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难受想伸展身体_感觉全身骨头痒想拉伸

因为,人各有异,教科书甚至是一些老牌的解剖书例如大名鼎鼎奈特,其实都是画的最最常见的解剖图。

而一些细微变化的变化,根本没办法画。

因为这玩意是从标本上,一个一个慢慢切割描述出来的。一个肌肉,没有十几万的标本根本不敢去画特意的变异结构。

十几万标本,还是去世时间不长的标本,说实话,很难。

可,当医疗越到高端,越要讲究细微,一个变异的神经你不知道,一刀切下去,结果患者莫名其妙的阵发性疼痛。

医生都疯了,明明按照教科书上做的手术,做的相当的精细,可怎么出现这样明显的神经痛呢?

就是因为没有大量的标本让他们去归纳。

可张凡有啊,他在系统中什么标本没有。

所以,当他一点一点把教科书上都不曾描述的神经,一点一点的画出来的时候,会场里彻底沸腾了。

金毛国的老外直接双手举起十指变抓,如同韦爵爷的神龙的抓手一样,“额的神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天啊,他一定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天啊!”

三幅图!

画完后,张凡轻轻的把笔仍在了讲台上,浑身难受想伸展身体静静的看向了下方的会场。

“此话当真?”柴老实立马眼睛亮了,虽然刚才还对这家伙恼怒无比,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这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七品炼丹师啊,如果这家伙炼制的丹药都只供给自己洪氏商会的话,以后可就多了一大高级丹药货源,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虽说这次拜林逸所赐弄了一堆七品丹药出来,可是有一点柴老实很清楚,林逸总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等他走了之后怎么办?

这种事情柴老实想得到,林逸自然也想得到,如果真能够让这个青丹子转头跟洪氏商会合作,那以后就不用愁了,这倒是送上门来的好事儿。

“哼,以我的身吅份难道还会当着这么多人说空话不成?”青丹子皱了皱眉,忽然转头和郝掌柜对视了一眼,幽幽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一天之内拿不出来,那就说明你们货源不够稳定,虽然你们洪氏商会在刚才的拍卖中胜出了,但还是要将唯一供货商的位置让出来,让给豪门都会!”

众人这才终于恍然,绕了一大圈,敢情这才是青丹子的目的。全身骨头难受很想拉伸

他这位学院首席炼丹师特意出头针对洪氏商会,就是为了让对方退位让贤,把合作资格让给豪门都会,中间连万通盛会都直接跳了过去。

“呵呵,真是,开玩笑啊,在咱们面前讲手术总结,哎!不知道他等会要是被后面跃跃欲试的学生们给问住了,他到时候怎么下台!”

“该怎么下台就怎么下台,反正小地方小医院的小院长,谁也不认识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拿上几张站在台上的照片,回去说不定从常务院长就变成了院长了,都是常规操作,老兄,强生堕落了啊!”

“是啊,堕落了,你说干的什么事情啊!太没节操了!现在啊,这人啊太不讲究了!”一个眼泡如掉的如同下垂的什么一样的副主任气氛的说着。

他昨晚端着82年的皇家礼炮和小妹妹喝交杯酒的时候咋不说!

主要是张凡所在的医院太没名气了,以前医院的医生们从古至今的就没进入这个国外器械商的眼里,所以大家都不明白,张凡当然也就不明白了。

正儿八经的牛逼医生,谁来参加这种给人家强生背书的会议啊,全都是上,全身烦躁睡不着总想动上不去的医生罢了。

张凡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环境了。

他不管下面众人的精彩,但他一定要把自己准备的东西讲出来。

“刚才我听你在台上演讲,说到了‘比特世界’这个新名词。”薛国强道,“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你认为互联网能构建出一个比特世界?”

