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成了同学的女奴_妹妹成为我的宠物

“白白,你学中医多久了啊?”

“怎么了?”

陆白白看了看刘子衡,心里却在认真的数着年头。

“没有,就是感觉你对于中医学的造诣比西医学的造诣更高一些,很老成的样子。”

刘子衡十分认真的解释道。

陆白白忍住不敢笑出声,林佳佳揉了揉她的脑袋,倍感自豪。

刘老师继续讲课,在还剩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对着班上的人说,“小组成员明天统一在实验楼三楼7号教室。”

“不用上课?太爽了也。”个别被刷下来的同学噘嘴羡慕道。

“这有什么可羡慕的,做实验做不好照样烦躁,甚至比我们写作业还难。”

他的同桌只能这样劝慰。

陆白白耸肩,这次实验结果和比赛的结果对于她来说尤为重要。

至少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拿下奠定性的成就也很有满足感,不会在轻易的被别人的言论评价而担心的质疑自己。

加油,一定要在医学界发光发热,就像老师傅所说的一样,不为自己,只为了悬壶济世。

林梦澜的事情,华碟一方面不缺顶级巨星。

林梦澜虽然这两年眼看着要登顶了,但华碟真要火力全开,能请好几位曾经登顶的巨星出来,效果不比有一个林梦澜差。

加上红姐也在华碟能说上话,所以红姐来问问也就行了。

而邀请花姐充当说客的皇城根影视,背景比较复杂,集结了东北部分的资源,也有部分京圈资源。虽然没有华碟赢,但胜在关系广,尤其是现实关系。

皇城根的艺人,在外行走从来不怕遇到什么意外情况。在学校成了同学的女奴什么所谓的煤老板掌捆艺人这种情况,从来不会出现在皇城根身上。

他们那边地头蛇大佬多得是。

同样的,东方梦想影视也差不多。扎根于魔都,是沪圈核心。

虽然比起华碟缺了些官方关系,比起皇城根少了些社会关系,但胜在非常有钱。所以崛起是迟早的事,根本不需要担心后劲不足。

当然,沪圈现在就缺顶级巨星压场,林梦澜的出现,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他们非常想要争取这个机会。

那一头防御力无敌的大威德圣象,终于被打穿了鳞甲,腰腹位置,有一个血淋淋的箭洞,直接洞穿了它的永恒神体,鲜血正不断流淌出来。

另外,这些鲜血被魔气侵染,变得乌黑而腥臭,同时充满腐朽的气息。

“嗤嗤嗤……”在它的伤口附近,金色的佛门能量弥漫而出,化成一团团符文,想要将伤口修复。

只可惜,这箭矢带有的毁灭之力,已经有了一丝不朽魔帝的气息,非常难以驱除,此时不但没有被佛光净化,反而深入了那大威德圣象的血脉之中,对它产生二度伤害。

“吼~~”巨象发出一阵凄厉的嘶吼,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结局不妙。

“轰隆!”

它勉强支撑着庞大身躯站立起来,眼眸之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冷冰冰的看向乌羽魔主的所在!“吼~~~”大威德圣象虽然重伤,可它体内的生命之力太磅礴了,这一枚魔纹箭矢,性奴训练学园身体鉴定虽然重创了它的肉身,可一样没有伤及它的灵魂,腐蚀的力量,会让它慢慢的接近死亡,可却不会马上杀死它。

过去三天多时间里,王恒一直在观察和对比六只小白鼠,小世界中的1号小白鼠不但没死,反而是六只小白鼠中表现最好的一只。

六只小白鼠被运输两天时间才送到王恒手上,打开快递包装时六只小白鼠都精神萎靡,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才会恢复。

尤其是被送进小世界的1号小白鼠,连续两次生活环境突然变化,以小白鼠的小胆子应该会惊吓过度,但1号小白鼠居然是六只小白鼠中恢复最快的,在小世界中仅仅待了一天时间就开始活蹦乱跳,精力十足。

