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之绝世美男受_斗罗大陆之万人迷受

在乔峰心中,连一丝的不确定都没有.因为乔峰知道,港姐历史上根本没有比这届港姐李佳欣当选更理直气壮毫无槽点的了.

就如同俐智当年当选亚姐冠军一样,李佳欣当选今年的港姐也绝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原时空,八九十年代的香港有着无数的形形色色无数的各有千秋的美女.但如此多的美女里边能在美女前边加一个前缀“大“,被称为大美女的仅仅只有区区两个.

一个是瓷娃娃关芝琳,一个则是木头美人李佳欣.

李佳欣,是原时空很多人心中的九十年代的香港第一美女,也是外形几乎无可挑剔的一张完美脸颊,五官大而精致的她本身偏洋气现代,但这张自然弧度的鹅蛋脸又为她平添几分典雅姿态,赏美人,这位的美,在皮相上就已经达到巅峰,韵致差一些倒也无妨,任凭谁看到了也要先来个大大的惊叹的。

李佳欣被誉为“最美港姐”“港姐中的港姐“,港媒曾以“石破天惊”来形容她的美貌,尽管娱乐圈美女如云,但李佳欣却依旧是其中绝对的佼佼者。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美到让人怀疑人生。

只要一抬头,玉雕一样的面庞就会展现在你面前,直至梦底。

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人生赢家.

哪怕是功能单一的诺基亚直板手机呢!

想到诺基亚直板手机,徐同道忽然觉得自己也许应该关注一下诺基亚的股票。

按理说,斗罗大陆之绝世美男受接下来几年,随着诺基亚直板手机的风靡,诺基亚的股票应该会迎来一波长期增长期。

他记得原时空03年的时候,他身边就有很多人用诺基亚直板手机了。

相比其它品牌的手机,诺基亚的直板手机,功能说不上多强大,但却是很多人购买人生中第一只手机的首选。

为毛?

徐同道认为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诺基亚的这种直板手机够便宜,比多数品牌的手机都便宜,只要几百块,功能虽然不算出色,但通话质量也挺稳定,这就是很好的性价比。

二呢……可能就是因为诺基亚直板手机的耐摔了。

相比一些翻盖手机随便一摔就坏,久摔不坏的诺基亚直板手机,自然而然就传出良好的口碑。

据说还有人用它砸核桃,砸完之后,手机还是照常使用。

说的时候,还认真看了一眼烟竿。

刘春来撇嘴不已。

杨爱群也不去干活,就坐在一边等着。

她没说话。

“爹,不管怎么说,当初我跟王秋香还是有那么一段的……”刘春来叹了口气。

自己都不知道王秋香的深浅啊。

那婆娘倒是晓得自己长短。

可不能不认账。

占了短命儿子的躯体,那就得承担他的责任。

“之前我不同意呢,是考虑到交通不便,规模太大不方便运输出去。但是养殖这块不一样啊……我们大队自己养殖,能养多少?让他们养,斗罗之我是唐昊弃子我们利用市场渠道去销售,从中挣钱……这样也算是双赢啊。”

刘春来把自己这方面的想法给说了。

反正目前处于布局期间。

各种工作,只要按照准备去做,是否能成,就看效果。

“那可是我们这边出成本,万一他们在鸡鸭子长大后,直接自己卖了或是吃了,或是养的猪自己杀了吃肉……本钱都收不回来。”杨爱群一脸冰冷,“你要补偿王秋香我没意见,可他们大队……”

可能是他沉默的时间太长了,董菲菲终于忍不住轻声问:“你在想什么呢?”

徐同道轻叹一声,“你的腰为什么那么细?”

董菲菲疑惑,“怎么?你不喜欢吗?”

徐同道微微失笑,“如果我在老家种地,你这样的,我妈肯定不喜欢。”

“为什么呀?”

董菲菲更疑惑了。

“因为腰细的女人,没力气,挑不动胆子,干不了什么农活。”

徐同道满足了她的好奇。

董菲菲无语地看着他,数秒后,撇嘴,“还好你没在家里种地,不过,你喜欢腰粗的吗?”

