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逃不掉的乖把它吃下去_手指推进细小的缝隙

金锋嘴角一瞥,轻哼一声,冷冷抛出一句话,便自不再理睬王晓歆。

“王大处长,你想多了。”

“他们这窝废物,还不配我上手。”

王晓歆顿时气结。

这边的夏玉周把雷竹拐杖里里外外翻了一个遍,愣没把遗嘱给找出来。不由得慌了,也更急了。

曹养肇、鲍国星跟许春祥同时伸手,异口同声的叫道:“我来。”

四只手各自握住雷竹拐杖,奋力的往自己身边扯,丑态毕露,令人恶心。

夏玉周奋力的将三个人推了一把,雷竹交在夏侯吉驰手里大声说道:“吉驰,你来找。”

“你一定开得开。”

夏侯吉驰颤抖的接过雷竹左右一摸索,上下细看一番,黯然摇头。

夏玉周又把雷竹抢过来翻来覆去看了一番,一狠心的将雷竹递给罗挺。

夏家嫡系中,论考古挖墓非曹养肇不可,但论看东西,自然非罗挺莫属。

夏玉周的本领那是绝对的超一流的,但很早就入了仕途,这些年来一些绝活技术早已退化。

“没在一起,刘姐你找他有事吗?”

“我找他没什么事,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啊,你直说就行。”

“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算了,瞒着你也不是办法,还是跟你说吧。”刘姐迟疑了下,忧心叹息道:“唉,是这样的,刚刚我在商场看到一个男人,有点像你家那口子,他和一个女的手挽手,样子还很亲密,我跟了一路,后来看到他们进了一家酒店……你在听吗?”

“我在听,你确定那个人是王家俊吗?”李寒烟沉声问道。

“我看着有点像他,不过,也可能是我眼力不好,认错了。”刘姐道。

“好,你逃不掉的乖把它吃下去我知道了,谢了刘姐,先这样吧,我挂了。”李寒烟结束通话后,皱着眉头点弄手机屏幕,很快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对面传来王家俊的声音。

“我刚刚看到你和一个女的手挽手逛商场,然后还去了酒店,呵呵,你不解释下这件事吗?”李寒烟冷笑着质问道。

王家俊却不以为意,轻笑出声:“没什么好解释的,就准你在外面搞外遇,给我戴帽子,还不准我在外面玩一玩吗?什么逻辑啊,你能在外面搞男人,老子也能在外面搞女人,怎么着,你现在还有脸管我不成?”

这边夏家门徒和嫡系围在一团,里三层外三层直勾勾的盯着那根雷竹,眼中火热的欲望如火努努岛喷发的火山岩浆。

烧化一切。

没有谁不想要那份遗嘱。

万一,遗嘱里,师尊师公想到了自己,给自己留了一份东西呢?

那,坐着吃躺着吃三辈子都吃不完了。

鲍国星、沈玉鸣、许春祥几个嫡系门徒不住的催促着夏玉周快点快点,一脸的焦急激动,连声音都在颤抖。

眼睛中布满了血丝,恨不得一把就把雷竹夺过来自己先开为快。

夏侯经跟曹养肇站在旁边,双手临在半空不住颤抖,赤裸裸的欲望尽显脸上。

看到夏家一大家子这般模样,宝贝儿昨晚没吃饱吗现场的人默默无语,神态各异,相当怪异。

王晓歆不动声色的退到金锋身边坐下来,轻轻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少装蒜。早不揭晚不揭,老祖宗要盖棺了,你搞遗嘱这么一出。想打谁的脸?”

想必沈家那边也是心中有数,不想出意外,所以才里三层外三层地安排人。

可就是这样,林念还是混进来了。

秦非同和曲洺生的心里都清楚,这城里想要秦曲两家倒下的人,不在少数。

有多少人明着不敢和他们作对,暗地里也会跟着点一把火。

两人自休息室出来,迎面撞上了苏茶,她娇声跟曲洺生打招呼,曲洺生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随即侧身想要从她身边经过。

苏茶伸手拉住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曲洺生说:“苏小姐,松开。”

“你这么讨厌我啊?”苏茶笑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

一旁的秦非同轻嗤了一声,一脸嫌弃。

正准备走开,又听到苏茶说:“秦总,容小姐也来了,正在外面找你呢。”

秦非同:“……”

“不过你放心,她找你应该是想要和你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因为今晚……她有男伴。”

秦非同眉头一皱,只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跟我无关。”

“还没想明白啊?”童蔓蔓道。

“你的意思是……他给你的?”李寒烟眼神急剧闪烁几下,不确定地问道:“不会吧,他刚刚给了你100万?”

童蔓蔓颔首,收过手机,一天做了十多次下面疼一脸喜悦之色,挑眉道:“是的,这100万是陈哥刚刚转给我的生活费,怎么样寒烟姐,羡慕吧?”

李寒烟面皮抽搐了两下,羡慕吗?

废话,当然羡慕,那可是100万啊!

但是,李寒烟嘴上却不能承认,她干巴巴地道:“100万确实不少了,不过,就为了这100万,你就答应给他当情人了,我还是觉得你有点亏了。”

童蔓蔓撇了撇嘴:“不是吧寒烟姐,100万还少么?陈哥答应每年给我100万的生活费,过几天还会给我找房子,让我搬进去住,这已经很不错了吧,你居然还觉得少?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是每年100万?”李寒烟错愕道。

“废话,当然是每年100万了。”童蔓蔓一脸憧憬地说道:“老实说,我觉得如果我正常用的话,一年下来,应该至少能存个80万,这么多钱,比很多大公司高管的税后年收入都高了,可没想到寒烟姐你居然还觉得少了。”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

有人将网上这几天林老板的路人照与此微博的打卡照做了对比,几个西京大腕关注列表里的截图,一番验证,拉法女神的微博找到了。

微博粉丝眨眼过两万,眼瞅着还在不断上升。

拉法女神的微博名叫林老板,这似乎更像是一种官宣,评论下面清一色的林老板,到是很少有人再提拉法女神。毕竟,拉法都撞了不是。

林老板常穿的大牌官微也来凑热闹,关注点赞,好不热闹。

由于攥拳太过用力,山本恭子的手背上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面对如此狂猛暴烈的攻击,苏锐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躲得开!

他只有把军刺和护腕横在胸前和面前,争取能护住最要害的位置,可是,面对龟山景洪这么狂猛的攻击,真的能挡得住吗?

有关于顾一念这个名字,从她的脑海中已经清除了好久,她怔了怔才想起来是谁。

“秦大小姐,你应该还记得,宝贝儿我们终于融为一体了那天在K&K酒吧,你让我有多丢脸吧?事后,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我,逼我退了学!”

退学的事,实在是怪不到秦之意的头上,她当时并没有让曲洺生那么去做。

但现在解释,顾一念恐怕也不会信。

再说了,她为什么要解释啊?

当初这个女人心思不纯想要勾搭有妇之夫,又乱拿别人车上的东西,没把她送局子里已经算好了,居然还敢打电话来挑衅?

秦之意正要撕她,却突然听到顾一念说:“你想不想知道你的父母到底是谁害死的啊?想的话,来你弟弟的订婚宴啊,有人会在今晚把真相当众揭开,秦大小姐难道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吗?”

电话挂断,随即而来的是一张照片。

秦之意太熟悉照片里的画面了,那是她多年的噩梦,费尽心力也没能摆脱、忘却。

她也……不敢忘。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