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老爷和一丫鬟在磨坊_将军在上通房丫头

一边说,他们也都不胜唏嘘。

他们说了很久,可许强一看,居然没有人去把那辆奥迪R8赶出去,不由对身后两个人道:“你们两个,去把那辆奥迪R8赶出去!”

“是,强哥!”

那两人闻言,又想着许强之前说的光辉事迹,只觉得这会儿怎么也要抖抖威风,才好意思说自己也是跟杨老大混的。于是,两人立马就拍着胸脯,一脸凶恶的朝奥迪R8走过去。

“咚咚!”

两人用力拍了拍车窗。

因为是夏天,所以杨云帆的奥迪R8上挂了厚厚的紫外线贴膜,从外面看不仔细看,还真看不清楚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杨云帆一脸不耐烦的打开车窗,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还以为那两人过来有什么事情,不由皱起眉头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许强呢?叫他过来!”

“杨,杨老大……怎么是您?”那两人完全没想到车里面居然是杨云帆,当场脸就绿了!这是把威风耍到自己老板头上了,摆了个大乌龙啊!好在杨云帆不在乎,不然,他们两就惨了。

想着狗蛋从生下来就不得鲁三保家的喜欢,长到如今,在鲁家也没享过福。

萧大丫觉得自己没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狗蛋小小的年纪,就只能眼馋的看着二房的孩子吃好吃的,他一口都吃不上,也就是后来萧家起来了,狗蛋在萧家才过了两天好日子,要不然……

萧大丫的眼泪都快把脸给糊住了。

她找不到人,又回到鲁家,她想问问鲁三保家的狗蛋昨天都在哪一块玩的,和谁在一块玩的,谁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鲁三保家的正在骂鲁贵。

“呸,我告诉你老大,你安安生生的出去挣钱是真的,一个小崽子能跑哪儿去?一老爷和一丫鬟在磨坊玩够了就回来了,找,找什么找啊,你二弟一家不要过活了,你二弟不干活你给钱啊,不找,要找你自己找去。”

听了这话,萧大丫整颗心都凉了。

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萧大丫抬脚进了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孩子没了你不找是吗?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们找是不找?”

“呼……终于开动了。”等了十分钟,前面的车辆,终于缓缓动了起来。杨云帆松了一口气。

这十分钟,杨云帆真是度日如年,一看前面的车松动了,他的奥迪R8就跟穿花蝴蝶一样,在公路上穿梭着,超过一辆辆汽车。

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杨云帆的奥迪R8终于来到了跟许强他们约好的城西废弃仓库外面的一个停车场。

“强哥,你看,有辆红色的奥迪R8开进来了!我们是不是把这家伙赶走?”许强身后一个小弟询问道。

这里虽然是一个公共停车场,但是,在门口站着他们两个五大三粗的兄弟。一般人看到这模样,多半不会自己找不痛快进来。既然敢进来,就是来找茬的。

“去,把他赶走了!他妈的,开一辆200万的奥迪R8,也敢在强哥面前得瑟?想当年,强哥我跟着红袖姐连500万的法拉利FF都砸过,对方连个屁都不敢放!”许强对着后面的几个小弟吹嘘道。

“强哥,真是威武霸气啊!”那些小弟一脸崇拜的拍马屁道。

然而这次没走两步,小平头立马又见鬼似的转身逃了回来,古代通房带肉的言情脸色比刚才还要惨白,惊恐得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

“又怎么了?你小子到底有完没完!”老头不耐烦的给了他一耳光。

“没……没了……”小平头几乎带着哭腔道。

“什么没了?”老头愣了一下。

“人没了!”小平头拽着老头就往房间里面看。下一刻连老头自己的表情也变得惊悚不已,刚刚明明看到那人在床上打坐的,怎么这会儿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了?!

要说房间很大或者家具很多,那倒还可以稍微解释一下,多半是那人听到自己二人的动静躲起来了,可问题是这房间根本就不大,而且里面就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其他什么都没有,随便扫一眼就能将房间里面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根本没地方躲藏。

问题就是这样才让人觉得惊悚啊,前后不过一愣神的工夫,一个大活人竟然没了!

