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逃离男主抓回烙印_男主要了女主三天三夜

“上guān岚儿?那是谁啊?”孟同还是一头雾水。

孟觉光用一副看白chī的眼神看着他,心有余悸地叹了口气,道:“上guān岚儿你不知道,那她的yéyé上guān天huá,你应该知道了吧!”

“冲天阁阁主上guān天huá!”孟同瞬间吓niào了。

不同于林逸这些普通cǎo根新人,孟同因为跟孟觉光关系qīn近的缘故,没少听孟觉光说这些上层人物的名字,而这冲天阁阁主上guān天huá,那可是整个北岛排名前三的顶级大佬啊。

“这、这东西原来是上guān天huá孙女的灵宠?!”

想通了这个关节,孟同立马觉得人生一片灰暗,自己生命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连冲天阁阁主qīn孙女的灵宠都想吃,就算找sǐ也不是这么个找fǎ啊!

“你以为呢?你这个蠢货也不动脑子想想,如果这东西没有这种背景,如果不是守卫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它这点实力能够溜进灵玉堂来?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是洒-bī啊!”孟觉光没好气地翻着白眼道。

杨云帆点点头道:“是啊。我的修炼方式,与你们不一样。我修炼的是功德大道,纯粹的灵气吸收,对我的修为没什么帮助。所以,女主逃离男主抓回烙印想要突破,必须要去外界。”

“喔……”海龙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它舌头一卷,把两瓶灵兽丹卷进了自己身体之中,藏在某个角落里面。等什么时候需要服用,再拿出来。

杨云帆摸了摸它的脑袋,站起来道:“在离开之前,我要交代你几件事。”

“主人请吩咐。”海龙兽甩动了一下尾巴,整个身子慢慢的浮起来,一双大眼睛,盯着杨云帆,恭敬道。

杨云帆指了指后面一片山川上的道观道:“其他地方,我不管。这里的道观,你一定要帮我保护好,不要随便让其他走兽跑进去。当然,这里本身就有一些保护禁制,不会那么容易让走兽闯进去。”

“第二,你每隔十天,要帮忙打扫一下道观。特别是不要让神像上面有灰尘。嗯,这片山上的道观,每一个都来历巨大,若是你有机缘,或许可以得到一些远古传承。所以,一定要小心打扫。”

但是想要炼制丹药,除了需要专门的炼丹师之外,最关键的却还是各种常见或者不常见的灵药材料,如果没有齐备各种灵药作为炼丹材料,那么就算是章力钜这样的丹神,那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然而,任何灵药都是份属天材地宝之列,哪怕是再常见再低等的灵药。那也只是相对其他灵药而言,相较于其他草木来说,依然是极为罕见的珍贵之物,王爷把王妃用铁链锁着想要大量采集根本不可能,就更别提其他诸如噬心玲珑草这样的罕见货色了。

自然而然地,人工种植灵药的方法应运而生。

然而灵药虽然同样是植物,但是其对生长环境需求的苛刻,远非其他寻常草木花卉可比,就算是有修炼者专门耗费大量精力照料培养。其成活率始终保持在极低的层次,而且其生长周期普遍非常漫长,往往是辛辛苦苦几十年,稍有不慎就直接枯死。一番心血全数付诸东流。

不过,有了数千上万年经验心得之后,在如今的天阶岛修炼界,已经总结出了一套非常成熟的灵药种植培养方法。

不仅成活率相比以往大大提高。多了人工催熟的手段之后,就连其生长周期也被大大缩短,许多常见灵药因此得以大规模种植培养。保证其供应需求。

如果方川晚来一会儿,或者吴有为耽搁一会儿,这一家人恐怕就命丧黄泉。

方川摆了摆手,然后笑道:“这不算什么,先跟他们走,到安全的地方。”

“是!”

那男主人连忙点了点头,就跟凤鸣镇的公职人员走了过去。

方川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之前恐怕参与了挖掘棺材的事情。

所以这个女尸才会来找他!

随后方川又狠狠的看了一眼吴有为。

如果不是吴有为,刚才已经把这女尸搞定。

简直是浪费时间!

唰——

随后,他跟着女尸撞开的墙壁跳了出去,然后展开神识,女主犯错男主用皮带逞罚开始追踪女尸。

“这个混蛋!”

