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你说只做一次的_慢点我们好久没做了gl

程业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武都就是个封闭的小世界,对外界的消息不甚灵通,他哪里能想的了那么多。

李般若道,“不知道,那我提醒你一下,北疆。”

“轰”的一下,那姓程的宛若被雷击中一般,双眼瞪得老大,脸上满是惊愕的神色。

武都再是个封闭的小世界,但对于外界有一个地方,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就是,北疆!

传闻,北疆数百万战士,皆是古武者!

且,北疆战神,乃是当今世界上古武修行最高的人,可达,战魂级!

其麾下的战将,也都是战神级的高手。

北疆军,华夏之顶梁柱啊!

眼前的这个人,竟然就是北疆军?

不、不可能!

北疆距离武都那么遥远,北疆军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你敢冒充北疆军,这可是死罪!”程业不死心地说。

“刷”的一下,一枚令牌差点没戳到程业脸上去。

与其说这是停车场,其实就是个空地,因为地方大、不收费、附近还有一处交通部门的监控,混蛋你说只做一次的所以很多大车司机都把车停在这里,每天晚上都有大巴车停在这里。

这辆油罐车也是如此,停在这里之前,油罐里的油全都空了,油箱里的油也只剩下不到10升。

现在大型车停车真是没办法了,偷油的太多,留多了都是给别人留的。

罐车司机今天要动车,车子实在是太脏了,他先是开车去加了油,接着找地方加了水,然后顺便在附近洗了洗车。

工人在冲刷的时候,就问司机,盖子怎么打开了,司机连忙爬上去看了看,发现确实罐口开着,而且里面有一股浓郁的臭味,司机立刻觉得不对劲,立刻报警。

提到这里,必须得说一下大罐车的结构。

底盘和车头暂且不提,这个大罐,根本就不是我们认为的空心罐体。

纯粹的空心罐如果没有完全满载,跑起来每次刹车和加速都会使得内部震荡过大,对车辆负荷过高。

所以,现在的罐体,都是优质钢板把整个罐体分为两仓四室或者多仓多室。每个舱室的下边有联通的管道(可供人爬进爬出),能使得油料都可以从后面惟一的放油管放出。

乔慈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叶云开,她的确是想和叶音好好聊聊这些年叶音身上发生的事情。乖说你爱我说你要我

不过,一个女人,幸福不幸福,看身体的状态就能看的出来。

叶音的身体状态很好,皮肤白皙有光泽,眼角虽然有着细纹,却能看的出来她眉宇间洋溢着一股幸福感。书吧达

那一种从内心深处洋溢出来的幸福感,是无法伪装的。

“那我送你们。”

最终,乔慈同司机送着叶音和叶云开等人去了四合院。

叶琳琅独自一个人背着书包坐着公共汽车去了帝都大学。

昨晚少年班拿到了第一。

少年班的同学们都很兴奋,傅城还特意免了今天的早自习和早读。

叶琳琅到学校时,同学们才陆陆续续到了教室。

“琳琅!我们赢了!”

阮清清一把抱住叶琳琅。

紧接着,阮以安、陶春花等其他的同学们也都紧紧地抱住叶琳琅这个让他们拿了第一的大功臣。

“五千?”老汉看到这么钱一时有些发愣,他这一小担一小担的,一年也未必能挣得了这么多钱,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嚷嚷道:“你刚刚还说三万呢,怎么就给我五千?欺负老汉没读过书是吧,你想要这彩票,给我一万五!”

“一万五?混蛋你说过今晚不做的你这老头看着老实巴交的,没想到心还挺黑啊,张口就要一万五,想钱想疯了吧你!”小平头说着作势就要打人。

老汉连忙躲到林逸的背后,叫嚷道:“小伙子你都看到了,是他说要平分的,三万的彩票给我五千就想蒙混过去,欺负老汉不识数啊!”

“放屁!彩票兑奖那是要上税的懂不懂,还异想天开三万呢,扣掉百分之二十的个人所得税,就只剩下两万四了,你懂不懂?”小平头一时打不到老汉,只得耐住性子和火气道。

“两万四?”老汉愣了一下,想了半天又嚷嚷道:“那也不能只给我五千吧。小伙子你帮我算算看,两万四的一半是多少?”