1号小白鼠的变化让王恒非常意外,这小世界真是非同一般。

王恒对小白鼠的观察还会继续,起码到下个周末才会初步结束,两周时间里小白鼠都没有生命危险,王恒才会尝试亲自进入到小世界中。

现在王恒最担心的只剩下一点,就是小世界中有没有对人体有害的细菌病毒,或许这细菌病毒对小白鼠没有害,也可能是潜伏在小白鼠体内时间比较长。

只是一个普通人,王恒没有办法对小世界进行全方位检测,若是真的感染什么细菌病毒,只能离开小世界去医院治疗,或许到时候他还会成为医生们的“小白鼠”。

他看了看苏锐,眼中掠过轻蔑的光芒,女s调教心得随后便迈步向前走去。

金融圈子里的同龄人,还真没有几个能够被他放在眼里,他拥有这一份傲气的资本。

不过,在他走过周安可的身边时,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当然,这亮光也只是一闪而逝,此人并没有多做停留,大步向前。

两个拎着公-文包的秘书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这三人组合看起来很有气势。

“这是哪门子的商业精英?这么目中人?”

苏锐倒没有动气,因为他知道有些有能力的人都是很有个性的,只不过这种被人顺带着鄙视一番的感觉颇有些不爽罢了。

周安可安慰道:“这个家伙一贯傲气,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说到这儿,周安可轻笑道:“在这个圈子里,他得罪的人可多了去了。”

“这么强大?”苏锐刚才的那一丝不也随之烟消云散,饶有兴趣的说道:“这么有个性的人,我可得好好的认识一下。”

“他叫许文杰,是耶鲁大学最年轻的经济学博士,年纪轻轻的就做成了几笔非常成功的收购案,后来进入了华尔街,加入了高旗银行,三年之后就凭借着出色的业绩成为了高旗银行在亚洲大区的总负责人。”周安可笑着说道:“甚至还有人预测他将会是高旗银行历史上唯一一名华人ceo,肉畜学院运动会这样的人很难会不傲气。”

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

要不是靠着手里的魔弓偷袭,单对单正面遇到了,狭路相逢,他真不一定是这大威德圣象的对手。

“以我的状态,现在加入战局,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赶去中央传承之地,斩断娑罗双树,完成魔帝陛下的任务。”

乌羽魔主眸光闪烁,并没有打算去救自己的同伴,而是选择另外一个方向。

魔界之中,强者为尊。

那些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他的手下,只不过是他路上收拢来的,被八荒独尊佛打的胆寒的残兵败将。

乌羽魔主眼下抛弃他们,也很正常。

“哗!”

这一刻,乌羽魔主转身就要离开。

只是,突然间——“嗯?”

“有杀意!”

乌羽魔主感觉到了一阵冰冷的杀意,从背后传来,彻骨透心,速度快到了极致,让他头皮发麻。

轰!下一刻,他浑身的力量下意识的调动起来,在自己周身,布下一层层防御结界。

父子三人同时站了起来,脸上没有客套的喜悦,当闺蜜的马桶奴文章有的只是麻烦即将处理的轻松肆意。

“岳父大人。”

沙霆皓的眼尾微挑,眸中带着一丝嘲意,将怀里的席千瑶搂的更紧了。

“我们这次回来没有带什么东西,空手就来了,你们不会介意吧。”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席父还能说什么,往常回趟家为了炫耀自己的能力,两人恨不得把公司搬来,礼品大把大把的送来,如今空手过来他也不能说就不让进家门吧。

“没什么关系。”

席父客套了一下,笑着对沙霆皓两人说,还招呼着两人坐下。

“去把你妈喊出来。”席父对着席千山说道,然后又将水果往两人手边推了推,“你妈一大早就开始忙了,做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菜。”

席千瑶也没有过于冷漠,这是适当的散发笑容

沙霆皓却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早在席千朗与那个人接触开始,他就已经有所发现了。

与自己的政治对手交往密切,这是十分张牙舞爪的再打他沙霆皓的脸。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