文件,就准备拿着她的洗澡水,去公司的实验室,做个化验。

她想看看这里面的成分到底是什么?怎么这么香,而且对皮肤怎么那么好,如果要工业化生产,难度大不大?

可是,她一出来,却发现,整个公司的工作氛围好像变了。

原本,有几个女孩子,上班不是在化妆,就是在修指甲,要不就是在网上刷淘宝,还有在刷手机微信的。可今天,她一出来,公司里面所有人都在忙碌,走廊上连一个闲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最近的工作量难道很大吗?怎么大家感觉都是在拼命一样?”

叶轻雪有些搞不懂。

公司在十二月的前半月,一般都不会很忙。只有到了后半个月,因为有圣诞节啊,元旦这些节日,需要搞一些活动,公司才会忙碌起来。

这让坐在上首位的狄奥西多脸部肌肉僵硬,连牙齿都咬的咯嘣作响。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上次就一个鳄鱼人头领赛尔汗和他唱反调,现在是几乎所有头领,都不同意继续在这里坚守。雨魄云魂番外啊 我发了

这让狄奥西多很为难,他总不能把这些人都杀了。

“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次联盟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组织了这只讨伐军!可我们就这么收场回去,那今后我们就彻底丧失了在人类面前的主动权。今后在战场上,我们也会彻底丧失,我们此前辛辛苦苦在人类面前建立的心里优势!”

狄奥西多大声说道,他说的也都是事实。

在场的半兽人头领们也都懂,这次失败过后,他们将会长期陷入和人类的僵持对峙阶段。

可随着人类国度的发展,力量会不断增强,等过个几年,说不定他们就会聚集起对抗半兽人的力量,到时候他们出来讨伐半兽人怎么办?

可几年之后的事情谁有说得准,说不定这次回去教皇厅能想得出,有效对付人类和那奔流城死神的方法呢?

林逸闻言眼睛一亮,心思急转,如果这样的话,利用好了说不定会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好吧,既然事已至此,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下去了,你猜得不错,废玉能够重新变成好玉的秘密就在这十号矿区之中,我之前能够频频在这里挖到好玉,也是因为这个缘由。”林逸神色之中掺杂着一丝无奈。

林逸越无奈,孟觉光心里就越痛快,也就越不会心生提防,雨魄云魂男主是谁谎言在他眼里也就越容易成真。

“果然不出我所料,难怪在这种死矿区,包括我们在内的任何人都挖不出好玉,却单单只有你能,我就说这其中必然有猫腻!”孟觉光一脸的先见之明。

回想起来,因为林逸不断在这里挖出好玉的缘故,他和孟同当初可是费尽心机,在这个地方浪费了大把力气,结果却还是碰了一鼻子灰,最终只得灰溜溜放弃。

不过照林逸这么说的话,如果他们当初再坚持一阵,说不定早就发现这个秘密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孟觉光暗暗惋惜了一阵,随即迫不及待地连声催促道:“快说啊,到底是什么秘密!”

林逸瞥了他一眼,这是个元婴后期巅峰高手,看样子就是为他自己做最后一搏的,修炼者虽然寿命悠长,但年纪太大就会锐气尽失,很难再有关键性的突破,如果这次不能一举冲击玄升,估计从此都没戏了。

想想也是唏嘘,不过林逸可不会可怜一个毫无关系的外人,这株养元魔金草他今天势在必得,雨魄云魂写的什么玩意儿当即眼皮都不眨道:“三百二十万!”

那个白发老者表情顿时僵住,看着云淡风轻的林逸悲愤欲绝,颤抖着身子努力张了张嘴,可惜最后还是没能喊出声来,只得一脸落寞的坐了回去。

三百零五万已经是他的极限,这都已经要找别人借了,比这更高他根本承受不起,别说他不可能拼得过财力雄厚的林逸,就算侥幸将养元魔金草争到手了也没用,因为找人帮忙炼制养元丹同样需要一大笔灵玉。

“三百三十万!”白发老者刚被吓退,另一边立马就有一个年轻女子接上,这是学院的一个修炼二代,底气比起白发老者要高得多,对养元魔金草同样势在必得。

包佐良和苏克生看到这一幕顿时高兴了,忍痛放出养元魔金草就是为了这一幕,只要林逸和这些人都互不相让,到最后迟早会争出火气,不结仇也结仇了。

至于剑圣,比牵着的下场要好了不少,至少他还是依靠着万剑归宗逃离了战场,并没有被魔尊生擒。

“可惜了,这下子咱们怕是要成为了所有人的目标了!”

江如流无奈的摇了摇头。

灰袍人耸了耸肩膀,不以为意的说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将计划给提前了而已,雨魄云魂by闲相饮番外1更何况用一场混战来结束这些年来的恩恩怨怨,倒也并无不可!”

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魔尊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此充满了期待啊!”

紧接着,一行人便押着萧云回到了合欢宗。

回到驻地后,众人便开始商量如何处置这位阶下囚。

杨世忠一开始是打算直接将对方杀了,以报血海之仇。

但转念想了想,却有放弃了这个想法。

毕竟萧云一死,望月宗势必群龙无首,杨世忠想要顺利的重掌大权,难度自然会有一定的提升。

听完了他的分析伙,众人点了点头。

“杨前辈准备何时前往望月宗?”灰袍人问。

“韩琪琪,你在想什么呢?”杨云帆不由问道。

“没想什么。老娘是在想,你这家伙桃花运也太好了吧?你算算,你跟陆檀香认识,还巧遇过三次。家里还有个漂亮老婆。就这里,这么偏的南疆市,你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红颜知己,你这金屋藏娇可真有本事的!”韩琪琪看着杨云帆,越看越生气道。

“呵呵……本少爷的魅力,岂是你这死丫头能懂的?”杨云帆难得听到韩琪琪这样夸自己,不由帅气的做了一个头发向后甩的动作。

“切。我这是夸你的话吗?”韩琪琪有些无语,再也懒得跟杨云帆废话。

……

一路无言,杨云帆很快就把韩琪琪送到了家门口。

“韩琪琪,好好休息吧。我会在南疆呆几天,到时候找你玩。”杨云帆把韩琪琪送到门口,笑着跟她告别道。

“我看你是想跟你那个夏紫凝一起游山玩水吧?”

韩琪琪冷嘲热讽了几句,不过见杨云帆完全不在乎,她自己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冷哼了一声,便踮着脚,进了自己家门。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