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你的体力太差了_军少不要在楼梯上

很快,时间就到了中午,燕世宁喊了停止收队,所有人再次队列完毕。

“我宣布,向敌人发起进攻!”

随着燕世宁一声令下,从一排开始,队员朝着一个方向排队跑去。

而燕世宁则回到了夏禹的身边。

“这是做什么?”

夏禹对燕世宁问道。

“老板,现在是午饭时间,他们现在是跑去食堂。”

燕世宁如实回答道。

“方老板,上酒。”刘琰波豪气干云道:“今天我们一醉方休,喝它个三天三夜。”

“今天是今天,可没有三天三夜变一天的说法。”方涛一边吐槽,一边到门口挂了个“暂停营业”的牌子。“跑那去傻坐着干嘛?过来帮忙搬酒啊,你真把自己当客官老爷了是吧?”

刘琰波“哈哈”一笑,跑到厨房搬来一箱红星二锅头,厚脸皮道:“那我重说,从现在起,我们喝它个三天三夜。”

“你想死别拽着我。”

…………

杀人诛心。

刘琰波终于明白在电话里,高婉儿为什么除了提过一句“陆天豪回来了”以外,就只多说了这四个字。

她是要告诉自己,这四个字是陆天豪亲口说的。

很显然,陆天豪的目的达到了。

刘琰波觉得自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不是因为尹含若那一巴掌有多痛,也不是因为她那一巴掌有多伤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真正让他心寒的是尹含若那满满都是愤怒和恨意的质问,还有她那慌乱的眼神。

刘琰波心里很清楚,尹含若当时留给他的只有无尽的愤怒和恨意,而她的那份慌乱却不是因为他,她那份慌乱是因为她今天见到了四年来都还不能忘怀的初恋情人,丫头你的体力太差了因为她对那段已经夭折的爱情一直都还怀有期待。

这种期待是最为虚妄的美好,可现实却又是最为需要面对的残酷。

刘琰波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他只是一只懒蛤蟆。

这是一种巨大的落差感,刘琰波理解尹含若当时的心情,他不怪她,也不恨她,仅仅只是心寒……

说完,他落落大方地把手轻轻揽住尹含若的肩,再次温柔道:“含若,走吧,我们先回去再说。”

陆天豪走一步,尹含若也跟着走一步。他们也只刚走了这一步,耳旁就传来了一声冷笑…

上官清梦的脸上看上去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声音也清冷平静,就好像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无关紧要一样,平缓道:“尹含若,今天你要是跟他走,从今以后,你我之间就此划清界限,再无任何交集。”

尹含若身子猛地一颤,迷茫的眼神变得难以置信。

如果尹含若没有记错,上官清梦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对自己直呼其名,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知道这代表着她已经忍到极限。

上官清梦同样在看着尹含若,她语气不变道:“我没有在开玩笑,你也最好不要再摆出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好好考虑清楚。”

没有人再说话,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尹含若的选择。

好在结果并不狗血,可以说毫无意外。

尹含若当然是选择跟上官清梦她们上了同一辆车,只不过,满面春风得意的人却是陆天豪和云雷。丫头你好甜

“希望你不要后悔吧!那样就不会难受。”上官清梦拍了拍尹含若的肩膀,然后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她们是最好的姐妹,有些太过难听的话,她终究是说不出口。

直到这一刻,尹含若看着自己的好闺蜜退到一个伸手不及的距离以后,她脑海中才浮现出自己今天心乱以后第一幅清晰的画面——

刘琰波在挨了自己一巴掌后,即没有质问为什么,也没有破口大骂,他甚至还笑了,笑着往后退了一小步。

他那一小步,尹含若觉得自己明明伸手可及,可现在在脑海中为什么会有天与地的距离感?为什么会像一条永远都无法修复填平的裂缝?

为什么?

尹含若如同挣扎般摇了摇头,把那停留在脑海中的画面摇成了一地碎片。

她大概是想要忘记刘琰波那最后的一笑吧?因为那是她至今为止见过最疏远的一个笑容。

“含若,你今天也累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陆天豪走了过来,他的行为举止目前都还很绅士。“刘先生没有错,你也没有错,错的是天霸公司。含若,你放心,现在我回来了,以后无论是谁敢再欺负你,总裁大人体力好我陆天豪一定不会放过他。”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韩诚敲击出来的代码,让他们既陌生又熟悉。

看着有些相似,但和之前编写的代码,又不尽相同。

说白了,只是有点像而已,仔细一看之后会发现,韩诚所写出来的代码程序,完全是另外一个东西!

