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腕上锁着特制的锁链_将她的腿折成m型

夜雨拿这手里不知道写的什么的字帖感叹道......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这写的是啥咱都不知道......但是这也不妨碍夜雨直接拿走啊!这东西咱自己不认识,那文物局的人还能不认识嘛,而且一看就是中文,老西不地道,神州的东西都拿,这可算是物归原主啊

夜雨看着可谓是琳琅满目的宝物,啧啧的感叹着,看不懂的油画......看不懂的字帖......看不懂的水墨画......不知道是啥的盆盆罐罐......还有个大鼎,这个是青铜器吧,厉害了......哦哦哦,这大一颗夜明珠!啧,真亮......嚯!好家伙!好大一颗宝石!就是底下的权杖不咋好看。啧,等等!这是《永乐大典》???woc不会是原本吧......

等等!这!这!这!这tn的是传国玉玺!夜雨嘴都长大了,久久不能合上。夜雨手中颤颤巍巍的拿着这个上面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玉玺,woc,和氏璧的故事谁没听说过,甚至作为修行者已经接近神仙境界的夜雨一眼就看出了这玉玺上面所附着的所谓龙气,甚至说,国运!

也不知道这碎的一角用什么包裹着,虽然夜雨不知道是什么材料,但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东西肯定不是黄金,那一角镶嵌着的金色物质很好的保护住了龙气,并无外溢,若是黄金的话,怕是早就漏个一干二净了......

不对啊,就算这是真的传国玉玺,那国运也不应该是附在这上边啊......

夜雨从小缘世界回来的时候曾经看到过神州国运......明明如昊日一般升在京城啊......那这顶上的......到底是谁的国运......不会是秦朝吧???夜雨顿时感到了一丝的不正常,算了,这东西还是自己收着吧.....毕竟自己应该是凡间修为最高的一人了吧......这东西要是真出什么幺蛾子,夜雨也有信心弄死他,她手腕上锁着特制的锁链毕竟,咱身后还有月老嘛~

夜雨这么想着,以后还是要找机会去秦始皇陵看一看,不然......

夜雨四处看了看,大部分都是属于外国的文物,油画啊什么的,但是都是谁的......那还真不清楚,省下的神州的宝物也不少,大量的字画,青铜器瓷器甚至是几百柄上好的剑,不过最多也就只有个灵器的级别,而且只有几柄能够达到,更多的还只是凡铁,但这也属实不易。

在现场和他抱着同样想法的还有一个云空蓝,他没心没肺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哎呀,这可吓了我一跳,要是苏少真的在凯莱斯酒店常年有一间总统套房,我们可就没法做朋友了。”

苏锐淡笑着看了云空蓝一眼,没什么情绪的说道:“我们本来也不是什么朋友吧?”

云空蓝不仅又想起上次苏锐把点燃的雪茄戳进自己喉咙里的事情了,不禁讪讪的闭上了嘴。

云蝶舞看的十分清楚,苏锐此时所流露出来的云淡风轻,一定是源自于他骨子里的东西,这种淡然非常的自然,把双手绑在床头无力挣扎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多看两眼。或许,这就是男人的魅力了吧。

而在凯莱斯酒店的监控室里面,总经理布茨克斯盯着屏幕,嘴角翘起来,一直在不断重复着:“有趣,有趣,真有趣。”

当他看到阿波罗并没有选择承认自己的身份之时,心情简直要飞上了天。此时的布茨克斯觉得,自己之前打电话请斯塔卢克吃饭的决定,实在是太明智不过了!

“要不要再顺水推舟一把呢?”

丹妮尔夏普打了个响指,说道:“把我平时最喜欢吃的那三道菜,给在座的每一位都来一份。”

李万义面带微笑,似乎丝毫不觉得丹妮尔夏普所说的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苏锐顺口问了一句:“每道菜得多少钱?”

丹妮尔夏普无所谓的回答道:“也就两万欧元而已吧。”

李万义本来还在悠闲自得的喝着水,显出一副款爷的样子,结果听到了丹妮尔夏普的话,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

多少?两万欧元?

一道菜两万欧元,那么每人三道,一共要多少钱?

我去,什么菜要这么贵?

