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顾_总裁不顾彻底占有

换好泳裤走了进去,苏锐没想到,自己竟然看到了一副美妙的画面。

在满屋子的热气里面,他看到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是全身浸泡在温泉池中的,透过氤氲的热气,苏锐能够看到,对方是个女人。

“不是说这里很正规的吗?正规个毛线啊。”苏锐摇头说了一句:“苏无限啊苏无限,你在坑我啊。”

然而那女人看到苏锐进来,并没有任何的惊叫,而是微笑着说道:“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吗?”

“是啊,被某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带来的。”

苏锐往池子里看了一眼,发现里面的女人似乎没穿衣服,虽然她用手臂遮住了重要部位,但透过清澈的水面,苏锐同样能够看到大片的雪白肌肤。

他此时还认为这女人是被苏无限事先安排好的,于是说道:“我不要那种服务,你还是出去吧。”

那女人也不讲话,就这么笑吟吟的看着他。

苏锐又不想让自己显得太怂了,于是努力使自己的目光不躲闪,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穿上衣服离开吧,我不是那种人。”

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

他现在浑身上下就只穿着条泳裤,用浴巾挡在泳裤前面,那姿势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至于为什么要挡住原因也只有苏锐才知道了。总裁不顾

这女人笑的是花枝乱颤,过了半分钟才勉强止住笑声,说道:“那就这样吧,你先出去,我换一件衣服,然后和你一起泡温泉,我们聊聊天,行不行?”

“只聊天吗?”苏锐说道:“你确定不做那种事情?”

“我确定,只聊天。”那女人笑意盈盈的说道:“但是钱可不能少我的。”

“钱?”苏锐艰难的说道:“你这一次多少钱?”

这个女人伸出一根手指。

“一千吗?”苏锐说道:“花一千块钱聊天,还挺奢侈的,不过这价格还可以接受。”

这女人再次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笑什么?”苏小受觉得有点挂不住,尼玛,被一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这样嘲笑,自己男人的尊严还有没有啊?

要是对方是个良家妇女,苏锐才不愿意受这气呢,恐怕直接用语言把对方给吓唬走了,可是现在,这女人偏偏就是从事那种特殊职业的,导致苏锐有力无处使人家说不定还等着苏锐把她给扑倒呢。

此时蒋毅鹤竟然敢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蒋青鸢已经暗暗的下定了决心,无论日后家主之争如何惨烈,他不顾一切占有了她自己都决计不会投蒋毅鹤一票!

“好你个蒋青鸢!竟敢打我的儿子!你给我站住!”这个时候,一道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

蒋青鸢一回头,只见到一个颧骨很高的中年女人朝自己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满脸都是怒容!

想都不用想,这是自己的嫂子,蒋毅鹤的老妈——王琴。

任何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儿子挨打都会心疼,更何况是王琴这种出了名的刻薄女人!

“蒋青鸢,你是不是以为我儿子喊你一声小姑,你就能为所欲为了?”王琴尖声喊道:“你自己办不成事情,却把火气发泄到我儿子的身上!真是没用的女人!”

蒋青鸢闻言,冷笑一声,并不作答。

这世界就是如此的冰冷,当你被推出去帮这个家族应付困难打理一切的时候,你是他们的英雄,而当你同样遇到挫折一筹莫展的时候,你却要遭受责备甚至谩骂,那些骂你的人总会忘记,这本身就不是你的义务,只是你选择了主动担当而已。

竟然敢说自己的儿子女儿互相乱-伦?简直是不想活了!

看到蒋天苍没什么反应,不顾一切占有你最新章节王琴继续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爸,您要给我做主,如果不给我讨回一个公道,我可就不活了我……”

可是,王琴并没有等到蒋天苍的答案,后者反而是狠狠的一甩胳膊,把她甩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蒋天苍指着蒋白鹿的鼻子吼道:“混账东西,此等恶妇还不给我休了!我蒋家庙小,供不下这尊菩萨!”

蒋白鹿一愣,然后身体如筛糠一样颤抖了起来!

王琴闻言,同样面如死灰!

