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妇吃饭总掉筷子_和公公在车上的快乐时光

红案香炉摆件檀香,夜远山和狐言咣当跪倒了地上,开始对着关二爷磕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夜远山!”

“我,狐灵!”

“今我们二人结为异姓兄弟!爱吃蒜的皇天在上,不放葱花的厚土在下,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夜雨眉头直跳......你别把人家要烤冷面时候的要求说出来!!!后土娘娘也是要面子的!!!

“大哥!”

“小弟!”

夜雨都快要哭了......你们这儿是几个菜啊?喝成这样了都?你俩跟我这一见如故,我那是不是差点娶了自己的姐姐?我真的是......夜雨决定自己就在这看看,还是不出去了,这也没法出去啊!

老妈和丈母娘怎么也不拦着点?只见狐灵拍了怕夜母的肩膀“妹妹啊,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江湖义气!义结金兰!”

夜雨:???EXCUSE ME ?What happened ???

看着李兴凯有点扭曲的面孔,肖锋知道这肯定又触及到了这家伙的一些不堪的回忆。

原本以为这家伙在米国长大,会对米国好感度爆棚呢,没想到他在米国还有这么一段不堪的过去。

这也就能解释,他为什么不像米国那些机构告发自己了。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我看你好像对与我合作,并不反对,我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和你合作,你会放过我吗?”

肖锋笑着摇了摇头,李兴凯耸了耸肩:“那不就得了?另外我真的很不喜欢和李飞他们那些家伙,因为从小霸凌我的人里,就没少过他们哥俩。儿媳妇吃饭总掉筷子”

说道最后李兴凯的脸色又严肃了起来,看来哪怕和李飞他们是堂兄弟,他们之间也并不对路啊!

“好吧,那如果让你来负责这条铁路的建设,你会怎么做?”

“首先我会让人安排这俩地方的百姓去游行……”

“额?”

肖锋听了一愣,李兴凯耸了耸肩:“你也知道,这俩地方的就业形势一直不是很好,很多人都没有工作。现在出海打渔也不是那么好混的,所以很多人都在饿肚子。”

赵主任脸涨得更红了,他是个军人,虽然水平很高,也很聪明,但却是个典型的耿直老Boy,也正因为如此,他虽然清楚这个时候该放低身段,说点儿软话,可就是心里膈应做不到,就只能气得干瞪眼儿。

“哈哈~~~”

眼见一个航空,一个航天,两个主管领导就跟小孩子一般就这么斗鸡似的掐起来,总部首长忽然哈哈一笑:“看来腾飞厂真的成了香饽饽,既然如此,让我看你们两家谁都别争,谁也别抢,还是让腾飞厂保持现状好了。

航空的需要,就到人家这里买;航天的需要也是一样,人家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不容易,怎么看上了就要一口把人连肉带骨头都吞干净?和公公不能说的事那跟旧时代的军阀头子有什么区别?”

前面总部首长说的还很平和,可到后来语气忽然加重,耷拉的眼皮顺势睁开,在争执的二人身上一扫,赵主任和部位领导连忙低下头。

说完,总部首长也没理会两个人,径直走到庄建业面前,笑着重新打量了下眼前的年轻人,和蔼的笑了笑:“没想到临时起意的视察给了我这么多的惊喜,搞得到现在都忘了说今天过来的正事儿,不过看到你们的设备我也就放心了,三十套聚焦—2无人机系统,明年六月前交货,这个见面礼不轻吧?”

夜雨想了想,也不过是几个月而已,洒洒水啦,不着急不着急,还能迷路了找不着家不成?多大的人了,岁数比自己可是大得多了,不管了,还是河蟹好吃,这黄真香......有了好吃的螃蟹之后 ,夜雨决定不管灭元枪了,不就是一杆枪吗?

又不可能被人烧了,不被烧还能出什么事儿?又没有实体......

夜雨吃饱喝足之后还是决定去看一眼自己家那俩坑孩子的爹妈和老丈人丈母娘聊的怎么样了.....可别打起来,对自己公公有想法怎么办虽然夜雨知道不可能,但是世界上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还是会发生的嘛。就像夜雨现在看到的这一幕.....

