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子推倒主角的_贵妃裙上臣

“那我就陪着你,你正好也陪着我,不是挺好吗?”方天宇根本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想法。

“你不想下山了?恐怕一会马靖……就会找你。”金媛根本没有忘记正事。

“管他干什么,反正都出来了,就不用着急回去。”方天宇根本不在意马靖。

“可不要忘记……你的身份,照片的事情只是暂时没事。”金媛有些担忧的提醒方天宇。

“你就不要跟着担心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嘛。”方天宇告诉金媛不要杞人忧天了。

虽说方天宇嘴上说没事,可就是因为金媛太过于了解他,所以才会处处不放心,要不然就不会私自跟他出来了。

她同样也不想给他增添压力,她不会看着方天宇一个人苦恼,从前不会,现在更不会了,“说实话,我对你好像……并不是很了解,要不然也不会……不知道你喜欢我。”

方天宇大顺和金媛坦诚相见,或许把心里话说出来,大家都会很轻松,不会让金媛猜测自己内心的想法了,“金媛,说实话,之前一直在一起工作,并没有多想,可自从你被强子绑走,皇后无子推倒主角的我当时特备的着急,直到你跟我表白,我才恍然大悟,其实我很喜欢你。”

趁着夜色,白色玛莎拉蒂赶上了晚高峰的尾巴,进了杭城市区。

因为白天去女朋友那里交了作业加上明天的行程确实重要,周安安准备去南洲苑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打开3111的房门,正要换上拖鞋的周安安看着地毯上的女士高跟鞋,不由得愣了一下。

穿着拖鞋走进大厅,周安安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继而走向卧室。

走到卧室门口,就听到主卧配套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水声。

没有走进去玩水什么的,下午刚交完作业的周安安很是淡定地回客厅倒了杯白开水,靠在沙发上,眺望落地窗外的西湖夜景。

在西湖边有房子的人生,就是如此的枯燥乏味。

“啊,你来啦。”

裹着浴巾的秦恋筠边擦头发边走出来,看到那个沙发上的身影,吓了一小下之余,惊喜地问了出来。

几个月了,再一次看到对方,秦恋筠没有丝毫重归牢笼的束缚,主角上了皇后的小说反倒是满心的欢喜。

“什么时候回来的?”

在国外的日子里,秦恋筠知道了国外的月亮并不比国内圆,别看樱花国的首都经济发达,但是依然有很多阴暗面。

有一次,秦恋筠和李霜二人出去逛街就遇到所谓的社会不良人员,若不是暗中的保镖保护,她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毕竟,每年在这樱花国失踪的外国人并不少。

那一刻也让她意识到,自己还属于那位年轻学弟的情人,秦恋筠却并不觉得委屈。

有人惦记保护的日子,真好。

“今晚要不要去看电影?”

吃着早餐,周安安问了一下刚解下围裙的情人学姐。

今天这个早餐,可不是他跑步的时候买的,而是这位情人学姐亲手做的。

小半年不见,情人学姐又多了一样特长。

樱花国,貌似是情人进修的佳选啊。

“…可以吗?”

听到对方的话,秦恋筠愣了一下,继而惊喜地问道。

相比她最初以对方为垫脚石的想法,秦恋筠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什么。

“嗯。”

张老点了点头,跟着小炎走去,陈修又跟着张老后面。

小炎回头看了一眼陈修,主角收皇后的历史张了张嘴想要叫停,但看到张老也不出声,当下也不再表示。

陈修心里却是想道:“特么的,不就是一个烧泥巴的,搞得神神秘秘,有必要这样吗!”

“砸了!”

忽然前面窑口那里一声暴喝响起,放眼看去,只见一个满头白发、一身污垢的高瘦老头拿着一个铁锤对着几口花樽就是一阵狂砸。

“刘圭江,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那么火爆的脾气做什么!”张老对着高瘦老头叫道。

刘老头也不理张老,直到把几个花樽都砸烂了以后才仍了手里的锤子,拍手说道:“这种文物贩子从来不懂什么叫做艺术追求!”