“因为它符合基础性架构的一切特征。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互联网打破了空间阻碍,一旦你上了网,你的意志就化为了电信号和光信号,速度能达到每秒三十万公里。”李枫说道,“通过互联网来交流、购物、娱乐甚至开公司,都比实体世界方便得多。正是基于这个逻辑,互联网一定会发展出这些在实体世界不够便捷的功能,将人类的生存方式实现升级和迭代。”

李枫的这些话,再次震撼到了这位仙湖大学的资深教授。李枫用十多年后的眼光和知识,轻松地为薛国强解释什么是互联网,给薛国强打开了全新的视野。

“不错不错,互联网如此方便,未来在互联网上一定会演化出更多更丰富的功能,来代替实体世界,并且最终演化成一个丰富完善的虚拟世界。”薛国强感叹道。

“所以说,互联网和桥梁、道路、机场、港口一样,属于基础设施,而并非单纯的技术工具。”李枫说道,“目前大多数人错误地把互联网当成工具,大大低估了互联网的作用。全身难受说不出的感觉”

前面三场一平二败,这一场那绝对是不能再输了。最关键的一场,然而金锋却是久久不肯认输,这让沈佳琪很是气结。

耐着性子,沈佳琪压低声音,娇声说道

“金锋弟弟。不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拜托。”

“你可是收藏大家,鉴宝大师。你这样拖延下去,会有损你的名声的哦。”赵天霸冷笑叫道

“怎么?一场都输不起吗?”沈子敬寒声附和说道

“这可不是你神眼金大师的风格吧。”评委席上,久久没说话的郑磊大师悄悄桌面,沉声说道

“金锋。如果你拿不出相对应的宝物出来,这一局,你就输了。”

“别耽搁大家的时间。”观摩的嘉宾们个个心急如焚,不少性子急躁的人也是忍不住的发声叫喊起来。

“金先生,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输了,拿得起放得下。”

“对啊金先生。输一局又算得了什么?继续下一局。我们都等着看你的珍藏品。”

“这个水滴珍珠确实是天底下罕见的奇珍异宝,又是慈禧老太婆的挚爱之宝……”

这时候,半夜醒来浑身难受想拉伸班上的不少男生都看到了薛国强,原来这就是薛大女神的老爹啊,外形儒雅,学者风范,难怪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但是薛国强不来看自己的女儿,而是径直走到了李枫的面前,这是什么情况?

“李枫,你好。”薛国强跟李枫打了给招呼。

“薛叔叔,你怎么来了?”李枫看到了薛国强,问道。

“今天没事过来逛逛,正好听到了你在台上的演讲,其中有几句话打开了我的思路,所以想再找你聊一聊。”薛国强说着,转身望向班主任田常健,“田老师,我找你们班上的李枫聊聊,耽误他十分钟,没关系吧?”

“噢,薛教授啊,没关系没关系,你们聊吧。”田常健对仙湖大学的薛教授还是相当尊敬的,虽然他本来想把李枫叫去罚站,但是薛国强既然要找李枫,那只能算他走运了。

李枫也知道,回到教室之后,老田一定会狠狠地收拾他,现在薛国强把自己叫出去,正好躲过了上课前的空档,可谓胜利大逃亡。

“薛叔叔,您找我有什么事?”李枫跟着薛国强走到了校园的花圃,问道。

他们在沼泽上空,看到了那只盘旋在沼泽之上的巨大妖兽。那只妖兽是一条百米左右长,井口宽的大蟒蛇。那蟒蛇的蛇眼是红色的,跟两颗血色宝石一样,此时正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蟒蛇一动也不动地盘踞在那里,七寸之处有光晕闪出,似乎正在等待什么。

“它现在恐怕没有时间理会我们。因为,它正在吸收周围妖兽的气运,不止如此,它还在肆无忌惮地吸收各类妖族的气运。

这些气运应该是为他的后背蓄积力量,它的晋升将让它生出双翼。”

影绝站在张强身后,居高临下看着那个不惜吸取别人气运也要晋升的蟒蛇,突然开口朝那蛇说道:

“作为妖兽,你已无妖敢惹,为何还要取他人气运来晋升。你这么做就不怕晋升之时降下神罚吗?”

影绝的话让那条巨蟒的身体动了动,它似乎想伸出尾巴来攻击影绝,却在思忖片刻之后,又将尾巴收了回去。

“你现在正在晋升的紧要关头,只要现在停手,将掠夺的气运还回去,还能免于犯错。”

2021-06-11

2021-06-11