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假装不知道换人_被两个人一起日是什么感觉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

乔湘刚和乔渝吵过一架。

这会的乔渝正拉过被子盖着自己的头,独自一人在被窝里生闷气。

“弟弟,你怎么回来了?你也不说一声?我们好来机场接你?老婆假装不知道换人”

乔湘看见比自己还高的夏昭,满心欢喜。

“你回家了吗?爸妈这会应该不在家,今天你琳琅姐姐订婚,她们去了谢家……”

被窝里,乔渝的耳朵,都竖起来了!

夏昭?

那不就是夏致生的那个儿子吗?

也就是原主的便宜弟弟?

她才不会成为原主那样的扶弟魔!

“琳琅姐和绪宁哥终于订婚了!”夏昭感慨万千道:“我都不知道现在琳琅姐变成什么样了?”

乔湘道:“自然是大美人!”

“琳琅姐一直都很美。”

夏昭对叶琳琅是心存感激。

当然,若不是叶琳琅出手,他或许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所幸,叶琳琅像是那道光,照耀进他黑暗的世界,为他的世界,带来了一片光明。

还有……因着叶琳琅的提议,他去了国外。

见过国外的繁华大都市后,夏昭才觉得幸好自己出国了一趟。

若不然,他就会像是那井底之蛙似的。

“二姐怎么样了?”夏昭问。

乔湘瞬间头疼了。

但是长夜漫漫,孤男孤女,在这种情况之下,难免会进一步发生点儿什么……

十六年了,雨凝第一次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林逸宽大的臂膀,给了她无限的温暖,雨凝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凝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寒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暖意!暖洋洋的,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做到一半老婆不同意让她有些舍不得,又有些羞涩和难为情。

毕竟此刻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这在以前,雨凝是无法想象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而且让她恋恋不舍。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雨凝很迷茫,在过去的十六年中,她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接触那些公子哥的目的,也仅仅是出于利益的社交,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为了以后接掌雨家大权铺路。

林逸的感知是很敏锐的,怀中美人醒来,林逸立刻有了感觉,他睁开眼睛,低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我还是好冷……”雨凝说谎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她的确是说谎了。

原本炸毛的小年轻面色顿了一下,然后面色还是有些凶狠的问道:“猛哥认识那个人?”

这个凶狠显然不是对保安经理的人,连哥都喊了。又不是脑子有问题,还对着保安凶狠。

“你朋友不是认识车牌吗?”

“我就知道那是特殊车牌,普通人弄不来,其他的不是很清楚。”小年轻旁边的朋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知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们说。知道惹不起就行,散了,散了都散了。”保安经理不行废话,直接开始挥手让门口的都散了。

“猛哥这是不给面子?”被打的小年轻面色有些难看,感觉被扫了颜面。夫妻同意别人玩违法不

“你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我给你毛面子。”保安经理不屑的撇了撇嘴,“王姐那边要是知道你背着她去找别的女人,还得罪了人。你说你会不会脱层皮?”

“呵呵,对不起猛哥。刚才头上被人开了瓢脑壳有点昏,对不起,对不起。要不猛哥咱们一起去旁边洗个澡,费用算小弟的?”小年轻面色猛然一变,硬着的脖子瞬间变软。

“我给你泡茶。”

“你去洗澡吧,喝什么我自己拿。”杨东旭摆了摆手。来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在客厅沙发中坐下。

李莉犹豫一下看了一眼杨东旭,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很快洗手间开始传来水声。他则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二十分钟左右裹着浴袍的李莉走了出来,面色有些殷红,不知道是酒劲上头,还是洗澡洗的。

不过洗了一个热水澡,她走路稳当不少,不像之前那样东倒西歪的。

“你要不要去洗一下?”李莉低着头问道。骗女友带眼罩让别人上

杨东旭侧过头看了一眼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的李莉,“不用了,你没事儿我回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

李莉连忙快走几步抓住他的手臂,“你今天能不能陪我?”

杨东旭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真的,他虽然以前做过荒唐的事情。甚至此时脑袋里都有一些荒唐的想法,但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些荒唐的想法付诸行动,或者说一辈子都没打算那么做。

因此她不会去集邮,再说要是集邮早就集邮了。毕竟作为海纳的人大老板,内地港台无数明星女神可以让他随便选,现在海纳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他更是两个球队的老板,如此国内外随都是便选。

“聊聊天就好。”李莉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

不过源源不断的保安从酒吧中出来挡在中间,让冲突暂时没有再次发生。

“送你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中间大奔的后座上,杨东旭皱着眉头看着半瘫在座椅上的李莉。

之前一段时间看李莉似乎走出了阴霾,并且开始到处旅游。他以为应该没事儿,谁曾想不知道是之前的抑郁加重了,还是没了目标自暴自弃,李莉这段时间越来越堕落。老婆当老公面戴绿帽子

经常在酒吧喝的烂醉,如果不是他在三里屯这边还有些名声,估计她被人捡尸都不知道捡了多少次了。

“你会时常来看我吗?”李莉胃里不断翻滚想要呕吐,脑袋虽然因为酒精的刺激有些昏沉,但意识还算清醒。

“看时间。”杨东旭平静的说道。

“我们会有孩子吗?”

“不会。”

“那你......”

“回去,还是留下继续玩?”杨东旭没等李莉把话说完继续开口问道。

李莉抬头看着他,杨东旭和李莉对视眉头依然皱着面色平静。

“哥,你真觉得这里的全羊宴做的很像咱爸做的?”

最后一句,是模样和张总有几分相像的男人问的。

他和张总好像是亲兄弟。

“我是觉得有点像,特别是这里的羊肉蒸饺,不过,爸去世的时候,我还太小了,爸做的全羊宴味道,我也记得很模糊,不过不要紧,我不是把妈也带来了,等下让妈尝一下就知道了。”

说话间,张总自己也坐下了。

此时,两个服务员曹敏、方芳,一个过来给他们上茶,一个去拿餐具。

名叫阿财的男子看了看张总,神色复杂地笑了笑,低声说:“你都记不清,我就更记不清了,爸去世的时候,我才3岁,都还没吃过他做的全羊宴呢!”

此时,老太太环顾着店内的环境,淡淡地说:“味道应该是不一样的,咱们张家做全羊宴的本事……算是在你们爸这一辈断了,当年你们兄弟俩都还太小,你们爸又没留个菜谱下来,唉!可惜了。”

这话把兄弟俩都说得神色黯然。

坐在张总身旁的妇人挤出一抹笑容安慰:“妈,都过去的事了,您就别难过了,阿生和阿财现在不都挺好吗?咱们张家现在也不需要靠那个手艺吃饭了,您老看开点!”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