“……”

张老讨了个无趣竟然不敢出声反驳,陈修一旁看到是抿嘴偷笑,什么时候见过张老如此憋屈。

“张海山,没事滚蛋,我忙着呢,没空招待你!”刘老头是直接就开口赶人了。

这人已经虚弱不堪:“听,听懂……啊!!!!!!”

他原本虚弱的声音,到了后来忽然化成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诺已经抓起他的左手,捏住小拇指,咔的一声,直接掰断!

“刚才是第一个问题,你回答的我不满意,声音太小。”

“啊啊啊啊啊啊!猎艳清朝后宫太监系统!啊啊啊啊!!”

这人大声惨叫。

“嗯,很好,现在声音大多了。”陈诺满意点头:“现在,我继续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崔,崔大鹏!!!!”

“年纪?”

“二十九!!”

“犯过事儿没?”

崔大鹏略一犹豫……

咔嚓!!

左手无名指掰断!

“啊啊啊啊啊啊!犯过犯过!犯过!!!!我坐过三年牢!!!!”

“什么罪?”

“伤,伤人!伤人!!!!”

陈诺满意点头:“很好,你看,我们已经开始建立了初步的了解了。那么,我继续问了啊。”

“咳……咳……”

张老干咳了一下,朗声说道:“紫口铁足,釉细润厚超胎,足部无釉,烧后黑色可见,口部釉薄显胎骨……”

那边训示着工人控制炉温的刘老头果然是一下停了下来,竖起耳朵细听,真听得兴起,忽然张老又停了下来,刘老头着急说道:“说啊,继续说下去啊!”

“口干!”张老冷冷说道。

“小炎,上茶,上好茶,把我三万块一两的极品老树大红袍拿出来招呼张老!”

“扑哧!”

张老和陈修两人一下子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开局在龙椅上干皇后只因为这台词太熟悉了。

陈修更是忍不住小声对张老说道:“师傅,这刘老头属狗的吧,说变脸就变脸,不会和我一样拿三十块一罐的西湖尤井忽悠您吧。”

张老头笑骂说道:“你知道你自己属狗的了!”

“……”

陈修真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光,说什么不好,骂自己干嘛。

“你们嘀咕什么呢?”

刘老上下打量了陈修一眼,对张老问道:“这个小子谁啊,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我这里带!算了,你也不用介绍了,刚才你说的那个口诀下文呢?”

崔大鹏的惨叫变成了哼哼。

“你们这儿有保险箱么?”

“有!有!!有!!!!!”

陈诺点点头,把身后的双肩背包拿了下来,扔在地上,拉开了拉链。

里面空的。

“用钱装满它。”陈诺淡淡道:“装不满,我就用你身上的零碎来凑。”

崔大鹏身子哆嗦。

一半是疼!

一半是止不住的心中的那股子往外冒的寒气!

这位,太狠了!

钱终究是装满了一个双肩包。

陈诺单手拎起来掂量来一下。然后甩到背后背上。

“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客户资料还有契约,在哪儿。”

“大哥你饶了我!绕了我吧!!!那个不能碰!!!老板会弄死我的!!”崔大鹏尿裤子了。

陈诺隔着头盔的反光玻璃看着这个家伙,也不说话,直接弯腰就去拉他的左手。

崔大鹏尖叫一声,拼命挣扎:“我说我说!我说!!文件柜第二个抽屉里!!”

罗青想了想:“不难,我一会儿给葫芦哥打个电话问问,应该能问到。”顿了顿,他有些关切的看着陈诺:“你打听这个干什么?你……想要帮老孙,可怎么帮?”

陈诺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我……我帮他还钱呀。”

罗青虽然人善,但总不是傻子,一看陈诺没打算说实话,想了想,也就不追问了。

“嗯,好,那第二个忙呢?”

陈诺摇头:“帮我跟老师请假,我有事先回去了。”

“请假?呃……什么理由呢?”

“就说我逃课了。”

“…………”

陈诺拍了拍罗青的肩膀,龇牙一笑:“打听到了事情,发个短信给我。”

说着,这个少年就这么转身走了。

他转身过来之后,眼睛里,有团火!

·

罗青的效率很快。

只用了半个小时,一条短信就发送到了陈诺的手机里。

陈诺已经回到了家中。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