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攻为攻常念君_反攻不成被做到哭

姚建国皮肤粗糙还不算明显,姚小雨皮肤白皙细腻,看上去就格外明显:“小雨,你脸上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起床就这样了,上火了吧?”

姚小雨这时候也发现姚德额头的红斑,一脸迷茫道。

“可能是这几天吃的东西太油腻了吧,待会吃点去火的药就行了。”

“别待会了,我现在就给你们取去。”李春莲说着就起身到卧室里取来了清热解毒片分别给两人了几片,“就着粥吃了吧。”

父女俩也知道李春莲的急脾气,没敢忤逆,老老实实把药吃了。

一天后。

两人脸上的红斑依旧没消,反而有扩大的迹象。

两天后,依旧,除了那块红斑越来越大外,倒是没有其他症状,那块红斑也不痛不痒。

到了第五天,姚小雨将近半边脸都已经被那片红斑覆盖……

姚德则是上半张脸。

终于开始慌了,不仅他俩,公司里也有人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尽管它不痛不痒,可脸上有那么大一片红斑到哪儿都会引人注目啊,无奈之下,只好到医院皮肤科去看诊,然而却看不出任何问题。

言默今天的心情有点复杂,自己没弄清楚前,不想说什么,“你没带口罩吗?你现在出门随时要带口罩吧?那档综艺已经为你打开一些知名度了。”

“嗯”

杜奕辰每次试探着问言默,总是被避重就轻的转移话题,这让杜奕辰有点气馁。原本打算的表白,也被言默突如其来的相亲打破,无从提起。唯一幸运的是能陪着言默去相亲,至少还没错过。

杜奕辰的心情五味杂陈,却只能默默的陪着,心想一会见机行事吧,破坏一下,言默应该不会生气吧。

……

车子停在繁华区的一间咖啡店前,反攻为攻常念君言默看着杜奕辰:“你。。。要不。。。还是我自己进去吧。”

“一起。”杜奕辰推开车门下车,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半分迟疑。

“口罩。。。至少。。。”

“不需要。”

言默忽然觉得这孩子长大了,就连说话都干脆了。

并非周末时间,咖啡店里的人并不多,言默走进咖啡店左顾右盼,傻傻分不清谁是谁。打电话,看到咖啡店角落里一个男人接了电话,确认后走了过去。

刘鸿远听了这话这才明白露出来无奈笑容,笑呵呵说:“妈,我看你是再吃儿媳妇的醋,妈,想吃什么尽管说,我做给你吃?不过我要先去看看倾城吃的怎么样了?“

刘鸿远妈妈有些不悦淡淡的说:“行了,就知道贫嘴,快看看你老婆吧!”

倾城看到刘鸿远满脸笑意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倾城漂亮脸蛋一抹淡然笑说:“刘鸿远,无事献殷勤非奸,说吧是不是想今天晚上有事不回来了?”

刘鸿远听这话尴尬的咳嗽两声满脸的笑意说:“亲爱的,你就别揶揄我了,我哪里也不去,在家照顾你?我这是道歉的,我问过医生了,这些温和的水果你可以吃点的!还有妈刚刚说的话就当做没听见别理会…“

倾城本就不打算计较,听了之后更是无奈说:“嗯!不过你妈的话我听到了……呵!好酸啊,刘鸿远,你就不能对你妈好一点,对你妈好就是对我好知道吗?你天天只顾着哄我,照顾我,完全忽略你妈,她心里定然是不悦的,所以才对我各种看不惯,万人迷的abo日常麻烦你做好双面胶,别让我们一起针对你!“

金锋这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钞票和手表首饰,充满了腥味和汗臭。

廖马仔几个人脸色尴尬到爆,互相看看也是无可奈何。

认赌服输,人金锋的牌品赌品那是有目共睹的。

金锋倒也不忙着装钱,开了烟一个人两包扔过去,又一个人发了两千刀郎的红钱。

光棍直打九九不加一。

对面的廖马仔几个人练着对眼神功,眼露凶光盯着金锋。

这时候,金锋手里豁然多了一把黑黝黝闪着暗金光芒的匕首,轻轻的剥着水果。

见到这一幕,廖马仔几个人收敛起了某些小心思,悄悄的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嘀嘀咕咕着什么。

廖马仔脸色阴沉,初始还给了马仔一巴掌,到了后来似乎又被马仔说得有些意动。

犹豫不决好久好久,廖马仔似乎下了决心。

没一会,廖马仔拿了一个东西到了金锋身边。

“兄弟,这个东西抵多少?”