徐同道对她眨了下左眼,“我喜欢熊大的。”

董菲菲白他一眼,脸颊发红,赶紧拉过旁边的空调被,盖在自己胸口。

她的目光忽然看向房间里的另一张木床,斗罗大陆之我是男的那是葛良华的床,最近葛良华也是每天都在这个房间睡,这一点,她也早就知道。

此时看着那张木床,她低声问:“哎,你那个表哥今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呀?他不会一会儿突然就回来了吧?我是不是应该赶紧穿衣服走人了?”

下一秒,这杀魔之刃直接爆发出刺眼的血色光芒。

随后这五位杀宗老祖的脸色则是一变。

他们体内的鲜血和一身元气力量竟然不受他们控制的朝着这杀魔之刃中疯狂涌去。

这杀魔之刃绽放着血光,正在疯狂吞噬着他们的体内的血液和一身力量。

而他们五人的手掌直接就贴在了这杀魔之刃上,甩都甩不开。

转眼间,他们体内一半的鲜血和元气力量就被这杀魔之刃给吞噬掉了。

这五人一个个脸色惨白,神情显得十分难看。

噗噗噗噗噗!!!!!

下一秒,这五人直接挥动着另外一只手将他们这只贴着杀魔之刃的手臂给砍断了。

这下,他们总算是脱离这杀魔之刃了。

为了避免被这杀魔之刃吸干,

这五人也是不惜损失掉了一条手臂。

“死!!!”

随即杀魔王再次喝道。

其手掌再次一挥。

几个起落,两人就已经来到现场,蓝古扎大喊一声:“老大我来了!”就再次冲进了双方的战团。

林逸自然不会去抢打架的机会,他所做的是第一时间用神识反复排查附近的所有人,斗罗大陆之倾世蓝颜看看有没有和刚才那边相似或者重合的,或许就是解开谜团的关键。

可惜的是,无论林逸怎么查,也没有现什么和之前相似的地方,这让他也不由得怀疑这其中莫非真的是巧合不成?

蓝古扎耍的不亦乐乎,乒乒乓乓的揍人,却又不下重手,让这几个修炼者都能继续动攻击,最后变成了他一个独斗五个的局面,之前被偷袭的一方想要退出,都没办法撤离……

“蓝古扎,够了没有?”林逸也是无语,这家伙究竟是来帮忙还是来添乱?现在要尽快平息战斗,他还玩的起劲了!

“老大,马上就好!”蓝古扎答应一声,赶紧加快攻击频率,万一老大生气以后禁止他揍人,那就搞大了!

一旦蓝古扎认真,这几个玄升期的修炼者根本不是对手,转瞬之间就被打倒,巡逻的镇北卫也赶到现场,按照林逸的指示把人都带去监狱交给李泽宇处理。

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好闭上了眼睛。

再睁开时,刘琰波的双眼已经恢复清明,那一抹即妖艳又诡异的血红已然消退,而萦绕在他心中的那一股滔天戾气也逐渐削薄。

“嗯,是你妈妈让叔叔来接你回家的。”刘琰波点了点头,他的脸色变得惨白如纸,就像刚刚大病初愈一样,斗罗大陆之媚骨天生连同声音和笑容都变得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

小孩子似乎天生就拥有一种很特别的能力,他们有时候就好像能从感觉上分辨出好与坏一样,比如有的人就特招小孩子黏,有的人却抱一个哭一个。

刘琰波的样子虽说不再那么吓人,但脸色仍然不太好看,可韩晨曦却在此刻松开了潘羽衣的脖子,朝着他伸出了手,就好像感觉到了他会对自己更疼爱一点一样。

面对韩晨曦如此直白的动作,刘琰波倒是有些紧张了,先是搓了搓手,然后又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才敢伸手去把他抱过来……

仓库里,那个年轻的警员已经发泄完,好几个人贩子都被他打的头破血流,而先前那个拒绝让他抱的小孩也终于肯松开那冰冷的铁杆,投进了他温暖的怀抱里,还跟他说道:“警察叔叔,小涛哥哥不见了。”

还有其他的孩子?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