吴有为在所有人离开之后,他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其他,倒是没有什么特别要交代的了。”

除非是有敌人来攻击摩云崖。不过摩云崖乃是远古神器化成的空间,来人除非实力绝强,可以打开空间禁制。不然,根本闯不进来。而若是敌人可以强行闯进来,别说是海龙兽,就算杨云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来了,反而是送死。

方川眉头一皱,然后转身回头狠狠的看着吴有为。

他冷哼一声:“你是女尸派来的吧?”

“你给我站好!”

吴有为已经恼羞成怒,死死地看着方川:“女尸事情之后再说,听说你冒充我们前来调查,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又怒道:“你知道你这个是什么罪名吗?”

“我冒充你们,你算什么东西?”

方川冷哼一声,直接拿出证件,在吴有为的身前晃了晃。

他冷笑道:“作为重案署的顾问,为什么不能调查这件事情?”

“放屁!”

吴有为大声骂道:“你重案署算个什么东西?总裁误会女主用皮带打我们的事情,你怎么能插手?而且你还敢打我?”

他冷笑一声:“如果你不是体制内的人,我还忌惮你三分,现在我要报仇,你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哦?”

方川嘴角一勾:“你这么有自信,认为我不会动你吗?”

“为了你自己的前途,你也不敢动我!”

“在我面前嚣张的后果,只有一个!”

方川一边说着一边冲了过去,对着吴有为就是一阵耳光扇去。

啪啪啪——

众人只看到方川的手不断的挥动,然后就是吴有为被打成猪头,摔在了地上。

“你,你……”

吴有为整个人都惊呆了,他没想到,方川竟然敢动手,而且还这么狠。

他的脸已经肿得跟猪头一样,可能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一阵阵剧痛让他难受到了极点,而更让他难受的是丢人丢大了!

“你敢打我?”吴有为气得全身发抖,指着方川,大声说道。

“还没有打够吗?”

方川笑了笑,走过去,直接对着吴有为,连续踹了好几脚。

“啊啊啊……”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当中,方川对着吴有为一阵暴打。

吴有为痛得发出了一阵阵的尖叫声。

众人看得都有些头皮发麻!

他们都没想到方川竟然会如此暴打吴有为!女主逃跑脚踝锁着铁链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吴有为终于忍受不住方川的暴打,连忙摆手。

不过只是他身上已经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而且还有骨裂。

那惨不忍睹的样子,跟之前完全是天壤之别。

“呵呵。”

到这个时候,方川才停下来,拍了拍手,看着吴有为淡淡一笑:“现在知道错了?”

吴有为连忙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方川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一挥手,对其他人说道:“把这家人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我去追踪女尸。”

“是!”

“知道了,方先生!”

凤鸣镇的公职人员连忙点头,他们现在对方川十分的尊敬。

方川说的话,他们不敢不从。

“谢谢你呀,先生,谢谢你救了我们一家人!”

“谢谢!”

这一家人连忙对着方川作揖道谢,方川表达了真挚的感激之情。

说完,杨云帆又恭敬磕了几个头,然后退出药王神殿。

在摩云崖上转了一圈,跟他走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要说有区别的,估计就是老头子不在,总觉得偌大的摩云崖空荡荡的,有些孤单。

在湖边小坐了一会儿,看着两头妖兽正畅快的在水里嬉戏,杨云帆也就放心了。

他从储物袋里面,拿出两个瓷瓶,放在湖边,对海龙兽传音道:“这是两瓶灵兽丹,可以帮助你修炼。等到你感觉实力足够,要突破筑基境界,我心中会有感应,到时候,再回来助你一臂之力。”

“主人,你要离开了吗?”海龙兽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新主人。

这里灵气浓郁,而且食物充沛,在海龙兽看来,简直是人间天堂。本以为被人抓了当灵兽,肯定是要吃苦了。没想到是来享福了,就这么好的条件,就算没有灵兽环控制,它也愿意跟着杨云帆啊。

没看到娜伽海蛇一开始十分不满意,对杨云帆十分仇视。可到了这里不过半天,就喜欢上了这里。而且,也淡忘了,当初杨云帆抢它龙须草的事情。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