东西是一卷装在画筒里的古画。

这些舆论一时间几乎掀起了滔天骇浪,原本就抓着亚马逊上面假货、盗版问题的媒体,也一时间兴奋起来,跟着一起热闹起来。

假货、盗版问题,是任何一家电子商务平台,都头疼的问题,没有一家电子商务平台愿意出售假货,反攻为攻补肉可假货、盗版不可能从任何一家电子商务平台消失,亚马逊也不例外,假货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亚马逊。

可这些假货、盗版却不是亚马逊愿意的,而这一次的媒体舆论,却将亚马逊传成了纵容假货、盗版,这对于亚马逊几乎是致命伤害了!

虽然还没确定,到底是哪个对手要搞他们,但亚马逊也紧急开始了公关辟谣,连续发布了多个新闻,并联系媒体澄清传闻。

而就在这时候,早就等候多时的北美几大出版商行动了起来,杜克盟召开了北美出版协会大会,当着所有出版协会成员,还有被邀请而来的记者面,杜克盟义正言辞满脸正义的宣布,“北美出版协会,不会让任何一个成员遭受不公正待遇,也不会让任何一个成员受到委屈,北美出版协会会跟卡车司机公会、联合农场公会一样,誓死捍卫每一个成员的利益!”

“绝世重宝!绝世重宝!”

“不,这是镇国之宝,镇国之宝!!!”

见到这幅画的那一霎,一颗五百万吨当量级的氢弹瞬间在金锋爆响,当场就把金锋炸得化为尘埃。

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足以淹没整个南海,整个本大洲。

至神之迹!反攻为攻简介

十龙图!

镇国之宝!

失传了整整三百年的十龙图!

三百年呀!

就算是金锋在重生之前都梦想奢望见到一面的十龙图呀!

整个神州古往今来画龙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号称龙神的陈容!

陈容号所瓮,字公储,天闽长乐人,南宋端平二年进士,曾做过福建莆田太守。

这个人堪称神州历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又被人称为龙神所瓮,他画的龙也叫作所瓮龙。

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陈容得道高人。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生卒日期。

他别的本事还真没有,一生只好画龙。

因为,这个藤田家族在当年收购了数以千计的神州古董,其中大部分都是宫廷之物。

六龙图就是其中之一。

这幅六龙图除了有龙神陈容的所瓮印,还有他亲自题写的一首诗。

还有历代历朝顶级大收藏家戳印,光是乾隆老头就在上面盖了十几个私人印章。

除了乾隆还有嘉庆也留了印章。攻被另一个攻压成受

当年溥仪退位。为了生计,溥仪的老爹醇王将著录于《石渠宝笈》记录的唐、宋、元三朝六卷古画卖与山中商会,并立字据。

山中商会的总部设在大坂,之后,又将此六卷古画卖与大坂的藤田家族。

那只是六龙图,这是十龙图!

关于十龙图的来历,金锋可是太知道了。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人能比自己清楚十龙图的来历。

这幅画……这幅画呀……

看到这幅画,金锋思绪飘飞,完全没了任何知觉。

猛然间,金锋回过神来。

眼睛里现出深深的茫然,嘴里呵呵笑了两声,皱眉说道:“廖哥,这个……这个……是个啥屌毛玩意,都黑成这样了。”

行李箱大敞四开的摊在地上,杜奕辰的随身物品凌乱的堆在里面,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极为不协调的躺在角落里。

言默这会儿真的觉得头痛了,是赶着回来的吗?可是为什么来我这。

已经5点了,没有时间再想了。言默按下心中的疑惑到卧室换衣服,先解决相亲的事。

言默换了一身过膝裙装,细跟凉鞋,细带单肩小包,又补了妆,相亲来说算是简单的打扮。

可是从浴室出来的杜奕辰看到,却极为不爽。

“言默,你这样去相亲太做作了。看看看,裙子这么短,这包装的下防狼喷雾吗?鞋跟这么细,遇到坏人跑的了吗?”

“是去喝东西,不是逃难。”言默递给杜奕辰吹风机。

洗过澡的杜奕辰,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精神了,用吹风机在仔细的给自己做着造型。

“杜奕辰,是我相亲不是你,你做什么造型。”言默实在看不下去了。

“让你看看帅哥和普通人的区别,别随便什么人就都同意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