“一万二。”林逸不动声色道。

“对对,一万二。你看连这个小伙子都说了一万二,你这个小混子还想骗我?”老汉气得老脸通红。

“真的?”林逸表情有些心动又有些犹豫。

“当然是真的,你给我们一人五千,拿着这张彩票转头就能拿到两万四,天底下没有比这更便宜的好事了吧?我也就是没带那么多钱,要是我带足了一万,这个便宜哪里还轮得到你!”小平头悻悻道。

“可是我怎么知道这彩票是不是真中奖了?你再敢跟我提离婚试试”林逸的脸上还是带着几分警惕。

“这还不简单,你看看这彩票的号码和日期,手机上随便查一下不就知道了,这种事情难道还能骗得了人?诺,你看看。”小平头手机上找到福利彩票官网,找出当期的兑奖公告给林逸看。

林逸凑过去仔细看了看,这才一副惊喜的语气道:“还真是十注三等奖!”

“你看吧,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骗得了人,哥们儿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找别人了,拿出一万转手就能换两万四,只要我随便喊一声,这个便宜有的是人来抢,也就是我看哥们儿你还不错,所以才让给你。”小平头说着迈了两步,作势要走出小巷。

塔路也不示弱,随手抹了把鼻涕,就想和亚典波罗对骂,结果被索亚图圣使一脚给踹开了。

“圣使大人?我可是最忠诚于圣使大人的啊!”

塔路大惊失色,以为索亚图圣使不相信自己,连滚带爬的爬回来想要再次抱紧索亚图圣使的腿。

“滚开点!你太脏了!别弄脏我的衣服!”

索亚图圣使一脸嫌弃的瞪了塔路一眼,顺脚又把他给踹了两跟头。

塔路郁闷之极,原来是嫌脏?!

看看自己身上,确实挺脏的……这一路走来在林逸小队手里吃了多少苦?在地上打过多少滚?被顶的说不出话

“轰”的一下,一瞬间,冷汗布满程业的后背。

此人之内劲,简直骇人至极!

此等修为,少说是战神级中期!

武都乃古武修炼之发源地,这里的人,修为皆比较高深。

就算是普通老百姓,也都有战士级的修为。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古武修行变得越来越狭隘越来越稀有。

除了一些研究古武的人和部队上之外,已经嫌少有人还知道古武修行一事。

更遑论,要达到一定程度的修为了。

这么多年来,从外界来到武都的外来人也不在少数,能达到战将级别的,且寥寥无几,而要能达到战神级别的,当属眼下这一人。

却不知,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修为竟然如此的高深!

甚至于,竟是在他之上!

“你、你是什么人,你的修为,怎么如此高深?”程业惶恐不已地问。

李般若抬脚,狠狠踩在其手背上,“这华夏境内,除了武都之外,你觉得,还有什么地方能有如此高深的古武者?”

这种设计非常合理,能够让多层钢板缓冲水的力量。

主播案里,王烦烦就死于水锤效应,液体的力量之大是不能小觑的。

因此,为了进一步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每个舱室里还可能会有加强防波隔板,以此提高刚度。

罐口目前的标准是50厘米直径,一般身材不过于肥胖的人都能从这里进去,平日里也可以通过这里进去而进行保养维护。

这里有一个大盖一个小盖,大盖通过螺栓固定在罐口之上,由一个支稍和一个耳板将大小盖连接在一起,顺时针转小盖可以盖上手柄,压紧小盖,反转就可以打开小盖。

现场的警察听了油罐车司机的介绍之后,基本上都听懂了,总之,这个大盖打开,是需要专门的工具的,普通的扳手可费劲。

油罐车太高太大了,加上是空罐,司机开车之前也没注意到盖子被打开了,车上还有一些扳手、管子他都没有注意到。

大型车辆和小型车可不一样,车子行驶中发动机和车辆噪音太大。有的时候,大挂车被小轿车追尾了,都察觉不到。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