确实没打起来。夜雨额头上的黑线不断地冒出,就像是中毒了似的,夜雨在空中看着地下这俩家伙......他们两个想干嘛?

地下,夜远山搂着狐言的肩膀,两个人明显都喝大了,边上的夜母和狐灵也都面色红润,显然也是有些上头。夜远山身上还有些不知道是呕吐物还是菜汤的东西,反正那么一身出发前整理了好多遍的衣服,现在已经不能看了.....

最初他的想法,就是修建一条两洋铁路,但那也只是想法。

可当他后来了解到巴拿马运河是收费标准之后,他想要在这里修建一条铁路的想法就越发的强烈。

过一艘船的通行费,动辄几十万美元,这尼玛不明摆着是明抢?

当然如果说没有米国人在背后撑腰,巴拿马政府也不敢这么黑。

别看现在米国宣称是将巴拿马运河交换给了巴拿马政府,可谁不知道巴拿马政府其实就是米国的傀儡。

而巴拿马运河,依旧是处于运河管理委员会的控制当中。

这条巴拿马运河,最早是米国银行界传奇大亨JP摩根,筹集了4000万美元,雇佣了8万劳工修建的。

在那个年代,4000万美元,几乎相当于现在的400亿美元。

当然后来米国也在这条运河上攫取到了足够多的利益,从运河修建完成的1914,到上世纪1974的65年时间里。他吃着我的小核桃

这条运河一直控制在美国人手里,1974年才转交给米国和巴拿马联合成立的云和管理委员会,可其实主要还是米国人说了算。

明白这一点的人全都悄悄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远离顾云昊,以免何昊的眼神顺带着刮到自己,一不留神就被划为顾云昊同党范畴。

对于那些还有希望反超奥田坝舰队的人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可以毕其功于一役,减少变故的发生,运气好就能翻盘!

而对于那些积分差的有点大的人来说,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消息了。

夜雨不知道的是,剧情并没有按照夜父的想象发展下去,岔子就出在了夜父讲诗词的时候来了一段李太白的《侠客行》,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然后就江湖情谊开始了深刻活泼的讨论,并且气氛越来越热烈,夜父也是个喜欢说故事的人,虽然喝多了说的断断续续的,但是几个人手舞足蹈的比比划划,一群修仙的说武侠说的兴奋了.......尤其是今天喝的还是低配版的仙人醉......

好家伙,错把公公认成老公这群人就开始要结拜,谁都拦不住,黎虎本来想拦拦的,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打不过狐言了......让狐言按地上直接打晕过去了......然后这个事情就势不可挡了......也是夜雨送礼送的齐全,有点好象征意义的东西全都送了一遍。

这可好了,材料都是现成的,大家就都开开心心的去结拜了......

夜雨:呵呵,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等小缘出来,还没成我媳妇先成我姐姐了......讨厌的年龄差距,我还是更喜欢妹妹啊......夜雨有些无奈的看着地下开始有躺下的趋势的爹妈们.....我真是醉了。

连航天系统都看上的化学铣切设备,激光蚀刻机以及自动柔性工装打孔机,航空系统难道就不需要嘛?

要知道如今国内航空系统的生产设备绝大部分还用的是当初苏联援助国内时的东西,尽管这些年在其基础上做些了改进,但大体架构上却没有根本性的变化。

老旧、繁琐、粗放、效率低下。

不说别的,做歼六蒙皮的铆钉工艺孔,就需要一个专业车间的人,三班倒干大半个月才能做完,即便如此还不能保证每一个工艺孔都规格一致。

往往在安装铆钉时,顺带对超标的工艺孔进行补偿修护,这才能让生产继续下去。

可再看人家腾飞厂,刚才的三米长的复杂曲面部件的打孔,只需三、四个工人操作设备,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完成一半儿的工作量,这个效率简直就没法比。

如果那些承担重要型号的飞机制造厂也能装上这套设备,那生产效率至少能提高20%,试问如此重要的生产厂家,部位领导不牢牢的护在航空系统的羽翼下怎么能行?

可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儿,现实情况又是另一回事儿,只有一个赵主任,部位领导一口浓痰就吐过去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