“爸,你不能这样,我好歹也把毅鹤养了那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我向您道歉,我……”

他们之前可是一战过,

对于这个蒙面的女人,他也是十分好奇。

“冷云身为前任会长亲传弟子,他就是未来的隐世修炼会会长。”

“所有隐世修炼会的人都必须要听从他的命令。”

那三位隐世修炼会的散修长老直接喝道。

他们三人率先朝着楚风攻击而去。

当即其余五位隐世长老对视了一眼。

他们便一起朝着楚风出手了。

身为隐世修炼会的八位隐世长老。

这八人的实力自然不简单。

他们虽然并未踏入地仙境,

但却都是半步地仙境级别的武道强者。

距离地仙境也只有半步之遥!!!

这八人联手,未经人事 哭叫爆发出的攻击力量也是恐怖如斯!!!

轰轰轰!!!

眨眼间,楚风面前的虚空便传出一阵空爆声。

一股股骇人的能量扑面而来。

让楚风感觉到了一股深刻的压力。

“没话说了吗?”看着蒋青鸢不说话,王琴自以为占了上风,继续说道:“你敢打我儿子一巴掌,我就要打回来!别以为你是白鹿的妹妹就了不起,这个蒋家大院还轮不到你横着走!”

蒋青鸢看着她,仍旧一言不发。

王琴挺了挺胸,站在蒋青鸢的面前,看着这个平日里犹如仙女一般高高在上的漂亮小姑子,心中嫉妒之火更加旺盛,竟然伸手就往蒋青鸢的脸上狠狠拍去!

在这一刻,王琴的心中已经充满了戾气,恨不得一下子把蒋青鸢给毁容了!

气头上的她并没有想到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给我住手!”

这个时候,一声暴喝在院中响起!

可是,已经晚了,王琴的手重重的落在了蒋青鸢的脸上!

响亮之极的耳光回荡在整个院子里,此时似乎连风声都安静了下来。

蒋青鸢那吹弹可破的脸颊上迅速的浮现出来五道鲜红的血痕,触目惊心!

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深深的看了院子深处的那两个身影一眼,不顾一切占有你popo然后转脸离开这里。

“是啊,爸,蒋青鸢刚才打了我一巴掌!”蒋毅鹤也叫道:“妈妈她这是在为我出气!”

“出个屁的气!蒋青鸢是你能直呼其名的吗?她是你小姑!”蒋白鹿一伸手,似乎也想打蒋毅鹤一巴掌!这个混蛋儿子,实在是太不成器了!

“蒋白鹿,你能不能分得清反正黑白?你怎么就处处维护你那个好妹妹?”

王琴怒道:“我嫁进蒋家那么多年了,处处受蒋青鸢的气,你是我丈夫,却对她比对我还好,我都要怀疑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一腿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你是不是看你妹妹长得漂亮,你想乱-伦?”

“你放屁!”蒋白鹿顿时忍无可忍,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女人一耳光!

他这一下也是用了全力,直接把王琴抽的坐在了地上!

“再这样说,我撕烂你的嘴巴!”蒋白鹿指着嘴角流血的媳妇,气的浑身颤抖!

王琴坐在地上,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眼神中浮现出浓浓的怨毒!

“好你个蒋白鹿,我辛辛苦苦把你儿子带到了那么大,你为了蒋青鸢那个贱人,竟然连我也敢打!”

哪怕是不涉及到这个方面,忠信公司也不用如此,忠信公司的主营业务基本上都是赚钱的,可以这样说,忠信公司不愁现金流,哪怕是进行扩张,也不用贷款或者其他,他们自身的发展已经足够用。

公司上市这种事情呢!其实是把公司的资产分成了若干分,在股票交易市场进行交易,大家都可以买这种公司的股票从而成为该公司的股东。

说白了,上市就是一个吸纳资金的好方法,公司把自己的一部分股份推上市场,设置一定的价格,让这些股份在市场上交易。

股份被卖掉的钱就可以用来继续发展,所以说上市是公司融资的一种重要渠道。

而非上市公司的股份则不能在股票交易市场交易,也就只有这样的一个差别。

但是,公司一旦上市了,那么,上市公司需要定期向公众披露公司的资产、交易、年报等相关信息,而非上市公司则不必。

李忠信的忠信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他们自然不希望披露什么公司的资产等等东西了。

在获利能力方面,并不能绝对的说上市就好,或者是上市就不好,上市并不代表获利能力多强,不上市也不代表没有获利能力,当然,获利能力强的公司上市的话,会更容易受到追捧,只是,按照忠信公司现在发展的势头,这种明星效应和追捧,李忠信真的就不需要。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