和他们之前的设想,完全不一样!

甚至让人有种颠覆的感觉!

“韩先生,您所写出来的这些代码是……”赵颖试探着问。

“这是一个开源飞控代码,叫做ardupilot。它可以实现各种pilot,不论是天上飞的旋翼copter,还是地上跑的车rover,都能在这里找到代码。”

韩诚说道:“我把它写出来,你们以后在飞控、云台、相机、图传、机体结构的设计中都用得着,这样设计出来的产品,就更加精益求精了。”

“除此之外,在SLAM、Guidance、opencv、github等方面也有诸多错误,我现在帮你调整过来,这样就不会再出错了。”

在苦逼师兄几人的陪同之下,林逸缓缓踏上了北岛擂台,神情淡淡的环顾一周,注意到最中心看台处的身影之后,却是眼神蓦然一凝。

林逸从没想过,自己这一场小儿科一般的约战,竟然能够惊动上官天华这位顶级大佬,亲临现场观战!

不仅是他,在场其他众人对于上官天华的到场,丫头我想你了也都一个个面露震惊之色,纷纷以为这位顶级大佬是为了苏兆河而来,想要借这场约战,看看苏兆河到底有没潜质成为他的得意门徒。

绝大数人都是这个想法,而身为本场约战主角之一的苏兆河,对此更是深信不疑,喜出望外!

上官天华这种大人物,总不可能为了~一~本~读~小说 ybdu..林逸这种小一样的一介新人,而特意过来观战吧,唯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他确实在关注自己,想要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够入他的法眼,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段时间以来,苏兆河将要拜师上官天华的传言,愈演愈烈,所有人都已经信以为真,真正有些心里没谱的。反而倒是苏兆河本人。

“九个脑袋又怎么样?”林逸很配合的问道。

“九个脑袋就会想得更多,既然你也是元神,就该知道元神一旦胡思乱想得多了,那可是会出大问题的,轻则神识反噬,重则元神崩溃,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消遣时间的好办法,钻研招式。”九婴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林逸的反应很快,立马就明白过来:“你想拿我试招?”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既然我费劲心思创造了这么多有意思的招式,不好好施展一下岂不是太可惜了?之前那些人类都弱得不堪一击,根本没有试招的价值,而我的那些个手下么,除了一个护法一个特使之外,其他也都不堪一击,太废了。”九婴不无惋惜道。丫头躺好

听到这话林逸和端木玉齐齐一惊,忍不住问道:“你就是它们口中的那位大人?”

很显然,它口中的护法就是睡莲护法,而特使就是食脑虫,以这两者的实力,一般灵兽根本就压制不住它们,更不可能令它们心甘情愿俯首称臣,不过眼前这个九婴却是例外,毕竟是太古时期遗传下来的超强存在,完全有这个可能!

听这口号,很明显就是洗脑的,喊一遍两遍不要紧,但是看他们这种熟练程度,绝对是天天喊,而且一天喊的次数绝对不会少。

要是放在前世,夏禹绝对很反感这种口号洗脑的手段,但是这一世,立场不同,屁股决定脑袋,他需要一群忠诚的手下当他手中的刀,为他保驾护航,并且扫除一切障碍。

想不到平时看似正直的燕世宁竟然默默地搞这一套,完全出乎了夏禹的意料。

但是不得不说,夏禹心里很是感动和满意。

收回心神,夏禹目光在眼前的员工脸上扫过,发现他们所有人都目光炽热地看着他,许多人还脸色泛红,显然是用力过猛,脸部充血导致的。

“好,既然你们为我效命,那么我也不会亏待你们!”

夏禹气沉丹田,目光如炬,面色郑重的说道,说的话铿锵有力。

“我现在给你们承诺,只要我没死没破产,你们受伤了,我会尽全力救治!如果你们失去劳动能力,我会养你们到老!如果你们不幸为我牺牲了,你们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给你们父母养老送终,把你们的儿女养大成人!”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