“那小子不会跳窗逃走了吧?”小平头想了想道,两人就守在门口,那人总不可能从他俩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唯一的可能性也就只有跳窗了。

“废话!不是我,还是谁?”杨云帆无语的看了那两小弟一眼。

“好,杨老大。”那两人见杨云帆没有怪他们,顿时如释重负。

从车里下来,杨云帆蹦跳了几下,又做了几个古怪的扭体动作,破瓜之痛的意思全身的骨骼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

“呼……”

长出一口气,杨云帆抬头望了眼天上被遮盖的新月,露出几分轻松的笑意,对许强道:“时间差不多了!走,去叫上所有人,我们的捕猎计划,开始!”

“董大炮,叫兄弟们开工了!另外,你过去一下,把我的罗威纳犬牵出来!”许强对着身后叫了一声,跃跃欲试!

“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辆霸气威武,充满了野性魅力的黑色路虎车,缓缓开进了停车场。

那引擎的轰鸣声直冲云霄。

等路虎车开进来之后,杨云帆只觉得这车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而等那车门打开,迈出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足上涂沫着殷红的蔻丹,外加一双黑色的细高跟,杨云帆的心里就越发感觉熟悉了。

“这算什么?你们是没见过红袖姐。要知道,杨老大对红袖姐那才是真心好。你们有见过哪家的富豪少爷,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就送价值上亿的冰种帝王绿给女朋友的吗?”许强说着,看了看后面的那群小弟。

“这,真有这种人?”一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难以置信。

许强嗤笑一声道:“就知道你们没见识。童老爷云娘柴房初告诉你们,我们杨老大就可以!杨老大什么人,你们也都见过!而且,这都不算什么!为了红袖姐,杨老大甚至都上过网络头条!那场面,啧啧……”

“多情花心对男人来说,不算什么。作为男人,我最佩服杨老大一点。喜欢就是喜欢,真的男人不做作!也不枉红袖姐对杨老大一往情深!可惜,红袖姐太傻了,杨老大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就舍得让出去呢?”

许强说到这里,还颇为惋惜。

“强哥,红袖姐是谁啊?老是听你们提起。是我们以前的老板娘吗?”那群小弟中有不少是许强新收来的,不知道林红袖的事。当下便有一些跟着许强很久的小弟,将林红袖和杨云帆之间的事情一一道来。

看着胡佳用纸巾按住了伤口后抬头张望的样子,空姐连忙低声问道,“您有什么需要么?”

“不用了,谢谢。”孙立恩看胡佳的嘴型就知道她是打算要点碘伏之类的为自己做个小清创消消毒。福星丫头他连忙打断了胡佳的话,“没关系的。”为了让胡佳放松下来,他干脆晃了晃手,“你看,一点都不疼。”

空姐看着对面一男一女这种有些尴尬的互动,再结合上登机前乘务长的特别叮嘱,顿时心里跟明镜似的。她轻笑着问道,“你们两位,是朋友?”

“是。”孙立恩忙着安慰胡佳,对空姐说的话其实有些没仔细听。等他看见胡佳的脸又红了点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对话似乎有些其他的意思,连忙补充道,“也是同事。”

空姐看了看胡佳的发型,又看了看孙立恩衬衣口袋上露出来的笔,沉思了片刻后试探性的问道,“你们两位……是医生?”

孙立恩吓了一跳,他看了看自己身上,自己确实没有把白大褂当成外套风衣穿出来,胡佳也没有戴护士帽。这空姐是怎么知道自己和胡佳的工作的?难道现在的空姐职业培训中还包括推理破案?

陈羽只是没想到季光宝的报复来的这么快,而且手段如此拙劣。

“想让我什么都做不成?”

“想让我沦为乞丐?”

陈羽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身欲走。

“大哥,大哥,你带我一起走吧,带我一起走,我求求你了。”

“我刚从乡下上来,他们就把我骗到这里了,我不想在这里被糟蹋!”

“我求求你带我走吧,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的。”

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清秀女孩跑过来抱着陈羽的腿苦苦哀求着。

“妹子,先起来!”

陈羽伸手抓起一件衣服,把女孩包裹起来,然后摸出了几十块买菜的现金塞到了女孩的手里道:“一会我带你出去,你打个车,去百仁堂医馆。”

“嗯,嗯!”

女孩激动的连连点头。

陈羽接着转头,看了一眼孔盛杰:“给你三天的时间,把这会所给我关了,不然我会亲自送你上路。”

说完,陈羽带着女孩一起离开。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