李万义之前冲动的撒出了五亿欧元,已经是公款私用了,他废她脚筋囚于地牢此时还要被丹妮尔夏普这么宰一道,实在是觉得有些撑不住了。

看着他的反应,丹妮尔夏普冷冷说道:“怎么,嫌贵了?”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说这种风凉话。不要忘记了李倩现在的身份和前途。”薛定文看了那个大佬一眼,声音平静地说道。

说话那名大佬微微一愣,神情稍有后悔。

不过,他很快又梗起了脖子。

“薛督学,我这算

是什么风凉话?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李倩现在的身份地位已经与陈岳等人截然不同,陈岳以后恐怕连站在李倩身边的资格都会没有。他们的未来,还不确定得很呢。”那名大佬说道。

薛定文一下子默然。因为说话这名大佬说的非常有道理。武道修士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从李倩被检测出是九星资质的那一刻开始,李倩的命运与陈岳的命运就注定不会再有多少交集。

想想也是。李倩以后是手拿把掐的永生境超级大神。即使她只停留在永生一境然后一直不得寸进,寿命最少也是一万亿年。

而陈岳呢,只是有很大概率能晋级到长生境一境。把她的双手绑在床头至于他在长生一境之后还能继续取得多大进步,那可是未知的事情。

不说是要断然扼杀,至少种种谋算是少不了的。

“九星级?”陈岳又传音问道。

这次,李倩点头了。

“九星级里面的上等品质?”

李倩摇头。

“中等品质?”

李倩再摇头。

“下等品质?”

李倩点头。

陈岳心里的沉重心情立即略微缓解。九星级虽然是超纲了,但九星级里面的下等品质还是让李倩以后不至于会遭受到太大的风雨。

这时候,一艘无人飞船忽然降落在陈岳等人面前,缓缓地打开了舱门。

李倩抬起头来看了看舱门方向,又转头眼露哀伤地看向了陈岳。

陈岳心里轰然大震。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李倩从现在起就要与他们分开?他感应到的不妙难道就是分离?

......

“看样子陈岳似乎已经知道了李倩的情况。啧啧,真不愧是两心相通的道侣,什么话都不说就可以表达事情。不过,他们之间已经没有未来。”清晰‘看’到现场的一名大佬若有意味地说道。

其实,这到并不是大堂经理有意而为之的,她也是一时情急,担心阿波罗一直不来这儿住,却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差别待遇可能会对丹妮尔夏普造成心理落差。

因为,这凯莱斯酒店为十二天神和宙斯各准备了一间总统套房,这是对黑暗世界表示尊敬,少年脚腕上戴着细细的锁链哪怕房间一直空着,他们也要一直保存着。

而这些天神里面,只有太阳神阿波罗从来不曾来过凯莱斯酒店住宿,此时好不容易见到了他,这大堂经理又怎么可能不激动呢?她可不想浪费这千载难得的机会。

不过,丹妮尔夏普却并没有大堂经理想象中那么小气,她见到这种情况,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弧度来。

貌似,这个大堂经理凑了个巧,无形中帮助苏锐和自己踩了那个不可一世的李万义一把。

不过,她也差点喊出了“阿波罗”的名字,话才刚刚到了嘴边,立刻反应过来,于是变成了“阿……先生”。

丹妮尔夏普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她透过墨镜,清楚的看到了那个李万义盯着自己的眼神,那狗屁征服欲让她感觉到恶心。

绿荫村这次就只排出来十二个猎人,现在不多不少,全都围在水潭边,那身后的脚步声,又是哪儿冒出来的?

抱着满心的疑问,他们不约而同的向生活看去。

只见一名穿着奇装异服的消瘦男子,缓缓朝着水潭边走来。

大家伙都不知道这位不速之客是谁,不过倒也没有躲过的在意,想当然的以为这是独自出来觅食的猎人。

于是,有猎人满脸狰狞的呵斥了一声:“赶紧给我滚,要是在敢前进一步,剁碎了喂野兽!”

闻言,肖舜顿住了步伐,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那全身戒备的十余名猎人:“据我所知,这儿应该是无主之地吧,难不成我路过都不行?”

那壮汉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儿现在已经被我绿荫村接管了,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要是在敢挑衅,定让你有来无回!”

要不是考虑到怕惊动了水里的鱼龙,这些猎人有哪里会跟一个闯入者废话,早就上去乱刀砍死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